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l Lagerfeld逝世】這傳奇男子何以成為老佛爺的「最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Karl Lagerfeld離世,而他一生中最愛的人,也許就是Jacques de Bascher。

法國記者Marie Ottavi於2017年推出一本有關Jacques de Bascher的書籍,詳述這個男子的生平、風格以及在時裝界的影響。當然,最神秘浪漫、也最惡名昭彰的事跡自然是他與殿堂級設計師Karl Lagerfeld與Yves Saint Laurent的情史。

新書《Jacques de Bascher: Dandy de L’ombre》封面。(網絡圖片)

Jacques de Bascher穿著花俏的西裝、綁帶外套和大煲呔,氣質卻不落俗套。(網絡圖片)

讀者大概對Jacques de Bascher都不太有深刻的印象,甚至新一代的時裝編輯(包括我在內)其實都對他並不熟悉,直至新書《Jacques de Bascher: Dandy de L’ombre》(英譯:《Jacques de Bascher: the Shadow Dandy》)的出版才驚覺,原來這個傳奇男子曾在1970年代的巴黎時裝界留下黑暗一頁。因為他的乖張行徑和放浪形骸的人生,不少當年的時裝人亦有意無意對他避而不談。Jacques領先潮流,掀起流行一時的紈絝風尚(Dandy Style),作為雙性戀者的他更熱切擁抱1970年代的性解放運動(Sex Liberation),創立以S&M為主題的高潮派對「Moratoire Noir(e)」,連哲學家Michel Foucault也是他的性伴(二人的命運也殊途同歸,同因染上愛滋病而逝世)。當然,最浪漫也最讓他惡名昭彰的故事,當然是他周旋在殿堂級設計師Karl Lagerfeld與Yves Saint Laurent的三角戀情。

老佛爺Karl Lagerfeld。(Getty Images)

電影《Saint Laurent》中,Jacques de Bascher一角由Louis Garrel飾演。(《Saint Laurent》劇照)

其實這本書並非首次談論Jacques de Bascher,早在2006年作家Alicia Drake已經推出《The Beautiful Fall: Fashion, Genius, and Glorious Excess in 1970s Paris》一書細談他與Karl、Yves的愛情密辛,但遭老佛爺大動肝火告上法庭。其後於2014年的電影《Saint Laurent》中,他亦被塑造成邪惡的魔鬼,誘惑聖羅蘭走上沉溺性愛、酒精和毒品的不歸路。記者Marie Ottavi卻希望以全面和全新的角度描寫Jacques de Bascher這個奇男子,她接受WWD訪問時提出:「所有人都說他是巴黎時裝界秘密,沒有人會告訴我有關他的事,這激起了我的好奇心。這本書並不旨在批判他的道德或人生,我不會像電影般把他塑造成魔鬼的化身。」

Jacques de Bascher與Karl Lagerfeld的合照。(網絡圖片)

書中最驚為天人的內容自然非Karl Lagerfeld的訪問莫屬,鮮有公開談論Jacques de Bascher的他竟然細數兩人之間的點滴:「我和他一起18年之久,雖然被他的身體和外貌吸引,卻從未有過性生活。我是一個徹底的清教徒,卻沉溺在他的桃色冒險之中。」Jacques的「Moratoire Noir(e)」之所以能夠成立,便是Karl Lagerfeld在背後注入資金支持!當然,書中亦談及Yves Saint Laurent與Jacques的關係,老佛爺直認不諱:「我當然知道他和聖羅蘭的事,我跟Yves相交超過20年,只是Pierre Bergé(聖羅蘭的情人兼投資者)讓我們疏遠了。」老佛爺對Jacques的愛矢志不渝,甚至包容他所有乖戾張狂、甚至被視為變態的行為。他說:「我對他潛藏在影子中做的事不以為然;我只願看到他美好的一面。」甚至連Marie Ottavi也感嘆道:「對Karl而言,這還是一個敏感的話題,他的真實反應和毫無保留的回答很有力量,也很感人。」

書中除了訪問Jacques最親密的愛人Karl Lagerfeld,記者亦走訪多個活躍於1970年代的時裝人如設計師高田賢三(Kenzo Takada)、名模Betty Catroux、Pat Cleveland等,全面了解Jacques de Bascher的魅力,以及對1970年代的影響。

攝於1970年代派對的Jacques de Bascher。(網絡圖片)

-------------------------------

【Fashion Minorities】

説性小眾好像有點煞有介事,其實美學本就無分主流與否,時尚也不問攣直。只是今日的社會還是會對抱有不一樣性向、性別和性欲的人寄以歧視的眼光,我才希望透過時尚書寫我們的共通。如果有一天,LGBTQI真的平權了,我們不再說BDSM是變態,這個欄目大概也能從一物中移除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