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衫非中國人專利:看外國女星怎駕馭旗袍

撰文:張凱祺
出版:更新:

旗袍絕對是「蝦人着」的佼佼者,既講究玲瓏曲線,穿起來又要儀態萬千,這幾位熟悉的外國面孔,又是穿旗袍的衣架嗎?

(Figaro)
24小時香港中毒為標題的《Figaro》雜誌。(Figaro)

水原希子-《Figaro》雜誌

即使人氣有回落趨勢,在香港人眼中,水原希子仍是代表性的日本標記,今年更被香港旅發局委任為代言人,來港拍攝宣傳短片兼《Figaro》雜誌,更以名導王家衛電影角色為主題。提到經典女角,不得不演張曼玉《花樣年華》「蘇麗珍」的長衫造型,整套電影足足換上十多套旗袍。二創短片中,水原希子穿上最戲味逼人的海報造型:端莊、正派的白旗袍再襯搭西洋風的紅色大衣,另外更還原了《重慶森林》林青霞、《墮落天使》李嘉欣的裝扮。素來跳脱隨性的水原希子,縱然穿上彎曲線條的長衫,梳起整齊束髮,嘗試優雅嫵媚「上身」,styling的確跟足,但氣質還是仿不了,或許混血感太強,出來效果是另一種新潮的演繹。

(《情約一天》截圖)
(《情約一天》截圖)

Anne Hathaway-《情約一天》

旗袍不一定是禮服,不一定只出現在正式場合,電影《情約一天》中Anne Hathaway穿上旗袍參加舊朋友婚禮,低調的藍色絹面料旗袍,綴上零零落落的花卉圖案,擺脱傳統紅旗袍強調的節慶感,看起來整個色調甚為柔和。有説贅肉是穿旗袍的禁忌,而Anne Hathaway身型瘦削、骨架偏細,駕馭緊身的中式旗袍遊刃有餘。身高一米七,旗袍放在她的身上顯得短身和休閒,打破旗袍與莊重掛勾的傳統想像。自然沒紮髻的髮型,亦是加強隨意感的重要一環,完美示範中西合壁版本的旗袍裝。諸位將來出席派對,不妨考慮定旗袍為dress code?

(《澳大利亞》劇照)
Catherine Martin手稿。(網絡圖片)

Nicole Kidman-《澳大利亞》

電影以1939至1942年二戰前為背景設定,當時華洋雜處,中國裁縫蓬勃發展,旗袍的造型得以成立。電影中Nicola Kidman穿上紅色透視中空旗袍,印上淡黃色菊花紋樣,乃出自澳洲著名服裝設計師Catherine Martin的手筆,她更憑藉電影獲提名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獎項。如果説傳統旗袍是矜持的象徴,1930年代打後的開衩旗袍是大膽,Nicole Kidman身穿的透視、低胸變奏設計,本應是嫵媚性感的極致,可是套用在戲中堅強果敢的寡婦角色,這件旗袍絕不嬌柔,反而帶着女權的意味。

(《蜘蛛俠》截圖)
(《蜘蛛俠》劇照)

Kirsten Dunst-《蜘蛛俠》

英雄救美劇情幾乎是《蜘蛛俠》所有集數的定番,預料以內的打鬥、下墮、飛撲場景,但Kirsten Dunst以旗袍造型出場,卻令人眼前一亮。她一身暗紅色綴立體繡花旗袍,盤起紅髪飾以髮釵,細心看,耳垂還倒掛着一把中國銅扇耳環,徹頭徹尾的中國風,是電影服裝指導Tomczeszyn的功勞。而這套人造絲旗袍,是劇組從洛杉磯唐人街購入。至於決定起用此造型配合動作場景的原因,Tomczeszyn解釋:「角色從高空下墜時,旗袍兩側的高衩能盡顯Kirsten Dunst的修長美腿」,即為電影増添養眼位。

(《一休先生》截圖)

KOM_I-《一休先生》

水曜日Campanella一直以可愛、怪誕作定位,主唱成員KOM_I在每個音樂錄像的演出,帶給觀眾聽覺視覺同步的享受。椎名林檎御用導演兒玉裕一執導的MV《一休先生》裡,場景設定是九龍城寨,KOM_I則穿上滿佈鮮豔繡花的滿族傳統服飾(旗裝),束起孖髻,戴上搖曳多姿的紅流蘇繩結耳環,復古小鎮姑娘一角演得入型入格,以另類手法讓大家認識旗袍以外另一中國傳統服-旗裝。

就傳統而言,中國旗袍是女性服飾的代表,服上的圖繪、刺繡、工藝亦蘊含中國博大精深的文化,修身的設計輪廓,隱喻着舊社會賦予女性的品格,不外乎保守、矜持、優雅。時至今天,旗袍的演繹不再是這般單一,以上五位東洋西洋女星各有一套穿傳統服的方式,從她們身上的旗袍,筆者看見了新潮、從容、自強、性感、跳脱等個性。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