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28尼籍食環外判清潔工不獲續約 工會促增聘人手減前線負擔

撰文:曾鳳婷
出版:更新:

疫情下高風險的前線外判清潔工人權益備受關注。根據政府外判潔淨合約,每兩至三年便需要重新招標,一般情況下工友均能從舊合約順利過渡至新合約,且可以留在原區工作。然而,2月初時,中上環區的垃圾收集站即將更換新服務公司之際,28名尼泊爾工友突然收到不獲續約的通知,意味着新合約開始時,他們便會失業,面臨手停口停的局面。
有清潔工人工會相信這次縮減人手與政府於上年度稱要縮減經常性開支撥款有關,又指出今年度財政預算案會向食環署增撥5億元,在增加撥款及疫情嚴峻下,不應再向清潔工人開刀,這樣除了會增加工友的工作量外,亦會令部分工友疫下失業,影響生計。

今日(27日)清潔工人職工會發起記者會,七名受影響的尼泊爾外判清潔工出席。據悉,是次受影響的工友共28名,均服務中上環區垃圾收集站,估計佔該區總人數約1%,工友年齡由45歲至80歲不等,大部分已服務該區5至10年以上,年資最長達15年,工會透露,這次受影響的清潔工在工作上從未犯過嚴重過失或被發警告信。

清潔工人職工會幹事梁芷茵指,受影響的28名尼泊爾外判清潔工主要服務上中環區五個大站,包括亞畢諾道、結志街、蘭桂坊、民吉街及金鐘廊垃圾收集站。疫情下,市民對衞生的要求上升,社區垃圾亦因而大增。梁芷茵指當局此時削減人手,不但影響不獲續約清潔工的生計,亦會增加該區清潔工日後的工作量。清潔工人職工會促請食環署應維持原有人手安排,停止削減人手,在情況許可下,甚至需要增聘人手以減輕前線工人的負擔。

清潔工人職工會幹事梁芷茵指,指當局此時削減人手,不但影響不獲續約清潔工的生計,亦會增加該區清潔工日後的工作量。(曾鳳婷攝)

清潔工人職工會幹事Rabina形容,清潔工並非一個輕鬆的工作,他們需要長期勞動,在不同天氣下亦要適應不同的工作環境。若突然失去穩定工作,身為少數族裔,礙於語言因素,另覓工作的難度亦較大。

有管工透露不續約與工友年紀有關

已從事街道清潔8年的Gurung表示,對於一個月前突然通知他不能續約,感到非常震驚。經追問原因下,獲管工透露是次安排與他們的年紀有關。Gurung認為以年齡判斷他們的工作能力並不公平,強調他們現時仍有能力,亦有足夠經驗應付日常的清潔工作。他又透露自己已經沒有足夠存款支撐生活,希望公司可以繼續聘用他。

Gurung認為以年齡判斷他們的工作能力並不公平,強調他們現時仍有能力,亦有足夠經驗應付日常的清潔工作。(曾鳳婷攝)

在中環區街道從事清潔工作兩年的Sit則表示,身為獨居人士,一旦失去工作,隨即面臨租金、水電及生活費的壓力,對於未來感到非常擔心,「政府可以怎幫我?我的日常開支怎麼辦?」而有15年清潔經驗、在蘭桂坊擔任清潔工的Tamang指,雖然以往需要日做十小時,亦要花費大量體力清洗大型垃圾桶等工作,但總算是靠自己努力在香港生活,若失去工作,他便會失去自力更生的機會。

過去10年主要清潔街道及廁所的Rai對不獲續約感到擔心,儘管自己已可領取長者生活津貼,但單靠津貼並不足夠照顧家人。他坦言,一批工友均從事清潔工作多年,毋須重新培訓,故希望清潔公司能繼續聘請他們,讓他們疫下的生計得到保障。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