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田收容中心住客通宵上班被指入住率低 前橫洲居民批如二次逼遷

撰文:呂諾君
出版:更新:

去年4月地政人員進入橫洲收地,其中有多名租客經社工安排下,入住位於屯門寶田邨的臨時收容中心。其中在地盤任職通宵保安的石先生指,臨時收容中心保安每晚12時半巡房點名,但他的工作地點偏遠,又常因「頂更」沒有準時返回中心,月前收到地政總署及房屋署通知,指其入住率低,需在限期今日(31日)前搬離中心。石先生感到不滿,認為署方對其求情信和工作證明不予理會,做法不近人情,加上早前經歷橫洲收地一事,令他有感如「二次逼遷」。

前橫洲居民石先生去年4月經歷政府收地行動後,在社工安排入住位於屯門寶田邨的臨時收容中心。(鄭子峰攝)

橫洲發展計劃爭議歷時近6年,過往每次收地行動都引發村民對峙抗議,惟最後死線臨近,過百名保安及警員進駐村口位置,村民無奈只能執拾家當遷出。石先生是其中一名受影響人士,他在前年年底開始,以2,000多元租住橫洲楊屋村,惟住了約半年,去年4月28日收到業主通知,政府前來進行收地行動。他憶述,當日地政人員和社工為他們進行登記,並安排入住收容中心以輪候中轉屋,家中物資亦隔了數天才能拿回。

中心內每人有一個床位,需共用廁所及廚房,過往中心環境曾被指十分焗促,更有鼠患、蝨患等。(鄭子峰攝)

每晚12時半有保安員巡房記錄床位使用率

在入住前,職員要求住客簽署同意書,並稱保安員會在晚上12時半巡房,記錄床位的使用情況;石先生指,他當時向職員表示需通宵工作,對方稱如有相關工作證明會酌情處理。然而,石先生今年2月及3月先後收到房署信件,通知他因「入住率偏低」、經過審核後不符合資格繼續在中心居住,其後他立即向公司申請工作證明,惟公司約一個月後才批出;他將工作證明及求情信交予地政總署,對方指不會接納,並要求他今日(31日)前遷出,「佢哋話工時長同工作地點偏遠唔係理由,話『有好多人工作地方遠過你、工時長過你,人哋可以返到嚟你點解唔得?』」

職員叫我可以申請綜援唔使返工,就可以日日留喺中心,綜援唔係留畀啲有需要人㗎咩?我只係需要一個地方住。
石先生

因「頂更」留在地盤休息 只回中心梳洗沒過夜

石先生表示,自己也知道,入住中心最少的一個月,只得4天回來睡覺,但他透露,自己在大埔地盤任職保安,通宵工作之餘,公司亦要人「頂更」,石先生早晚都在地盤上班,中間時間也在地盤休息,「有時只係返中心沖涼唞一陣,冇留到夜晚。」他又指,現時地盤已下令不容許員工再「屈蛇」休息,而自己月入僅一萬多元,市面上的劏房月租至少4,000元、難以負擔,因此十分需要一個住處,即使中心床位簡陋,他仍希望能繼續居住,「我唔返嚟瞓可以去邊?如果可以我都想多啲返嚟唞唞。」

不滿地政署罔顧基層為工作奔波

對於在收地後猶如無處容身,石先生指,明白政府希望多建公屋應付住屋需求,但一班後期才入住的租客,在收地行動中得不到任何賠償,「地政署話業主收到通知後,理應唔可以再出租,所以我應該向業主追討;畀我哋入住收容中心只係恩恤性質,本來係冇呢個權利。」他形容政府今次有如「二次逼遷」、做法不近人情,罔顧基層每日為工作奔波,「職員叫我可以申請綜援唔使返工,就可以日日留喺中心,綜援唔係留畀啲有需要人㗎咩?我只係需要一個地方住。」石先生透露,近日社工已成功替他申請單人宿舍,燃眉之急得以解決,但他對事件仍感到不忿,「香港人精神有手有腳,做咩要申請綜援?」

對於在收地後猶如無處容身,石先生形容政府今次有如「二次逼遷」、做法不近人情。(鄭子峰攝)

地政總署發言人回覆查詢時表示,因應政府在元朗橫州興建公營房屋,地政總署於去年4月在受影響範圍內進行清拆行動。其間石先生表示無家可歸,故獲安排入住房屋署位於寶田臨時收容中心。發言人指,石先生當時亦簽署同意書,同意在入住後的三個月內需要持續居住在收容中心,惟由於石先生在收容中心的入住率偏低,亦未能提供因工時長及工作地點偏遠而不能每天返回收容中心的證明,因此他未能符合房屋署入住收容中心及申請中轉屋的條件。發言人續指,經石先生的同意,其個案已轉介至社區服務機構跟進,並已獲安排入住社福機構的臨時宿舍。

▼去年5月12日,橫洲最後留影▼

+15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