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革手作】是家也是工作室!大馬貨VAN浪人:要成為有故事的人

最後更新日期:

出社會後,黃進永和大部分人一樣,買了一輛可負擔的馬來西亞國產車Myvi。可不久後,他把車賣了,買了一輛老貨車,而那幾乎成了他的家,即使回到有着四堵牆的正規房子裏,他也把那取名「何留」的貨車當作家的空間來使用,在房子裏失眠,就跑到車上睡。對他而言,這是現階段自主選擇的一種生活方式,過程中不全然是美好,但至少是當下最想做的事。

他也把那取名「何留」的貨車當作家的空間來使用,在房子裏失眠,就跑到車上睡。(Instagram@alan_13life)

黃進永來自馬來西亞柔佛新山,上個月開着他的老貨車到了一趟吉隆坡,辦分享會也辦皮革工作坊。車子一停下,他便忙着整理內部空間,嘴上說着:「最近活動排得有點密,所以車裏有點亂。」這話聽來,感覺熟悉,讓人想到工作忙碌時,家裏隨地堆放的物品。

說起這個把貨車當家的28歲男生,很多人會用類似「勇敢」、「瘋狂」的形容詞,言語間表達羨慕和嚮往。但羨慕的點究竟是什麼?是因為你真的也想這麼做?還是因為這事看來很酷?事實上,這輛去年4月正式上路的車有許多需要忍耐的地方。他坦言:「它的時速只有70到80公里,天氣熱的時候像烤爐,最近因為比較忙,它成了單純的交通工具,但以代步來說,它的效率又不達標。我一直在做各種調整,盡可能讓它更舒適,為的就是避免自己討厭它。」

車裏有一張可睡兩個人的床,供水也供電,車頂上架有太陽能板,另有2個8公升水箱,還有自製的洗手盆,主要用作清洗廚房用具,基本上和國外盛行的露營車相似,比較不同的是這輛老貨車是真的老,車齡30年。「買下來用了14000馬幣,改裝大約3000馬幣,很多東西是自己動手做,雖然父親從事汽車噴漆,但他其實不是很理解我要做什麼,所以也很難幫上忙,大部分時候我只能孤軍作戰。」他說:「一開始不熟悉木工,但因為有興趣,就上網學,雖然進度慢,但最終也還是做到了。」

當然,它並非一開始就是現時所見的樣子,很多東西是在旅程開始後才逐一添加及改良,「第一次用這車出遊,我們一行4人,最後第二天另一人加入,一共5人一起完成了10天的旅程,去了瓜雪的海浪滔滔民宿、彭亨勞勿的『回顧.鄉民宿』還有文冬的瀑布,那次行程算是一次檢視,畢竟在真正上路前,我也不確定這輛車缺少了什麼、什麼地方能改進。」

車裏有一張可睡兩個人的床,供水也供電,車頂上架有太陽能板,另有2個8公升水箱,還有自製的洗手盆,主要用作清洗廚房用具,基本上和國外盛行的露營車相似,比較不同的是這輛老貨車是真的老,車齡30年。(Instagram@alan_13life)

以隨意花錢的自由換隨心而活的自由

嚴格來說,老貨車並不是黃進永的家,但外出的時候,那是他的一切。「我的人(軀體)就是我擁有的所有東西,我可以在外待很久,車上有炊具可以煮食,洗澡的話,若在森林或郊外,就跳進河裏;在城市,就去公廁。 」但他也不諱言,自己更愛投入大自然的懷抱,城市的氛圍不太適合這輛車,在車上過夜也有安全的隱憂。有的人聽聞他如此過日子,會下意識地認為他定是家境不錯,才能活得瀟灑,他笑說:「恰恰相反。我家境普通,而且是傳統家庭。」

和家人關係疏離,從前是他心裏的一根刺,但現時卻覺得這未必是一件壞事,「大家一直是各過各的,沒有太多牽絆,而且我一直都能照顧自己,不至於讓他們擔心。」想去哪裏沒人會攔着,他有自己的想法,也有很大的自由,「我是自由攝影工作者,沒有固定的工作時間,很多時候,只要有網絡,我就能工作。」家用偶爾會給,黃進永對物質的慾望很低,除了攝影工作和製作革物所需的工具和材料,基本上不怎麼花錢,他坦承:「其實也有落寞、無助的時候,甚至會哭。看到身邊朋友的生活,覺得其實自己也有能力那樣過。」

