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收購Versace 時裝大牌兼併風潮再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以18億港元去收購Versace,Michael Kors如此舉動的確叫世人百思不得其解。但作為一個做生意比設計衣服還要厲害的時裝設計師,今之天價併購,對於Michael Kors集團而言,卻是一個很值得冒險的投資‧‧‧‧‧‧

Versace CEO Akeroyd、Donatella Versace及Michael Kors CEO John D. Idol。

集團式管理
提高盈利與機動性

很老土地說一句,「一枝竹仔會易折彎 幾枝竹一扎斷折難」,對於一個時裝企業而言,就算一個品牌再吸引和再賺錢也好,終歸都是有限度,特別是與一個坐擁6、7個大品牌的時裝集團去比較的話,這種短板尤其明顯。Michael Kors作為一個精明生意人,當然老早明白這個道理,自家品牌盈利縱然再有聲有色,也到達了發展的極限,公司如要進一步擴充下去,收購其他品牌,擴大自己資本也是唯一的選擇。因此MK行政總裁John D. Idol與Michael本人上年毅然以接近10億收購Jimmy Choo,到今日收購Versace,也是勢所必然的策略。

當中的利益並不單單是「收購多一個賺錢品牌,集團就會多一筆盈利」如斯簡單,而是這種連鎖式收購,對Michael Kors這個品牌本身亦有正面影響。首先是有效推動網上營銷生意。無論閣下萬般不願意也好,Online Store長遠都是大勢所趨,但假如Michael Kors的網店只能夠售賣Michael Kors一個品牌的話,吸引力無疑不及Net-a-Porter或SSENSE等一次過就能購買到過百個品牌的網店(從實體的角度出發,專門店固然有其特色,但在網上世界的話,專門「網」店卻只會讓人感覺單一乏味)。

Michael Kors。

Michael Kors的產品很受歡迎,卻始終停留於中產階層層面上。

因此當一個品牌要在網絡戰場上保持優勢,收購多個品牌,打造綜合式網店就是一個絕佳辦法。世界第一奢侈品集團LVMH旗下的網店24 Sèvres,正是一個很值得參考的樣辦。網店內既有LVMH旗下大部份品牌的產品,也引入了集團以外的品牌於其中,如此將「專門網店與綜合品牌網店合一」,自家品牌更能夠透過不時的獨家產品(Exclusive item)和獨家限定折扣,來打造出其他網店所不能夠比擬的吸引力,這就是一個自家品牌開拓Online Store之優勢所在。當Michael Kors一個品牌不夠吸引力的話,現在只要將Jimmy Choo和Versace引入其中,就會帶來「1加1大於2」的效果。

再者收購多個品牌於集團之中,也有利人材方面的調遷和機動性,就以LVMH為例,當主理人Bernard Arnault希望將Virgil Abloh引進Louis Vuitton的麾下,卻又不想集團失去Kim Jones的時候,只要將Kim調去集團旗下的Dior就是了(原Dior Homme設計師Kris Van Assche則又調遷至Berluti),這種環環相扣的骨牌式效應,不但做到人盡其材,也確保了人材不會流失,絕對是唯多個品牌於一身的時裝集團才能夠擁有的優勢。

LVMH集團譜系。

改名換姓,未來收購Hermès不是夢?

而Michael Kors收購Versace,並將母公司Michael Kors Holdings改名為Capri Holdings Limited,背後也有着更深一層的戰略意義。好像今次這樣,一個美國品牌去收購一個歐洲奢華品牌的案例,其實從前甚為少見,但Michael Kors今次商業行動卻道出了他們想躋身豪門的決心。雖然美國長年不缺知名的服飾品牌,但絕大多數都並非頂尖名貴的奢侈品牌,頂多也是Michael Kors自身、Coach或Kate Spade等價錢位處二線的品牌而已,雖然它們的銷量十分好,但卻清一色倚賴中產市場,在高端的奢侈品市場始終欠缺一席之地。因此假若Michael Kors想打進奢侈品這個愈趨龐大的市場(單是中國消費者已為這個市場進帳不少)的話,單靠自己本身是不足夠的,必須要得到歐洲傳統大牌的扶持才可,始終奢侈品時裝的主舞台是歐洲,而Versace更加是他們的天作之合。

據Forbes資料顯示,2018年Michael Kors的淨利為約14億港元,而Versace才1.5億,雖然收入少上接近十倍有多,但值得留意的是,Versace有超過一半的收入,乃是來自高端奢侈產品(單是名貴鞋具及皮製品就佔了46%收入),證明Versace在高端時裝界的地位與影響力,Michael Kors所不能比肩的,如是者,一個需要錢,一個需要名譽和地位,MK與Versace的收購可謂一拍即合。

年輕時的Donatella Versace。

Michael Kors之所以如斯希望打入頂尖奢侈品市場,皆因這個市場的盈利能力實在超高,就以Dior為例,縱然MK目前的盈銷數值不錯,但比起真正的奢侈品牌,還是小巫見大巫。

至於改名為Capri Holdings Limited,目的除了要對外宣示集團的多元化,不再Single Brand Company之外,也有洗脫Michael Kors從前過於「中產」的意味,方便品牌提升尊貴形像,進一步高級時裝化。這種為擴充業務而改名換姓的例子,在時裝業界歷來不少,2013年為開拓運動服市場,François-Henri Pinault毅然將奢侈品王國PPR改名為今時今日的KERING,而Coach Inc早前亦改名為Tapestry, Inc.,以突顯集團除Coach之外,尚有Kate Spade New York和Stuart Weitzman這些被收購的品牌。

可見在不久的將來,相信這種轟動的大收購行動將會繼續發生,Capri Holdings Limited收購完Versace、Zegna併購了Thom Browne以及Puig成功兼併Dries Van Noten之後,想來定必會有進一步行動。而作為終極「大鱷」的LVMH,看到其他後起之秀收購得如斯樂而忘返,又怎不會趁機分一杯羹?須知道Bernard Arnault縱然已成功吞併了多個超級品牌,但他由此至終的心結,還是那個可望而不可得的Hermès。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