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IS ART 光影藝術祭】David Hockney與時裝:誰在影響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David Hockney是一個很有趣的藝術家——以畫家來形容他確實不太準確。他形容自己鍾情於「製作圖像(making pictures)」,不拘媒介,不僅影響現代人看藝術的眼光,也慢慢破開生活與藝術之間的圍欄。Art與Wearable Art,能否斷定誰在影響誰呢?

藝術家David Hockney與其著名作品《American Collectors》。(視覺中國)

須知道David Hockney是20世紀最影響深遠的現代畫家之一,從60年代的「普普藝術(Pop Art)」運動中廣為人知,時至今日依然樂此不疲地創作。世人大多從他著名的《A Bigger Splash》或《Portrait of an Artist (pool with two figures)》知道他的名字,亦因為這兩幅作品而奠定他的大師地位;惟這位英國約克郡(Yorkshire)遠赴加州洛杉磯(Los Angeles, California)的藝術家,筆觸畫遍萬事萬物,靈感自然不會限於家中後院那個水花四濺的泳池。

《David Hockney帶你油泳池》(David Hockneyat The Royal Academy of Arts)講的這個藝術家,並不只會畫泳池呢。

(右)香港獨立品牌Matter Matters也曾經以David Hockney的名畫作為設計靈感;左圖為《A Bigger Splash》。(Tate Britain; Matter Matters)

(左)Thom Browne的2017年春夏系列亦與(右)David Hockney的《Peter Getting out of Nick's Pool》。(Vogue Runway; Tate Britain)

這套紀錄片的焦點並非David Hockney的1960年代中充滿陽光和水花的pop art時期,反而聚焦在他較為近代的作品。電影集中於他近年舉辦的兩個大型個人展覽(2012年的《A Bigger Picture》及2016年的《82 Portraits and One Still Life》),讓Mr. Hockney分別談論自己的地貌和人像作品。他笑言:「我逼迫別人看我看到的。」誰知道其他設計師透過他的眼睛和畫作看世界,也衍生出別樣意趣。

我逼迫別人看我看到的。
David Hockney

David Hockney於2012年舉辦的個人展覽《A Bigger Picture》中,焦點作品為這幅《Winter Timber》。(電影劇照)

JW Anderson 2017年秋冬季男裝系列。(Vogue Runway)

2017年秋冬季男裝時裝騷,JW Anderson以David Hockney的地貌畫作為其中一環靈感,設計了不同的數碼印花圖案,漸變的色調、明顯的筆觸、隱約的地貌成為點綴他男裝系列的神來之筆。Anderson解釋:「我希望營造一種熟悉的感覺……一種英國的縮影和母親的氛圍(British epitome and motherly vibe)。」

Burberry2014年春夏男裝系列。(Vogue Runway)

一直對David Hockney情有獨鍾的Christopher Bailey亦曾經以這位畫家作設計靈感,在2014年的Burberry春夏男裝系列上,以簡約的剪裁和亮眼的顏色貫穿設計,不僅萃取其畫作,更隱隱參考了Hockney年輕時的造型。可能Bailey同樣來自約克郡,他對這位藝術家的創作環境有更深入的認識和好感。

從David Hockney的地貌作品延伸至英式男裝其實並不令人意外,因為他筆下的約克郡正是遊子返鄉後的作品。一幅幅鄉郊、田野、森林、小道,看着以為是梵高的印象派油畫,卻沒有令人難以自拔沉鬱。除了用油彩作畫,David Hockney近年起用iPad取代畫布,電子線條在他手下更顯人性。而他眼中的英國風景,還是美好繽紛,且值得懷念的。

談及這些風景和地貌作品時,David Hockney留下一個頗有趣的評語:「作畫其實是修編(editing)畫面的步驟,在野外有太多視覺上的擾亂。」設計師借他畫作融入衣飾造型時,不也是另類的修編剪輯?

作畫其實是修編(editing)畫面的步驟。
David Hockney

於2016年舉辦的《82 Portraits and One Still Life》展覽。(網上圖片)

影響是雙向的,不僅他的作品能影響時裝,時裝也能影響他的作品。

從他的人像作品看來,David Hockney是懂時裝的人。在《82 Portraits and One Still Life》展覽中,每一幅作品(包括那幅水果)都是全身照(full length)。他在畫這系列時曾多次調整構圖,唯獨堅持被畫者必須從頭到腳都在畫框範圍以內。他說:「不論他們穿什麼,我都會把它畫出來。」相比以往像《My Parents》、《Portrait of an Artist (Pool with Two Figures)》、《American Collectors》等著名人像畫,這個系列中的主角感覺與現實生活更靠近,不僅因為他們的表情、神態更鮮明,更是因為他們身上的服飾細節,賦予這82個人躍現紙上的立體感。

尤其喜歡David Hockney為Rita Pynoos畫的肖像。(網上圖片)

訪問期間,他更打趣道:「如果在1960年代開始這個系列,大部分男士大概會穿傳統西裝吧。現在看來,男士們大多都不太注重造型,反而女士都會悉心打扮呢。」想來David Hockney亦喜歡觀察被畫者的服裝,因為這些細節能夠表達這些人的性格,也賦予每一幅畫作獨特的趣味。談到服裝如何影響畫作,David Hockney興奮地形容自己在畫Rita Pynoos那條華美的色丁裙子的過程:「那些皺褶必須一次過畫完,否則她稍稍一動,整條裙子又變了形狀,讓我不得不專注無比。」大概時裝在他眼中,也能為他增添作畫的挑戰性吧。

MOViE MOViE LIFE IS ART 光影藝術祭售票詳情:www.cinema.com.hk/tc/movie/special/13

不論他們穿什麼,我都會把它畫出來。
David Hockney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