喜歡攝影便攝影,製作皮革便製作皮革!如此隨心,也是你心中享往的生活嗎?按圖看看他的手工皮革作品▼

+2

老貨車不會成為羈絆

「心累的時候,去吃麥當勞,或是看看自己的攝影作品,情緒就會平復。告訴自己必須走下去,而且我也很想走下去。」這樣的情況經歷了幾次後,孤獨對他而言,已經不是多大的挑戰,「可以反省反思,而我是真的喜歡這樣的生活,是我選擇了這麼做。身邊人想花錢就花錢,當然羨慕,但如果隨自己心意花錢是一種自由,那我想做什麼便做什麼,應該也是另一種自由吧。孤獨,或許是我獲得這些自由的代價。」

黃進永對自己很誠實,擁有一輛能把所有家當帶着走的車並不代表擁有了全世界,「老貨車它確實帶給我一些東西,但我也有付出。人不可能永遠都快樂。有挫折有孤獨,生活才能平衡。」買下老貨車,把它打造成能浪跡天涯的露營車,又曝光在眾多媒體之下,是不是意味着已沒有退路,無論如何都要支撐下去,即便有一天發現自己不再熱衷於這件事?他笑稱自己向來不願意做長遠計劃,「我想不到太遠的事,老貨車是我人生的一部分,但就算現在就結束,也無所謂。人都會選擇做對自己有利的事,都是在順勢而為。老貨車結束了,可能以後我會買巴士?或者買間老房子辦工作坊也不錯。」

他笑稱自己向來不願意做長遠計劃,「我想不到太遠的事,老貨車是我人生的一部分,但就算現在就結束,也無所謂。(Instagram@alan_13life)

沒理由停下,那就動身吧!

新山南方大學學院廣告設計系畢業後,黃進永曾短暫到雪州打拼,任職雜誌社,後也曾在家鄉的婚紗店從事攝影工作,「我4年前還『正常』時,也曾追求物質,以賺大錢為目標,而且很愛花錢。」最大的轉折發生在第一次單獨旅行後,說起這件事,他笑說還得感激當時臨時爽約的朋友,「我之前性格比較內向,那次硬着頭皮出發後,發現很多事情可以獨自完成,而且過程超級享受。」當時的他帶着3000馬幣,在泰國待了15天,那是長大之後第一次自己乘飛機出國。

泰國之旅回來後一個月,他再次出發,這一次一開始就打算獨自出遊,「愛攝影的人沒有旅伴其實比較能掌握時間,不用有『別人在等我』的負擔。」後來,他成了背包客,到過柬埔寨、越南、緬甸、斯里蘭卡等地,每一次都在當地待至少一個月,也曾以交換技能的方式踏足歐洲,他解釋:「就是相關單位出機票、住宿等費用,我過去幫忙拍照。」真正踏出舒適圈後,他發現世界非常大,就算語言不通,身邊的人也很願意伸出援手,他告訴自己不要事事抱有太大的戒心,在旅途中重新學習如何與人相處。

這輩子,有的人追求金錢,有的人追求成就,一個開着貨車、居無定所的年輕男子追求什麼?因為不想刻意打理,所以乾脆把頭髮留長的他說:「擁有很多故事,我想要成為那樣的人。即使旅程中要睡路邊,對我來說,也是很棒的體驗。我想讓人生過得很值得。」黃進永並不是一開始就長成浪人的模樣,至今也沒有看破所謂的俗世,有句話說:就算我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但至少我知道什麼我不想要,他為老貨車取名「何留」,有「為何走,為何留」的含義,他相信之所以動身,是因為沒有停下的理由;之所以停下,是因為有逗留的理由。曾經迷失,而今帶着同樣喜歡走走停停的女友,他說:「現在的我已經確定自己就是這樣,也喜歡自己是這樣。」

【本文獲「馬來西亞東方網」授權轉載,原文:【新鮮事】黃進永把老貨車當家行行攝攝做「浪人」】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