鄰居7年無間斷大力關門 街坊感震動、凌晨3點被吵醒:個心好煩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有公屋住戶飽受噪音滋擾七年,經常半夜被鄰居敲擊及撞門聲吵醒。有受影響單位住戶指,該棟至少6層住戶感受噪音及震動,但由於涉事住戶已購入該單位,故街坊多年來聯絡屋邨管理處及報警求助但都無果,但噪音問題卻越發嚴重。有街坊坦言,常被噪音問題導致心煩意亂,「希望佢有精神問題就快啲去醫病,冇問題嘅就大家傾吓點樣解決!」

曾先生居於大埔運頭塘邨運亨樓20多年,他近日向《香港01》投訴,指他一名同層鄰居,自7年前某日開始,便不斷大力關鐵門,或者是在單位內敲打不同物件,日以繼夜地發出噪音。曾先生又指,該住戶早年甚至將家中雜物擺出走廊及防火通道,阻礙其他住戶出入,令附近鄰居飽受滋擾。

大埔運頭塘邨運亨樓住戶曾先生居於上址20多年,他近日向《香港01》投訴,指他一名同層鄰居,每日不斷大力關鐵門及木門,或敲打不同物件,日以繼夜地發出噪音。去年,懷疑有人不滿噪音滋擾,而在其門外寫上「肅靜」字眼。(黃文軒攝)

受噪音滋擾 每天只能進睡2、3小時

「一個鐘起碼嘈10次,晚晚半夜三更瞓着咗都俾佢嘈醒!」曾先生指,涉事住戶經常於凌晨3時多開始拍打物件。上月下旬凌晨3時,涉事住戶又再開始敲打物件,「我數過至少有100下」。曾先生說,因為噪音滋擾,每天只能進睡2、3小時,睡眠質素差對他工作造成極大影響,「每日凌晨3、4點到我想瞓,如果佢嚟料我就瞓唔到。有時朝頭早6、7點又俾佢嘈醒。我平時要開車,自己會盡量爭取時間,如果可以有時間泊埋一邊,都會爭取時間休息」。

曾先生指,涉事住戶經常於凌晨3時多開始拍打物件。上月下旬凌晨3時,涉事住戶又再開始敲打物件。(黃文軒攝/圖片非涉事單位)

另一名居於涉事單位樓上的李先生表示,他於4年前開始聽到樓下單位傳來噪音,直至近年問題越發嚴重,該住戶開始不分晝夜大力推撞木門,每次持續數分鐘,每小時10多次不等,「拍木門好應聲,好似拆樓咁!個地下會震」。

曾先生指,去年12月,該單位再次於晚上9時左右傳出噪音,約20名街坊上門找該名住戶理論,而屋邨管理處亦曾派員到場勸喻,該單位住戶卻對管理員大打出手,令一眾街坊現時對該住戶都退避三分。曾先生更直言,「屋企人叫我唔好再同個女人接觸,都驚佢報仇!」

曾先生(右)及李先生(左)每日不斷受噪音滋擾,極為困擾。(黃文軒攝)

涉事住戶已購入單位 管理處束手無策

據了解,由於該名住戶已購入單位,不受公共屋邨扣分制約束,故管理處一直束手無策。曾先生補充,區議員亦曾介入事件,可是對方多次不聽勸喻。街坊亦曾多次報警,可是對方在警察離開後便會故態復萌。李先生表示,噪音都令一家人精神受「好大折磨」,可是卻無計可施,他感到極為無奈,「一聽到就心煩,好忟。但係你想去同佢理論冇用」。曾先生指,目前已找新任區議員求助。

李先生居於上址20多年,他表示自己於4年前開始聽到樓下單位傳來噪音,近年噪音問題越發嚴重。(黃文軒攝)

曾先生正考慮聯同一眾受影響住戶向法庭申請禁制令,禁止該住戶再次發出噪音。大律師陸偉雄指,除了禁制令外,《公眾衞生及市政條例》及《簡易程序治罪條例》亦能監管噪音問題,不過刑事檢控標準較高,較難將其定罪。

陸偉雄補充,雖然申請禁制令是可行的做法,不過如發出噪音的住戶有精神問題,法庭或會考慮將住戶轉介至社會福利署處理,從而取代判禁制令,「如牽涉個人精神健康,已不是法律層面能解決的問題,解鈴還須繫鈴人,要向精神方向解決」。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