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一・ 謝文俊】十一哥的福建情意結 全能王寧願當平凡籃球員

撰文:張倩儀
出版:更新:

球場上,弱肉強食,本來就是自然定律。
球員或是球隊之間的競爭,增加了球賽的觀賞度,但「情」這個字,才更讓人駐足。
隊友間的互動和兄弟情,對母隊的情意結,有時候會讓鐵漢甘心停下來,不論高山低谷都為球隊賣命。
說的是,重返標準福健的謝文俊。

他叫十一哥,福建的十一哥;鍾情11號球衣,也鍾情福建。(龔嘉盛攝)

十一哥的福建情義結

他叫十一哥,福建的十一哥;鍾情11號球衣,也鍾情福建,這個柔情鐵漢,正是今季回歸母隊標準福建的謝文俊。在甲一打滾13年,轉會之事不絕,但轉輾間還是回到了這個地方;13年,歲月催人,但他沒有認命,消防員的健碩身型保持得很好,在場上依然無處不再,控球和得分依然穩打穩紮。

謝文俊酷酷的臉笑了,小眼眯成一線,說到往事,他一洗在場上的殺氣。(龔嘉盛攝)

「今年本來有想過沒有隊要我,那我就不打了。因為遊協人事有變,大家都『埋班』只剩我一個沒有隊,幸好最後福建找我回去。」今時不同往日,標準福建今季一直處於低潮期,來自五湖四海的他們磨合時間比預期中長:「我會說是一場比一場好,隊友的心態有改善,目標慢慢更一致,有時候後備的表現比正選還好。」今天的福建跟他當年出身的福建大不同,自己的身份的不再一樣,「說實在,起初球隊的氣氛很差,自己也已經是最老的一個,雖然不太喜歡出聲,但都用一點經驗嘗試在球員間做多一點,私底下會多溝通一點。」

從翁金驊和宗銘達時代,走到和鄭錦興並肩作戰的那年,謝文俊都心繫福建,直到現在。「現在的感情沒有以前那麼深,可能年紀大了,想當年以前開心會一起叫,也會因為打球的事吵架。」因為消防出班那年,歸隊不成而被叫到晉龍協助護級,同時也開始懷疑自己在福建的價值,但往事始終是過去式,「再怎樣說都好,我還是回來了,還是想球隊好。」

說到小時候,小將可能不知道這位老大哥的「威水史」,不只是籃球,手球和足球都涉獵,程度可能不只是「涉獵」二字般簡單。(龔嘉盛攝)

十一哥:愛這裏,因為曾經有他們。

謝文俊之所以有「十一哥」的稱號,除了他唯愛這個數字,也因為前隊友鄭錦興的「助攻」:「11號是我從阿興(鄭錦興)手上搶過來。」原本頗感冷酷的臉,笑了,小眼瞇成一線,說到往事,他一洗在場上的殺氣。「我喜歡11號是因為流川楓,當時阿興就先選了11號,我就膽粗粗問他可不可以讓給我,他也大方答應,大家就笑我是十一哥。」在港版流川楓手上搶過專屬的11號,兄弟情深,假不了。

愛福建,也因為當年有他們:「當年有阿興、我、阿康(張偉康)、子禮(劉子禮)等等,隊友間的感情很好,到現在即使各有隊友都依然會出來聚。」當年有星級隊友坐陣,自己的打法也不得不改變,「小時候我很愛搶攻,但有他們這班得分能力極高的隊友,教練好像更希望我是一個穩陣的控球後衛,但我慢慢失去自己。」今年在標準福建,他不只是一個控球,表現也比以往突出:「他們說我打得好是因為多了進攻,打回以前小時候的風格,不用太多顧忌,不需要球到手上第一時間想助攻。」

曾經有過大大小小的報章,一切都來自學界的榮耀,但他卻笑笑覺得不過是自己好運,對沒有感情的球類都可以備受認同,難道就是和球的緣份?(龔嘉盛攝)

籃球手球足球排球都兼顧

說到小時候,小將可能不知道這位老大哥的「威水史」,不只是籃球,手球和足球都涉獵,程度可能不只是「涉獵」二字般簡單。2005年,他是歷來首位個人包辦學界精英手球及足球賽的冠軍、最有價值球員以及神射手,同年學界籃球常英賽也打入八強。「從小和球就有緣份,小時候更是打排球開始的。」天生運動細胞驚人,手腳的球類都難不到他,「小學更有老師叫我去玩體操去跳箱,我一點都不喜歡,但不知道為甚麼也跳了個全港第6出來。」他以笑遮掩自己的害羞。

說到最後,他還是最愛籃球,因為玩不同項目會看到他性情的差別,「有人問我:『為什麼踢球打手球,你好似沒有什麼壓力,很冷靜?』我會說因為那不是我最愛,所以我不緊張,贏就贏輸就輸。」但到說到籃球卻又性情大變,「朋友看我打籃球會覺得我,好像很睏又垂頭喪氣,但其實我很認真。」曾經有過大大小小的報章,一切都來自學界的榮耀,但他卻笑笑覺得不過是自己好運,對沒有感情的球類都可以備受認同,難道就是和球的緣份?「特別是手腳能接觸到的球類,有試過抱著球睡,又試過幫它洗澡,可能是緣。」

全能如他,謝文俊偏偏不愛這個封號,只想聽到這一句:「我只喜歡別人叫我籃球員。」(龔嘉盛攝)

全能王?不如叫我籃球員

全能如他,偏偏不愛這個封號,只想聽到這一句:「我只喜歡別人叫我籃球員。」當年就讀仁濟醫院董之英紀念中學的他,為了打入籃球精英賽,努力了6年,由D2升上D1再奪冠,只為了要大家的認同,現在心中卻有最大的遺憾,也不知道為了這個目標,還要堅持多久,「遺憾可能是衝擊不到聯賽冠軍吧,雖然以前福建是頭四球隊,也得過銀牌冠軍,但聯賽就沒有試過。」苦苦堅持,還有沒有意思?

在謝文俊甲一打滾13年,轉會之事不絕,但轉輾間還是回到了這個地方—福建。(龔嘉盛攝)

他的要求和堅持,都是因為偏愛籃球。「我覺得時勢造英雄,可惜我一直都不是英雄。」他又瞇起雙眼笑說:「因為我對自己要求特別高,永遠都做不了自己心中的英雄。」32歲,可能已被歸類為夕陽球員,但他的身體質素、體能、技術沒有一點退步,還多了經驗,心態更是被磨練過的平實:「以前火爆,會罵到隊友哭,輸球打牆少不了。」13年的甲一生涯,現在只見一個謙虛的老將,「我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球員,你為什麼會選擇訪問我?」因為只有他自己才有資格說自己平平無奇,卻是年輕一輩的學界傳奇。

13年,歲月催人,但謝文俊沒有認命,消防員的健碩身型保持得很好。(龔嘉盛攝)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