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追籃.陳曉瑩】披著虎皮的溫柔 球員心理的自我修養

撰文:張倩儀
出版:更新:

幾年前,對女籃並不了解,當時看球卻被一個球員吸引:仿佛0.1秒都可以是她鏟入的縫,速度和把握力更不用多說,每一球都帶著殺氣,偏偏跟五官成了對比。
我不認識她,卻將球場上的那一幕深深印在腦海,也只知道她叫陳曉瑩。

溫文爾雅,一言一句都特別溫柔,是為人師表的感覺,連她說自己是訓導老師我也不太相信,這一次的接觸,又和場上的她不一樣。不養生的打法,征戰女甲和港隊,走過福建、偉邦、南華和均安四隊,是體育老師也是教練,也是不少後輩的假想敵。

陳曉瑩,是我們看不出的歲數;36歲,卻在場上跳躍得跟26歲無異,憑著那一團不滅的火。(鄭子峰攝)

上場基本的氣燄

坐下來,餐廳的椅子還未暖,就先聽她說了一個故事。甚麼叫球員?不必裝模作樣,球員兩字本來就已經是一種態度。那一年的亞洲盃:「不計練球,我一天操三課,心想自己準備充足可以上陣殺敵。」故事的發展總是世事難料,「未開始比賽就已經受傷,開初只是覺得眼睛有重影,三分角度差異不是太大就沒有問題,但到了籃下就出現兩個籃框。」偷偷地酒店房間裡哭,濕了枕頭隔天還是「頂硬上」,「每天都祈求起床後眼睛會出現奇蹟,但沒有。」

雖然兼任球員和老師達十二年之久,但陳曉瑩頭上仍未見白絲,跟老將二字扯不上關係。(鄭子峰攝)

當時她是因為在練球時的衝撞,不慎壓爆眼窩骨,「不怕自己會瞎嗎?」很難相信,看到兩個籃框還要上場和亞洲強手硬碰,她笑,說得淡然:「怕啊,有一張照片是我在防守時緊閉著雙眼,因為我知道,再打到眼我一定會失明。」她說她是一個準備充足的人,不許自己有差錯,即使眼睛迷朦心還很清晰。在場上,陳曉瑩真的很猛,心裡從來不知實際年齡,她叫我猜,我說:「真的猜不到」。

這十二,不管是人生、心態還是身體都不停地在改變,場上的拼勁始終如一。(鄭子峰攝)

36歲的球員,憑甚麼?

雖然年齡是女人的秘密,對不起,不得不提她今年36歲。「其實有時候,我自己都覺得很恐怖,好像死不放手,該放的時候仍然咬著不放。」沒有多少個同期的隊友仍留在甲組,要數連一隻手都數不滿:「好姐(官健好)、鄧芝婷⋯⋯啊,沒有了⋯⋯」對啊,只有她們在苦苦堅持,那有沒有意思呢?

有價值的是恩師的一句,傳、射,陳曉瑩最拿手的。(鄭子峰攝)

堅持是球員最入門的技能,不分年輕與否;只是36歲的「老將」,要站在香港女子籃球最高級別的舞台上,憑甚麼?不只一個女生跟我說過,不要仗著自己年輕;過了25歲,再強的女運動員都要面臨一個問題:新陳代謝和衰老,但卻忘了心態才是最易變老。「一直以來,我在場上是很aggressive的,但最近發現心態是最大的難題。」雖然感覺累,表現可以用努力去騙過大家,陳曉瑩卻向我訴說,心底裡的感覺騙不了自己。「以前就算身體上很累,但你的心是準備好要去打的;現在不夠搶打,不夠搏命,和以前的自己不一樣。」「心裡怕甚麼?」我問。「我也不知道。」她無奈。

比賽前,停一停靜一靜,重整心情。發呆,成了陳曉瑩比賽前最重要的一環。(鄭子峰攝)

場裡場外,不一樣的我

「需要更多時間才可以回到比賽要競爭的心情⋯⋯」上季她一直是處於實驗性質,「上年聯賽打7點,如果我6點半才到球場是不足以準備的。」是賽前的心理建設,為自己喊話,畢竟在場上只有自己最清楚自己,也只有自己。「會是怎樣的心理建設?」「這些說話我只會跟自己,因為太囂張。」她猶豫了一下,「我會跟自己說:『有我的比賽一定會贏』,信心要大到,就算熱身發現自己手風不順,我也會跟自己說:『比賽我就會入』。」

她想打、可以打到多少歲,再老套的說法也就是打到不能打為止。(鄭子峰攝)

「落到球場,每個球員都應該要有自信,不然是不可能站在球場上的。」何時何地,對著任何對手,態度照舊:「不可以輸給自己,也沒有理由自己說自己不行,自信心是球員最基本。」每一球的處理,是傳、射還是鏟,在於球員的信心和心態,她說打這麼多年,最享受因為自己在重要時刻站出而贏球的日子:「這才是我的價值,是不會白費努力的感覺。」
 

一次不過半小時的聊天和訪談,感覺場上、日常和現在正在談籃球的她,是三個不同的人;剛好,眼前的她正是平靜婉約的外表猛衝出一隻嗜血的野獸,那自信和野心就是殺敵的氣場。「有朋友或學生看過我比賽,都說我是兩個人;場外的我比較謙虛,場上卻很好勝,也有人說過我對於籃球是有過分的執著。」持球在手,陳曉瑩只有一個想法,就是贏了場上所有人;卸下球衣,也卸下武裝,分得很細,不同角色不同的內心演繹,這除了是演員也是球員的功架。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