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障樂團】左眼失明 「歌王」辦演唱會六年 籌樂器望推廣共融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Yesterday》、《As Tears Go By》......一首又一首的經典英文金曲,不少人早已耳熟能詳,對於雙眼近乎完全失明的朱敏強來說,這些歌更是他的精神支柱。朱敏強於2017年創立視障之星樂團,過去數年他聯同其他視障團員和樂手,在西灣河文娛藝術中心開過多場演唱會。除了希望以此令社會更關注視障人士,他們亦會到不同社福機構及老人院分享音樂及歌聲。

不過,由於樂團每次練習都要向路德會石硤尾失明者中心借用樂器,而該批樂器亦漸見殘舊,因此他們希望向社會各界收集少量電結他、電子琴及鼓等等,讓他們能繼續透過音樂,將「社會共融」的訊息傳播開去。

朱敏強的視力只餘下不足一成。(呂諾君攝)

為視障之星樂團主席的朱敏強(Kevin),現時被醫生診斷視力只餘下不足一成。他在中學時代被發現患上青光眼,其後也有白內障,多年來做過至少5次手術。當年8兄弟姊妹之中,只有他一人成功入讀名校,卻因視力問題他深受打撃,也沒考會考考試。

「醫生話正常人應該有個窿會調節淚水,但我對眼失去咗呢個功能......第一次手術係開返個窿,但佢又會埋返,之後要食降眼壓同排水嘅藥,副作用係個人好攰、工作能力會差。」朱敏強其後曾於多個大公司任職辦公室助理、推銷員等,但到了十多年前,視力開始下降至無法工作,到了2005年左眼更是完全失明,右眼則只可見到十分模糊的影像。

年輕時朱敏強常到唱片舖流連,也因此在腦中累積了不少著名的中外歌曲。(呂諾君攝)

流連九龍城唱片店 為音樂路奠定基礎

說起對音樂的熱愛,要數到朱敏強小學時參加合唱團。那時他已被音樂老師稱讚「有天份」,更表示希望能好好栽培他,「嗰陣時唔興話男人之家唱choir,加上當時唔係好富裕,所以都冇真係學。」升上中學後,唱歌這回事也就不了了之。到長大後因常到朋友家人於九龍城開設的唱片店流連,期間在腦中累積了不少著名的中外歌曲,亦為他的音樂之路建立基礎。

曾任餐廳駐場歌手 友人贊助開演唱會

輾轉之間,朱敏強於2008年成為香港盲人輔導會的學生,學習不同的生活技能,而在2009年的一次出遊活動中,他被友人鼓勵,在旅遊巴上一連唱了四首歌,大獲同行的團友好評,「佢哋賜咗個花名,叫我視障界歌王。」朱敏強笑說,「之後佢哋叫我繼續唱歌,咁我話好啦都冇咩好玩。」其後他繼續在不同場合唱歌,曾與歌手梁球成為隊友,亦曾在還未結業的何文田翠屋餐廳擔任駐場歌手,而在2014年,他在友人贊助之下,開了人生第一場的演唱會。

感激太太陪夾band 多年來不離不棄

「我成世人都冇諗過會開演唱會!」朱敏強指,雖然是「送飛」並非「賣飛」,但演唱會的入座率也有九成,「貓王」、Bee Gees、Beatles的金曲通通難不到他,亦慶幸獲得多名義務的樂手相助。除此之外,朱敏強亦對多年來不離不棄的太太心存感激,「我哋89年結婚,其實都經歷過幾次生死,住醫院嘅時候太太每日都嚟,從無間斷,去邊度都係佢帶我去。」平日夾band練習,太太也會坐在旁邊觀看,每年11月的演唱會同樣是在台下默默支持,「視障人士睇唔到嘢真係好慘,我好感受到,但我覺得,如果有一樣你覺得自己開心,咁咪去做囉。」

「如果我以後唱唔到,都希望有人接棒,演唱會唔會停。」朱敏強每次演出都會帶同一些「新人」,希望讓其他的視障人士一同感受唱歌的樂趣,「其實政府好似絕少幫有障礙人士,連租場都要同人爭。」這六年間,曾參與演唱會演出的人士共約200人次,但樂團一直以來都需借用路德會石硤尾失明者中心的樂器,有不敷應用的情況之外,樂噐亦漸見殘舊。因此他們希望能收集電結他、電子琴及鼓等樂器,朱敏強指,如成功籌得樂囂,將可增加樂團的練習和演出次數,讓視障人士「有啲細藝」,並向外界推廣社會共融。

如有樂器捐出,可以到以下網址:https://www.etake.org/hk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