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fight】被Dover Street Market欽點人氣新牌 日本手工製造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不知怎地,服裝世界的設計同道,都很喜歡以英文字「Good」去命名自己的品牌,偏鋒時裝界有英國品牌Toogood、香港新晉改裝單位no good和主打優質靚料Tee的Good On等等,雖然未必是熱賣得街知巷聞的「賺大錢」品牌,卻一定是設計頗有理念、造工很具水準的單位,未必人盡皆知,卻一定為品味之士所欣賞,這正是一眾「Good字輩」品牌的特色。

Goodfight是目前時裝界一個高速堀起的新品牌。(Goodfight)

所以今次介紹的美國新品牌Goodfight,在香港根本就名不經傳,100個喜愛時裝的人之中,認識它的人也未必有3個(在美國也如是),但正正是這種卧虎藏龍的潛龍勿用,和手工上重質不重量的堅持,使到Goodfight自2017年出道的短短兩年間,經已得到頂尖時裝店Dover Street Market賞識,將它們旗下作品引進到DSM全球各間專門店售賣外,更邀請其合作,推出DSM獨家限定系列,如此榮耀,對於一個只創世了兩年的品牌而言,實在比中六合彩頭獎還要難得。

表面上是男裝品牌,但Goodfight的剪裁其實是走中性路線的,亦設有xs尺碼。(Goodfight)

品牌主理人Julia Chu, Calvin Nguyen, Christina Chou, Caleb Lin。(Freunde von Freunden)

不過別以為Goodfight來自美國洛衫磯,就認定它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美式街頭品牌,只因品牌背後團隊和創作理念,委實極之國際性又多元化。首先Goodfight的主理人共有4位,分別是Julia Chu、Calvin Nguyen、Christina Chou和Caleb Lin,不是「老外」,卻是地地道道的Vietnamese Americans,因此作品總是流行着東方的民間智慧和工藝神髓。

The Venus Bowler Shirt是品牌最人氣單品。(Goodfight)

就連Dover Street Market也邀請他們推出DSM獨家限定系列恤衫。(Goodfight)

就以他們最知名單品The Venus Bowler Shirt為例,乍看來闊落的剪裁不過是傳統美國街頭服飾,卻其實是向設計師4人故鄉越南致敬,只因這類開領式襯衫,在亞熱帶氣候的東南亞地區十分普遍,涼爽又透氣,特別是湄公河附近的水上市場上工作的小販就更是如此,他們總會穿上鮮豔亮麗的襯衣,以圖吸引遊客目光;而緞面物料和胸前的刺繡花卉,靈感則是來自日本橫須賀經典刺繡夾克,簡單一件衣服,經已是談論着關於三個國家的故事。

按圖了解更多

與Champion合作的聯乘單品,字樣明顯向《POPEYE》致敬。(Goodfight)

另外,和另一超新星美國品牌BODE一樣,Goodfight都明顯流露着或多或少的和風美學神髓,在某程度上的確是一種叫人興奮的「風水輪流轉」,想當年Goro's、STUDIO D'ARTISAN、A Bathing Ape以至visvim等不同派系的日牌,均總是在美國的歷史文化當中尋「優」探秘,以人家的東西為基礎靈感,從而開發出自家的設計,然而這種「西學東漸」的模式,逐漸變成「東學西漸」,透過日本人的努力,近年日系時裝成功以反攻的姿態入侵西方國度,久而久之,就連歐美設計師也變回日本服飾的支持者。

日本製毛衣。(Goodfight)

Campus Jacket的衣料也指定要用上輕質日本棉麻製造。

Goodfight正正芸芸之中的明顯例子,設計上不但充斥和風美學氛圍,部份產品(例如針織毛衣及Campus Jacket)更直接交由日本原廠生產製造(其他單品則以美國製造為主),就連Campus Jacket的衣料也指定要用上輕質日本棉麻製造,這個日本職人態度的精益求精,過去基本上難以從美國品牌身上看到,現在卻是愈來愈普及,絕對是一種有趣的現象。

而除了服飾之外,Goodfight亦致力開發一系列生活家品,如復古味濃的鉛筆、原子筆和打火機,更仿傚中村世紀生產《Subsequence》一樣,以限量方式推出自家刊物雜誌,將一個時裝品牌推向全面的Life Style化,這種方式,絕對是每個當代時裝品牌、時裝店,在經營事業上皆不可或缺的一環。

Goodfight自家雜誌。(Goodfight)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