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籃球銀牌】甲一球員第一次 夢與想今夜終可圓滿

撰文:張倩儀 楊宇翹
出版:更新:

甲一,是籃球小將的夢與想,有人中學已經首戰,有的等到近30歲、有正職才初嘗甲一滋味,一切都是時也命也。
今年,甲一加至10隊,球員的機會來了。永倫、遊協、南青和福建,4隊新兵近十來人,每隊的處子戰,都有自己的感觸。

永倫:許烜行遲來的甲一

過去多季主要靠泰那得分、賀斯福和周迎堅鎮住籃下的永倫,今季終注入新血。作為甲一平均年齡最高,資歷最深的球隊,「以老帶新」下球迷更有新鮮感。

今晚4隊均為開季首戰,根據前兩次比賽日,球員們都需要拉鋸一段時間始入球,但於甲一「處子戰」正選上陣的許煊行,開局半分鐘就上籃得手幫永倫「開齋」。

雖然身材沒有優勢,但許烜行仍能打出自己球風。(楊宇翹攝)

今年25歲,身高1.74米,他的身體質素雖然被比下去,但仍打出自己的風格。得分上不算出眾,全場得9分,但助攻、偷波、籃板都交足功課。上場約17分鐘,與向來持球時間多的泰那同場,未見怯場,獨到視野和控球能力,有潛力為泰那分擔控球兼搶分的重擔。

於大專時期曾率浸會大學打入決賽,及後效力乙組星島,再隨永倫練習,但許煊行一直未有機會上場,直到今日,才終於踏上甲一場上。本應大學時就能打上甲組,偏因傷患、疫情影響,「到這一刻打,自己已經是在職人士」,知道自己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很衝」的學生哥。

希望自己和泰拿能成為球隊的「雙衛」。(楊宇翹攝)

上一次打修頓已經是大專時代,許煊行再戰修頓已是一個小學老師,感覺自己有變成熟:「球的處理上變好,現在定一點,但在球隊的定位也不同。」以前搶分為主,現在更多控球、防守,展現年青的活力和拼搏。和泰那撞位,許煊行自知每一球都要把握好:「有壓力,但他也很鼓勵,希望可以和他打一個『雙控』分擔一下他的工作。」

許烜行由學生身份等到成為了老師,終成甲一球員。(楊宇翹攝)

遊協:陳可鈐住務守住泰拿

始終是開季第一場,用作試陣也未嘗不可,雖然遊協大比數落敗,但大半隊都是甲一初哥,其中陳可鈐則表現出小將少有的進取和無懼。

陳可鈐今場最大的的任務是守住泰拿。(楊宇翹攝)

首節一出,即射入「Wide Open」三分,加上教練吩咐「阿鈐」上場的最大任務,就是守住泰那,必須要保持住信心才可以勝任。沒有甲一經驗,但有的是體能和膽識,明知泰那未有出盡全力,自己更要伺機撲出,未幾就已經3犯在身。「泰那隔離完出返來就打,他未100%,我有試偷佢波,有幾下覺得『他我都守得住,但我知道他全力打時不是這樣』。」

阿鈐現就讀理工大學3年級,為大專隊主力,於Jordan Brand Invitational中獨取29分,率球隊絕地反擊,同時也打出自己名堂。今場雖然全場只得3分,但其對住頭4球隊仍能自如起手的膽量,改善把握力和對抗性後,可塑性更高。

陳可鈐首節就射入三分。(楊宇翹攝)

然而,阿鈐坦言第一個三分難忘,也很鼓舞,自知許多同期的球員上到甲一未必有很多機會,但自己身處遊協有不少發揮:「第一節很早就出我,很早得分,讓我覺得要在這個平台繼續努力。」

由於遊協較多新兵,陳可鈐的機會也更多。(楊宇翹攝)

更多甲一初哥:

+13

南青:台灣磨練回流圓夢蘇柏軒

同樣是小將擔旗的南青,骨幹成員加入不少大專球員,其中「回流」返港的蘇柏軒(蘇刨)表現尤其突出,全場交出16分,但球隊仍以78:84憾負。

手感火熱,全場射入4球三分,出場並無新兵的綁手綁腳,反而融入在球隊快打的節奏,成為主要的得分點。雖然得分上,南青主要依賴洋將Christopher Mclaughlin在籃下對抗得分,但外圍起手較穩定而又大膽的就屬蘇柏軒。

蘇柏軒回港兩拿首戰甲一。(楊宇翹攝)

曾就讀裘錦秋中學的「蘇刨」,率隊打入過精英賽,也在學界籃球邀請賽得分王,中學畢業後赴台入讀明道大學。在外磨練後,經驗增加,其心態也比同年球員好,其實赴台前的他,也是一個急躁的人。後來到了台灣,因為要沉住氣,做好自己爭取上場時間,慢慢學會聆聽隊友和教練的意見。「性格變了很多,當然是好事。」首戰甲一就拿下16分,像已擔起球隊的大任,但他謙稱自己只是第一年,只會想要做好自己。

4球三分為球隊搶分。(楊宇翹攝)

「以前讀中學時,會覺得甲一是夢想。」蘇刨笑說。只要在香港打球,都會夢想到成為甲一一員,「開心、緊張」「老套」的形容總是最真,也是終於做到感覺。

蘇柏軒曾為明道大學披甲。(網上圖片)

福建:廖鈞浩只想盡做

福建比起其他球隊少用新兵,由於與南青對賽相當緊湊,福建上下不敢放鬆。面對對手的迫近,福建的新兵都只能在席上看,無法在場上出力。

由乙組安邦一躍成福建一員的廖鈞浩,在第三節末段才有上場機會,但時間少之又少,大概只有2分鐘只見他出場即把握住何能為球隊出力的概會,防守面前的對手。「出場時間確比想像中少,但明白,隊中外線球員強,也接受教練的部署。」心中只想着如何爭取又多機會上場,如何做好自己。

廖鈞浩坦言自己首要任務爭取出場時間。(楊宇翹攝)

曾是理工大學冠軍班底,也面對過大專的場面,但不同的是甲一有外援,本地球員的弱點往往就由他們補足,這是和大專最大的分別。

打上甲一,甚麼都不多想,只想做好自己是普遍球員的想法,廖鈞浩認為自己或許可以「盡做」:「Dirty works、派牌,我都可以做好。」只要自己能出一分力都可以。

本地籃球丨甲一男神蘇伊俊宣佈退役 「要證明的事都證明了」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