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戲服突顯劇情和時代:4套電影中的變奏傳統服飾

撰文:添子
出版:更新:

每當電影劇情被冠上時代背景,戲服的設計便須作出歷史和文化考究,這年代流行哪種剪裁?那階級不能戴哪種首飾?只是電影也是創作,在時代考據的基礎之上,還是有造型師創作的空間。如此一來,有時代感的電影便會成為傳統服飾變奏的銀幕舞台。

很有趣,衣服可以是個人風格的小故事(petit histoire),也是象徵時代的大敍事(grand narrative)。而電影中的服裝,除了要表達故事的時代背景,也要反映導演和造型師對歷史的主觀感受,同時又受拍攝時流行文化的影響——電影服飾算集合了不同時空的多重/層解讀(multi-representation)。因此,出現在電影中的傳統服裝一定不是最「傳統」,但一定是最有創意的傳統服裝。

(電影劇照)

惡女花魁:斑斕的和服文化

提到日本傳統服裝,不能不提和服,而日本女性中以最華麗的和服造型登場的,當然非花魁莫屬。時裝攝影師兼導演蜷川實花鍾情箇中文化,透過其2007年的電影作品《惡女花魁》,將傳統和服文化結合自己濃墨重彩的攝影風格,創作出一幕幕宛如油畫的場景。造型方面,花魁服裝尤以代表「一夜妻」的打褂(日本新娘穿上的外袍)和腰帶為重,蜷川特別將斑馬紋、祥雲等和服少見的花樣加進其中,並為每層服裝選用質感各異的布料,的確別具心思。當然,在華衣美服的重重包裹下,更能反襯花魁主角內心灰色的悲哀與孤寂——這同樣也是蜷川實花擅長的導演技巧,利用視覺反襯心理。

(電影劇照)
(電影截圖)

下女誘罪:殖民時代下的韓服

一直喜歡韓國導演朴贊郁的作品,除了劇情推進機關算盡,美術設計更是一絲不苟。《下女誘罪》(韓文名譯:《小姐》)將時代背景設定在日治時期的朝鮮,不僅服裝造型精緻,電影場景的裝潢設計亦同樣細膩,難怪電影勇奪韓國青龍電影獎最佳美術指導的提名。主角們的戲服風格揉合英、日、韓三國特色,充滿「fusion」色彩。男主角除了當時流行的三件式西裝之外,他一身羽織紋袴(日本傳統男裝)配圓禮帽也十分搶眼;女主角則多以日式浴衣和英式晚禮服現身,既能表現二位的高貴身份,也能透漏時代感。反之年輕下女主角的服飾卻是傳統庶民韓服,上裝窄袖短衣,下裝寬闊長裙,卑躬屈膝地暗示殖民主義的影響。戲中一幕拍她偷戴女主角的英式禮帽,更隱隱諷刺當時國人媚外之事。

(電影劇照)
(電影劇照)

血觀音:最毒的中國婦人心

從來都覺得服裝是女人的武器,看完《血觀音》更是強化了這種念頭。棠家三女棲身戒嚴之後的台灣,以「白手套」(政治中介人)身份周旋在勾心鬥角的權貴之中,從而獲得巨大利益,周身行頭自然必不可少。主角棠夫人的心七竅玲瓏,看似低眉順眼實質狠辣,服裝上的細節完美配合角色性格。沉實低調的顔色和保守的裙裝,帶着長衫馬褂立領、盤釦等隱晦細節;看似單調的淨色長裙也隱隱透出暗花流動,反映她的深藏不露。最精彩也最讓人不寒而慄的,是棠氏一家見客時穿的「家庭制服」——一抹深沉的藍色配上搶眼的釘珠刺繡,繡着那朵來自地獄的「彼岸花」曼珠沙華,而棠夫人臉上依然保持高貴溫婉的微笑,自是最毒婦人心的寫照。

(電影劇照)

青蛇:穿輕紗羅裙的南宋蛇妖

以白蛇傳作為靈感的《青蛇》改編自李碧華同名小説,戲服有著名美術指導張叔平和吳寶玲設計,清麗脫俗中帶一絲妖嬈,與白素貞和小青的氣質非常匹配。電影的時代背景設置於南宋,融入凡間的蛇妖穿上當時最流行的羅裙褙子(宋代女性常穿的對襟外服),造型師卻讓她們戴上類似頭罩(hijab)的輕紗頭巾,以一絲異國風情讓主角平添內斂妖氣,於電影推出當時而言,算是極具創意的造型設計。當兩位主角有武打戲份時,她們均換上配有水袖的裙裝,與法海鬥法之際長袖善舞,舉手投足均出塵。

更多翻新傳統文章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