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Bomb、七瀨、Justin Wong、Daigo 細說世界的格鬥遊戲高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宅民黨一連數星期找來眾多格Game高手訪問,更安排高手跟讀者對戰交流,我有幸成為其中兩場的Moderator,分別跟《街霸》職業選手Human Bomb跟香港最強《拳皇》女玩家七瀨分別進行了兩場簡單對談。事實上我早於活動之前已認識兩位,但透過今次「鬪室」活動,我有機會對他們有更深一層的認識。

不隨便讓人的Human Bomb

Human Bomb是一位很謙厚的男生,說話彬彬有禮,人很Humble(差點想叫他Humble Bomb)。他打街霸的技巧故然高超,打法算是簡單直接的類型,攻防明確不拖泥帶水,感覺上跟他的性格相近,不會有甚麼機心,因此跟他對話時很安泰舒服。對談中最深刻的印象是,當我問到他在機鋪贏人三十多局時:「你不害怕他惱羞成怒、衝過來打你嗎?」Human Bomb想也不想便說:「但我沒可能讓他。」這是對對方的尊重,同時也是潛藏心底的好勝。沒有這種好勝心,他連勝不了那三十場,也成就不了今時今日晉身成香港少數有贊助商的職業電競選手。

當問到在機鋪贏人三十多局時不害怕他衝過來打你嗎?Human Bomb說:「但我沒可能讓他。」

七瀨對遊戲的愛

另一位《拳皇》女高手七瀨自1996年接觸在朋友家中玩過Neo-Geo《拳皇'97》開始便愛不釋手,從家用機打到出機鋪,一個女生為了一款遊戲而踏足本來從未踏足過的龍蛇混雜之地,每天玩數小時直至老闆熄機落閘,而且當人人都不再玩《拳皇》時她依然堅持跟朋友互相切磋以增進技術。我問七瀨到今時今日香港還有多少人玩《拳皇 XIV》?她淡然地說:「不多,十數個,就我們這一群。」喜歡打《拳皇》並一直維持至今,原因何在?她以半開玩笑的Tone簡單概括的一句:「係愛呀~」不要被七瀨冷若霜的外表騙到,其實外冷內熱,不管是電競比賽還是現實中跟「全香港用陳國漢最勁」的男友相處,都像草薙京一樣手上緊握的赤炎一樣火燙。

喜歡打《拳皇》並一直維持至今,原因何在?七瀨以半開玩笑的Tone簡單概括的一句:「係愛呀~」

記《我在快打求旋風》

跟Human Bomb及七瀨對談後,讓我想起了去年被邀請欣賞的一場《我在快打求旋風》(Living the Game, 格闘ゲームに生きる)試影會。《我》是一齣以電競比賽為背景記錄電影,挑選了五位來自日本、台灣、美國、法國的職業電競選手,記錄他們參加世界級電競「EVO」及「CAPCOM盃」比賽。作為觀眾即使打不打格Game也可以看得很快樂,因為導演合津貴雄由此至終都是在拍一齣講述關於人的電影。看畢這齣電影,不熟悉電競的朋友會有一定概念,同道中人更感熱血、振臂高呼。

《我在快打求旋風》(Living the Game, 格闘ゲームに生きる)是一齣非常高質的紀錄電影。

輸給梅原的強者Justin Wong

戲中令我最感興趣的選手是華裔美藉選手Justin Wong,一位成全格game傳說「梅原大吾Daigo」的敗者。每當大螢幕一影著他,觀眾便會哄堂大笑,或夾集同情或夾集恥笑,「總之輸就好笑」。一個被一般大眾認定為輸的symbol,如果事情發生在你身上,你會怎麼辦呢?但Justin Wong不是這樣思考,他將事情消化,不單是「輸給梅原」這一件事,而是「全世界都認為自己是敗者」的整件事,他將之消化,再轉化成力量,然後繼續走「Pro Gamer」這條路。他一定要擁有這種思考高度,否則他只會淪為恥笑他的那群普羅大眾一樣普通。在我心目中,這才是強者。

全世界都認為Justin Wong是敗者,但他不是這樣想,將事情消化,繼續走「Pro Gamer」這條路。

Momochi打破內心高牆

電影著墨最多的是Momochi(百地祐輔),一位贏得2015年EVO的冠軍,過程崎嶇曲折、被受爭議。但相比他贏取冠軍的離奇經歷與成就,他本人的角色更為有趣:內心世界的糾結、揮之不去的陰霾、跟女友既大男人又倚賴的相處模式。Momochi的執著令他贏亦令他感到挫敗,當將當下的勝負看得太緊而在人生大局中迷失,形成一幅無形的高牆。這幅內心高牆由梅原築起,Momochi不自覺地一手一腳鞏固。吸一口氣,呼一口氣,可以是一個世界,但Momochi選擇長時間閉關練習、閉氣修練。無論是他還是在欣賞電影的觀眾也不期然會想:到底什麼叫贏、什麼叫輸?Momochi跟當時還是女友Chocoblanka的相處亦同樣有趣,女友一方面因為懂得、所以慈悲;另一方面縱然懂得,依然難受,徘徊於如此兩極的生活中勉強走下來,無非是為了千年等一天,等男友贏取真正勝利。二人現已結成夫婦。
 

梅原在Momochi心中形成一幅無形高牆,女友一直待在身邊不離不棄。

Daigo逍遙派驅逐心魔

如果Momochi是少林寺苦練十年的弟子,作為他終身宿敵的梅原大吾(Daigo)就是逍遙派笑傲江湖。Daigo在當場《街霸》比賽技驚四座,被粉絲奉若神明,但他始終都是凡人,都有凡心,但凡人心都有缺點。當你置身一場比賽中,如何可以心無旁騖、舉重若輕地作賽?Daigo很聰明,他知道自己弱點,知道人心弱點,因此把獎金全數捐出,相比不志在或想做善事,我更信他是為了驅逐心魔,自己以行動將壓力趕出去,回復作戰的最高水平。

日本第一的Daigo把獎金全數捐出,相比不志在或想做善事,似是為了驅逐心魔。

獨孤求勝GamerBee

片中還有一位來自台灣的向玉麟(GamerBee),他有氣量有風度,比賽中縱然有遺憾,依然明確指明自己未來目標,專心辭工開拓自己鍾愛的範籌生意,目標清晰,一心一意,努力不懈,很難想像這個人會失敗。

GamerBee是一位目標非常清晰的人,不管是比賽還是人生縱然偶有遺憾,但卻不會失敗。

後記:如得其情 哀矜勿喜

何謂贏,何謂輸?Justin Wong將輸得轟烈的一場賽事視為電競仕途里程碑,是贏;Daigo輸了比賽贏了掌聲、以個人魅力縱橫格game十數年,是贏;Momochi最終認清自己定位、再顧及身邊那位一直無微不至照顧自己、不容失去的她,是贏。

看這齣電影,宜從Loser角度出發,再重新掌握只屬於自己的Winner,不單是只贏一場EVO或什麼比賽,而是成為真正的人生贏家。電競選手作為一項新興職業,近年不斷被傳媒熱捧,但相比熱血高漲地加冕光環,《我在快打求旋風》卻引領大家走進旋風中心,然後再俏俏告訴你:如得其情,哀矜而勿喜。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