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籃球兄弟幫.馬嘉聰】從低EQ到開竅 教練每每提醒要正視缺點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咁你記唔記得我鐘意食乜丫?」

「阿朱必食鹹蛋蒸肉餅飯!」

「小馬要食魚、食拉麵!」

以為三位大男生聚頭便不會吵鬧,其實跟三個女人一個墟一樣「嘈」,尤其安保漢友「三寶」馬嘉聰(小馬)、朱浩雯(阿朱)及趙鍵鋒(Ray),他們從學界籃球時代已相識,更齊齊效力安保漢友,一星期見足六天,餘下一天還會在街頭遇見,這就是他們從籃球修來的緣份。一份由籃球開始的情誼,一同奮鬥的回憶,難怪馬嘉聰感觸道:「我希望我們10年後,仍能夠坐在一起,接受你的訪問。」

從乙組、甲二,再升到甲一,安保漢友這支兄弟班,沒有放棄過彼此,尤其是「小馬」、「阿朱」及「Ray」這3位自中學時代便已相識的兄弟,從曾經的對手到隊友,說說笑笑互相扶持走過來。不論這條路是高、是低,均有彼此相伴在旁。

馬嘉聰/22歲/甲一/安保漢友。(黃寶瑩攝)

(左起)趙鍵鋒、馬嘉聰及朱浩雯自中學時代便已認識彼此,在教練翁sir牽線下,即使就讀不同中學亦有一同操練,見隊友多過見家人。(黃寶瑩攝)

捉弄朋友令感情深厚

「其實初相識Ray時,我覺得他很『喪』。」「小馬」忍不住望向Ray,又開始大笑。「在學界時候,他是我們桂華山的對手,覺得他極度自信,不斷從三分起手。作為對手亦不想有這樣的球員在陣,長大後發覺其實一支球隊需要這樣的球員,才能帶動球隊的氣氛。」

至於從桂華山年代便相識的「阿朱」,「小馬」透露一個「阿朱」的小秘密,亦是「小馬」激怒他的原因:「當年智能電話興起,我非常沉迷於社交網絡,然後我們一齊參加nike league,我在camp內不停拿着手機拍攝「阿朱」,加上我中四轉校到桂華山時亦與「阿朱」同班更是鄰座,所以尤其愛捉弄他,不時拍攝他,然後他便生氣了。」;「阿朱」不忘補充道:「他那時候真的很煩、討厭,不過現在我已經習慣被拍攝了。」

多年來的浸淫,令「小馬」從青澀小伙子轉化為成熟球員、教練。(黃寶瑩攝)

「小馬」性格逗趣,不時捉弄身邊隊友。(黃寶瑩攝)

在「阿朱」拍攝單人照時,「小馬」再次在旁不停拍攝騷擾「阿朱」,場面惹笑。(黃寶瑩攝)

從EQ低到開竅 馬嘉聰:教練令我正視缺點

「小馬」就是這般逗趣的球員,活力無限的他不停捉弄「阿朱」,令對方措手不及,哭笑不得。可是,回歸球場上的他還是相當認真和嚴肅,這份成熟感在他成為Shooter Basketball Club教練後慢慢滲出來,「我意識到自己除了是球員以外,還是一位教練,學生可能到現場或透過直播看我比賽,希望自己能以身作則,讓他們看到『小馬sir也有實力』,做他們的好榜樣,更加信服於我日常對他們的指導。」「小馬」不是有如甲一名將羅意庭、潘志豪般,中學生時期便已加入甲一,為了這個夢想,他花了10年才走上這個舞台。這些年來一步一腳印,他從一位常被教練翁金驊大罵「EQ低」到逐步穩定表現,「我現在仍被罵EQ低!」「小馬」摸摸頭說,「不過已經比以前有改善因為我會思考,翁sir常常提醒我,我無法忽視這問題,那便盡力改善在球場內一燥起來便亂打球的惡習。當然,成為教練亦提升我的籃球智商。」

會改善缺點是因為長大、成熟,會正面接受及面對自己的不足之處。(黃寶瑩攝)

長大後的成熟感,令「小馬」在漢友操練時帶領大家熱身拉筋,有領導之風。(任祉羲攝)

每天充滿籃球 每天均不一樣

中學畢業後,「小馬」沒有選擇升學,開始教練工作,日復日過着充滿籃球的生活。「我覺得每天都不一樣,學生們每天進步,自己亦有不同的教學內容。看到學生今天比昨天更強,我想……其他工作未必能給予我這份成功及滿足感,能夠將自己興趣轉化為工作,我猜亦是其他人夢寐以求的生活。」誠然,教波、健身、練波、比賽,整天與籃球有關,於我們看來可能是同一樣的事情,可是對「小馬」而言,真正喜歡籃球又豈會生厭,更享受其中:「工作或許疲累,但是教波後能提升自己籃球智商。我本來是欠缺籃球智商的球員,打球時只懂得分,或是防守不讓對手入球,覺得只是不斷奔跑而已。成為教練之後我會更了解每個戰術細節、運用,不止教授個人技術,要教學生成為團隊,怎樣守聯防,怎樣快攻,自己從中都要學習,令我從另一個角度更了解籃球。」

球員除了個人體能之外,腦筋的組織攻守的意識不可缺少,亦是「小馬」一直以來要改善的短處。(任祉羲攝)

最高與最低 與兄弟同行

每人的籃球之路,總有高、有低,最重要是有共同進退的兄弟陪伴在側。「小馬」最高與最低均發生在今年的甲二聯賽球季,與漢友的兄弟一同經歷如過山車般的一季:「甲二最後的2個月來到四強戰,每隊都想升班,可惜我們其中一場負於日域,頃刻間懷疑自己的前路。」漢友首戰四強以三分之微負於日域,再加上日域在第3回合前已兩勝在手,升班呼聲甚高,可惜不敵旭暉,讓漢友留有一絲升班希望。

去季甲二的四強賽中,令「小馬」嘗盡他至目前籃球路的最高與最低。(黃寶瑩攝)

「輸掉第一場後,我覺得眼前好像『黑了一下』,不是想埋怨,可是為何努力後成績還是這樣?我反思過後,一天18小時生活、工作,當中可能浪費了許多時間,那便再加油、努力」運動便是如此,即使付出10分努力,收穫未必是10分,唯有繼續堅持下去才可觸碰勝利。「不過,身邊的隊友、教練沒有放棄,我亦不能意志消沉,鼓勵自己再加把勁,就像過山車後跌下谷底,那便更給力再向前上衝,結果突破那些微的機率,衝到甲一舞台!」

勝出甲二最後一仗取得升班甲一的資格後,漢友全員衝到球場互相擁抱,這一幕讓我相當難忘。(任祉羲攝)

那一刻,後備球員、助教,甚至平時嚴肅且不苟言笑的翁sir都衝到球場內,與大家互相擁抱慶祝,這就是漢友他們之間歷盡高低的兄弟情。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