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餅人、KAWS都有五臟六腑?玩具解剖師:我從不冒犯小朋友的玩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來自紐約的藝術家Jason Freeny,喜歡對卡通人物進行解剖,米奇、Mario、Hello Kitty……這些童年記憶中的可愛角色,經過他的「再創造」之後,好像全都被賦予了新的生命。

+4
+3
+2
人應該更積極正面地去面對自己身體裏的東西,這樣才能更好地了解自己、了解生命。
Jason Freeny

Jason Freeny原本是位工業設計師, 純粹因為喜好開始研究解剖學, 2007年失業後的他在家創作, 把解剖後的卡通人物雕塑放在網上賣, 結果每每推出就被搶購一空。 Jason與知名藝術家Kaws的合作款, 更是只能在藝術拍賣市場上購得,實在人氣旺。今年7月, Jason首次亞洲個展在台北舉行。

Jason在紐約的工作室(一条授權使用)

自述:Jason Freeny|編輯:白汶平(一条)

不合乎常理的東西才會給人驚喜

我叫Jason Freeny,來自紐約,我做解剖創作已經12年了,至少有100位角色被我解剖,我也會根據它們不同的姿勢、大小、表情去做創作。通常我選擇的都是我或我兒子喜歡的角色,大部分的卡通人物都是動物,我覺得很有趣,因為這些動物的比例大都不合常理。

我不太喜歡解剖人類角色,除非這個「人」身材很特別,像Mario是個中年大叔,可是他的身體卻是個小男孩,比例非常奇怪,所以我最後做出來的成品,就像在小孩的骨架裏,塞進一個大叔的靈魂。

▼▼按下圖放大Mario大叔的解剖過程▼▼

+4
+3
+2

由被學生要求「解剖比卡超」開始 藝術教授以畫功「復活」古生物

兒子的解剖書是我的靈感來源

我完全沒有醫學背景,大學學的是工業設計,畢業後我先後在MTV、ESPN、Hollywood做過舞台和界面設計等,兒子出生後我又到一間玩具設計工作室裏工作。有段時間大環境不好,我失業半年,積蓄都花光了,但也是那時候,我開始研究解剖。

我兒子對解剖很有興趣,我是從他看的書裏,對人體構造有了更深一層認識,一開始我用插畫,嘗試解剖一些角色,但我真正開始第一個創作的是氣球狗。

氣球狗外表看起來很輕,我感覺牠會飛,對我來說那是個沒有拘束的象徵,所以我把氣球狗當作真正的寵物,去想像牠動起來的話,肢體會如何變化?骨骼會如何排列?牠像火腿腸的身軀裡,會有怎樣的構造?我想賦予牠生命力。從插畫到3D透視圖,最後把氣球狗解剖,牠到現在還是我最喜歡的作品之一,隨後出現的角色有小熊軟糖、薑餅人等等。

▼▼按圖放大看看氣球狗以至熊仔軟糖是怎樣「被解剖」的▼▼

+4
+3
+2

我父親是個雕塑家,我的手藝是跟他學的。

製作解剖雕塑時,我會去商店買來這些角色的玩偶,先把它們加固,再把它們內部挖空,用黏土去捏塑和雕刻骨頭架構和內臟。

(一条授權使用)

我用了兩種黏土一層一層去做,環氧黏土很像口香糖觸感,但不需要燒製,大概5到7小時就會自然幹掉硬化,可以做比較大型的架構,比較細部的內部器官構造我用軟陶捏塑,這需要稍微烘烤再等它冷卻。

(一条授權使用)

每個內部構造都是手工製作,完成一件作品大概需要一到兩個月,所以我會同時做3到5件。

我喜歡我的作品可以像拼圖一樣被拆開,但這樣一來做法會更複雜,因為每個構造在製作過程中,會因為燒製的條件不同而發生變化,所以你不得不花更多的時間去實驗。

像氣球狗就有數十個零件,不過現在拆裝它對我來說有難度了,我會忘記拆開後怎麼裝回去哈哈,但這確實很有趣,可以拆解的還有小熊軟糖、小黃鴨、幾個DC的角色:蝙蝠俠、閃電俠等。

(一条授權使用)

我剛失業時經濟條件非常差,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去嘗試創作,並且把作品放上網賣,結果賣出的價格比我預期的高好幾倍,很快地賺的錢比我之前拿的人工還要高。

當時我最貴的作品是大型LEGO系列,賣到美金17000元(人民幣12萬)還有另外一個Cube,是美金10000元(人民幣6萬),另外也有其他作品透過合作的畫廊,在藝術市場上拍賣。

(一条授權使用)

(一条授權使用)

其實我剛創作的時候很擔心解剖卡通人物會有版權問題,我就很不希望在網路上被傳播得太廣太快。不過依照美國的法律來講,我並不是仿造或是自己生產這些角色,而是針對現成角色的內部去創作,加上都是我親手製作的,所以還是歸類為藝術,對於版權上沒太大侵害。

當然,如果要量產這些模型就需要拿到授權。

(一条授權使用)

幾年前有一間公司,我不能透露是哪間,他們發了很多嚇人的郵件給我,說要提告、要賠償,讓我立刻停止解剖他們授權的角色,我還差點被起訴,但前陣子這間公司回來找我,說想要跟我合作,為他們授權的角色生產玩具,很有趣。

尊重每一個卡通角色

有人說解剖這些玩具,是在摧毀童年,我並不同意這種說法,我在解剖角色的時候,是針對角色的外觀去想像內部構造,基本上我希望這些卡通人物被解剖後,它的內在也有卡通成分,不要太寫實,盡量簡化。

我在設計LEGO的解剖造型時,曾經很猶豫要不要為它加上......呃,男性生殖器,我真的猶豫很久,最後我決定不加,這畢竟是玩具,給小朋友的玩具,我想孩子們不會想特別去研究這部分,而這也是我對這個角色的尊重,我從不去冒犯我解剖的角色。

我從不去冒犯我解剖的角色。(一条授權使用)

我每次做完一個作品,就會拿給我兒子看,有一次我帶兒子去看兒科,我也帶了我的解剖玩具去,我在醫生面前把解剖的玩具拿給兒子看,他不但沒有害怕,反而很感興趣。醫生說,這很正常,因為我們對骨頭、內臟的恐懼都是後天學習來的,小朋友本身不知道為什麼要害怕,我很認同醫生說的,我們為什麼需要去害怕自己身體裏的東西呢?

(一条授權使用)

我喜歡旅遊也喜歡接觸新的事物,像日本很多角色可以把成人和可愛結合在一起,我也解剖過中國的青銅獅,不同的地點和文化都會為我帶來源源不絕的靈感。

當然這世界有非常多角色,我還有很多解剖的空間,不過現在我更專注於開發自己的原創角色。

我沒想過成為一個藝術家,我覺得我就是在做我喜歡的事,也期待未來可以和更多人分享,讓他們接受我觀點。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歡迎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yitiaotv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