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小眾作為繆思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直認為,時裝、穿搭並非單純為悅己者容,而是自我表現的方法、一種自主的美學模式,因此一直很喜歡時裝的法文——A la mode的「mode」字很精警。正因其可塑性,時裝一直都是性小眾表達自主的媒介,不少設計師亦以性小眾為靈感繆思。

時裝很有趣,既可以是上流社會的貴族玩意,也可以是一種雅俗共賞的共同美學。我私心覺得,時裝其實有著「民主化」(democratization)的潛力——並不是說穿上漂亮時裝就能促進民主自決有真普選民選議員不用被DQ(要不那麽愛時裝的香港不會像現在這樣),而是說時裝其實是所有人的共同語言,因為每個人都要穿衣服,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獨特一套的穿衣美學。大眾有他們走主流的大道,小眾也有自己另闢的蹊徑,潛移默化影響主流。當中,又以性小眾(Sexual minorities)最懂如何透過時裝影響社會,增加一般人對他們的接受程度。

Thom Brown 2018年春夏系列。(網絡圖片、Getty Images)

Gucci 2018年度假系列。(Getty Images)

天橋上的中性設計

儘管時裝界現在依舊保留男女裝時裝周分開進行,男女同場行騷、甚至男裝女穿、女裝男穿也是未來的天橋趨勢,剛完結的春夏男裝時裝騷,很多品牌亦開始嘗試推出以中性的設計與概念。大家當然不會忘記時裝大師Yves Saint Laurent在1960年代推出的Le Smoking女性套裝,凸顯男裝可女穿的可塑性;今日的裙子、連身衣甚至是高跟鞋也漸漸成為男生的日常服,品牌如MAN、Astrid Anderson和Thom Browne等在這方面做得尤其出色,後者的finale新郎/娘同體西裝簡直美不勝收。而在Alessandro Michele的帶領下,Gucci亦走出强調女性身材的性感風格,以花俏又帶點geeky的設計在奢華時尚圈打出一片天地,絲質襯衫、寬闊毛衣和印花長褲男女共穿,天橋上的雌雄界線其實撲索迷離。

(左至右)Mugler 1997年春夏高級訂製服系列、2011年秋冬成衣系列及2017年秋冬成衣系列。(網絡圖片、Getty Images)

由Sarah Burton設計的Alexander McQueen 2011年秋冬系列同樣擁有Bondage元素。(網上圖片)

Madonna的新舊Cone Bra對比,均由Jean Paul Gaultier設計。(網絡圖片)

捆綁與調教元素

從1990年代開始,時裝進入叛逆期,不同的次文化和小眾美學從四方八面流入時尚界,其中以BDSM(Bondage & Discipline; Sadism & Masochism)作為靈感的設計成為突起異軍風靡各大品牌和流行偶像。時尚老頑童Jean Paul Gaultier設計的Cone Bra是當中經典,將麥當娜那種霸氣女主人的氣勢完全釋放。其時當紅的Thierry Mugler亦以大量漆皮、皮製搭帶等物料融合連身裙和套裝的保守設計,同時加强修身、貼身的效果,營造欲拒還迎的性感暗示。時至今日,這些品牌固然保留著一定程度的kinky DNA,其他品牌如Alexander Mcqueen、高訂品牌Yiqing Yin等亦深受BDSM的影響,利用飄逸、輕盈的物料和剪裁配合硬朗、捆綁式的皮製或金屬配飾,帶點禁欲、控制的意味,加强整體造型的衝突感。甚至近年在各大品牌復興的choker短項鏈(choker的直接翻譯其實就是導致窒息的物品),也是啓發自窒息性愛的。

(左)Andreja Pejic登上西班牙版《Glamour》7月號。(右)Caitlyn Jenner登上2015年《Vanity Fair》7月號。(Glamour Spain、Vanity Fair)

二人一同參加《Vanity Fair》活動。(Getty Images)

跨性別雜誌封面

談及性慾以至性向,其實時裝界沒有太多避諱,反而品牌和媒體在跨性別(Transgender)議題上卻是長期視而不見,直至近年情況才算有所改善。曾經以「中性」男模身份(Andrej Pejic)多次穿上女裝走Jean Paul Gaultier天橋,Andreja Pejic早於2013年完成完整的變性手術,並登上西班牙版《Glamour》、葡萄牙版《GQ》等時尚雜誌的封面。本身是奧運選手、前名Bruce Jenner的Caitlyn Jenner以男兒身生活65年後在2015年毅然離婚變性,並於同年6月登上《Vanity Fair》的封面,驚艷整個時裝界和娛樂圈。儘管她們都在不同的訪問中承認大眾對跨性別者的了解和接受程度依舊不足(Andreja甚至指有不少主流媒體的問題都圍繞著她的人工陰道,是多沒禮貌啊),這些勇於展出來的之名跨性別模特兒還是能透過時裝、造型和照片,證明她們的美其實與所謂正常群眾無異。

-------------------------------

【Fashion Minorities】

説性小眾好像有點煞有介事,其實美學本就無分主流與否,時尚也不問攣直。只是今日的社會還是會對抱有不一樣性向、性別和性慾的人寄以歧視的眼光,我才希望透過時尚書寫我們的共通。如果有一天,LGBTQI真的平權了,我們不再說BDSM是變態,這個欄目大概也能從一物中移除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