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界精英賽.莊啟程】兄弟與師徒 屬於無悔籃球的承擔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班細路好鬼興奮!」

與保良局莊啟程預科書院教練吳秉勳聯絡關於採訪時,他突然冒這一句。

到了學校門口,電話剛通就有一群大男孩走出來迎接,他們的急不及待隨即湧現。這份「焦急」對於莊啟程有點陌生,皆因冠軍及獲訪問的機會,一切都是千載難逢。

籃球,對莊啟程來說不是最重耍,但對這班男生來說是。(鄧倩螢攝)

得來不易的一次

一所會考和高考年代的預科學校,「三三四」學制下只保留中四至中六生,以銜接保良局唐乃勤初中書院升學的學生。這樣的莊啟程,一生與學界Grand Slam(大滿貫)無緣,也和「升班」無分。只有一個Grade、一支球隊及一個目標,縱使與Division one的賽事望塵莫及,但精英賽卻如此真實;這支九龍一區(K1)第三組(D3)隊伍,於學界過五關斬六將,最終在決賽以47:40擊敗禮賢會彭學高紀念中學,獲得校史首個籃球冠軍。憑着九龍一區第三組的冠軍資格,他們終能亮相Nike全港學界籃球精英賽的舞台。

「包揼」放學鬥波可能是男生在學校中最精神的時候。(鄧倩螢攝)

拍攝當天,剛好碰上校內歌唱比賽,球場和禮堂一牆之隔,攝影師也忍不住走進去,邊叫着「好青春」邊懷緬過去。惟男生們卻反向走,默默地換上籃球服,因精英賽已日漸逼近。有別於學界勁旅,莊啟程籃球隊的訓練次數寥寥可數,透過康文署的外展教練計劃遇上了吳秉勳,但計劃所定的時數僅得「一周兩操」。如要與精英賽同組的張振興伉儷書院相比,莊啟程的訓練量簡直是兩碼子的事。事實吳sir亦洞悉這份差距,為了學生、為了球隊於場上的拼搏,他選擇了自發額外「加操」;沒有加班費,沒有利益,為的只是達成這班小朋友的心願。

「教了三年,作為教練見到這麼有心想打好球的小朋友,我覺得自己不可以怠慢。」畢業於教育大學,也身為球員的他,感同身受,想為這班「親生仔」多出一份力。「我跟球員說了,因工作關係今年後我可能要離開,這是我們的第一次精英賽,也大概是最後一次。」一生一次精英,他說這太貼切了,不捨與愛護所集的複雜心情,令他更想莊啟程在精英賽不留下一絲遺憾。

同日是學校一年一度歌唱,但這班籃球仔並沒有受影響,畢竟精英賁已經迫近。(鄧倩螢攝)

在別人口中,莊啟程只打陳家豪一個,但陳家豪說沒有他們,就不會有勝利。(鄧倩螢攝)

望「子」成龍

渴望球員搏盡無悔,惟與精英賽對手實力的差距亦是吳sir要面對的難關:「由於學生在中三後可以選擇直升莊啟程或離開,人才一定有流失,加上不能從基本功教起,可以說是『斷纜』。」不過處於下風緊要堅持,他續道:「可能十年才有機會出到一個出色的籃球員;而幸運地這幾年出現一名主力。」吳秉勳的教大時代是籃底功夫了得的內線主力,主項游泳的他打法靈活,從他手中也教出口中「一千零一個」出色的中鋒,陳家豪。

一步步,第三年陳家豪終於將球隊帶入精英賽,留下來是有原因的。(鄧倩螢攝)

陳家豪,18歲,中四起加入莊啟程籃球隊,「波齡」10年但一直沒有多想精英賽的事。「囂張呀,小時候覺得沒有什麼大不了」,陳家豪笑着年少的輕狂,「直至到接觸更多的5打5,才明白原來世界這麼大。」事實這名中鋒是港隊U18一員,在學界決賽中更斬下隊中一半分數,實力絕對不容忽視。

身形好、實力高,亦曾代表香港出賽,就連吳sir亦認為也許愛徒值得更好的待遇:「曾對今年的陣容很灰心,我跟他說如他想離開莊啟程也能理解,另謀高就打更好的校隊。」當然,陳家豪選擇留下,而一切因飲水思源。「教練從中四開始栽培我,我沒有理由辜負他;想試一下,帶領自己學校得冠軍,因為是一件很難得的事。」結果,他做到了。

也許在別人眼中,陳家豪做了一個「傻瓜」的抉擇,但在吳sir心中家豪贏得大家的尊重和一次得來不易的冠軍。「由第一次上場攻自己籃,到現在代表香港打U18,他一直是一個『傻更更』的籃球發燒友,很單純想要打好球;學生願意為你放棄更好的機會,名利都可以不理是很難得。」這兩個男生,就像是櫻木花道所說的:我只有現在!

眼見吳秉勳不論是練習還是比賽,一樣都在場外叫得用力,為了這班「親生仔」都值得了。(鄧倩螢攝)

出師不利也無悔

雄心壯志,想著要小組出線,偏偏抽中去年的亞軍張振興伉儷書院、中華基督教青年會中學和港青基信書院,他們說至少要贏一場,是對自己的一份交代;贏了,最後以53:43撼贏青中,卻分別以31:65和44:68不敵基信和張振興,精英賽第一階段止步。

+23
+22
+21

回想到精英賽開始前,抽籤的結果卻讓他們心都涼了一半,「我當然有做了最壞的打算,但學生最需要的是全力打一次無悔的精英賽,其他的讓我去想。」其實吳秉勳並沒有想太多,只是做好心理準備,陪這班大男孩拼一次,「好想他們在這一次成長,輸了沒關係,畢竟他們能接觸的高水平籃球比賽很少。」有時候,機會比輸贏重要。

陳家豪,18歲,中四起加入莊啟程籃球隊,「波齡」10年但一直沒有多想精英賽的事。(鄧倩螢攝)

這樣的莊啟程,一生與學界Grand Slam(大滿貫)無緣,也和「升班」無分。(鄧倩螢攝)

「如果每一場都比大比數拋離?」我問。

陳家豪想了想,「那時候我會想讓平時沒有機會出場的隊友上場,大家都感受多一點,能夠打這個高水平賽場的機會不是很多,也不是人人都有。」在這個最壞的情況,選了一個全隊都會好過一點的方法,與其窮追不捨更想隊友都能「Enjoy the game」,畢竟莊啟程難得的一次精英賽,只有現在。

只有一個Grade、一支球隊及一個目標,縱使與Division one的賽事望塵莫及,但精英賽卻如此真實。(鄧倩螢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