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ke VaporMax 2020】環保、再生物料作主題 打造頂尖古着再造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無論是從時裝潮流,或是運動科技的角度而言,Nike毫無疑問一直位處世界頂尖之列,但有些高階的服裝理念和工藝,例如古着再造VIntage Remade,世人卻很少將之與運動龍頭品牌掛鈎,到底是Nike當真不擅長這一套,還是大家有所不知?

Nike VaporMax 2020 $1,599港幣。(nike)

Maison Martin Margiela多年之前將多重舊手套結合成大褸。(Martin Margiela)

Maison Martin Margiela以汽水樽蓋製成西裝背心。(Martin Margiela)

時裝人對Vintage Remake的偏愛理解

提及將舊物再造的時裝代表,高級時裝愛好者總會立時想起Maison Martin Margiela,多年前曾將多組舊汽水樽蓋製成西裝背心,或將手套結合成大褸,成功繼川久保玲之後為時裝世界確立Deconstructivism基調。而日系時裝世界方面,基於日本人向來就有欣賞舊物事痕跡與變化的超凡洞察力,因此提倡古着再造理念的品牌,更堪稱車載船裝,Readymade、Rebuild by Needles、MIYAGIHIDETAKA、OLD PARK、Proposition和Children Of the Discordance等等,均是近年知名的代表。

那麼問題來了,其實作為運動界龍頭品牌的Nike,就全球影響力、知名度而言,莫講MIYAGIHIDETAKA或Proposition,事實上連偉大如Martin Margiela也依然相距甚遠,但何解提到Vintage Remake或者Sustainability這些概念時候,時裝人第一時間都很少聯想到大剔呢?

某日本品牌對於古着再造概念的示範圖。(spoon-tamago)

只因受日系文化風行世界的影響,現在時裝人每每提到古物再造,都總先入為主地以為與舊化美學掛鈎,認為產品既然以舊物再造,組合、改造時,理應帶有一種古樸陳舊的意味,而且每件古布組件哪怕被拆解之後,依然會保留一定明顯面積,例如Martin Margiela的手套大褸或者Rebuild by Needles招牌拼湊恤衫等等,均乃是由一個「明顯的舊Object」所演變出來的。

將所有回收的運動鞋及服飾加以分割磨碎,壓縮成多達26多種稱之為Nike Grind的原材料。(nike)

Nike環保企劃 看不見的古着再造

然而想告訴大家的是,如果當真要論Sustainability(可持續性)的話,Nike其實才是最有心有力的品牌,只不過他們的Vintage Remade,通常都是由「不明顯的舊Object」所演化出來而已。

早在1993年,Nike在球鞋工程師Steve Potter的提倡下,開闢出一個名曰「Reuse-A-Shoe」的企劃,將所有回收的運動鞋及服飾加以分割磨碎,壓縮成多達26多種稱之為Nike Grind的原材料,用以鋪設網球、籃球場和田徑場的PU跑道地面,以達至循環再造的環保理念。

把Nike Grind物料鋪設在網球、籃球場或者田徑場的PU跑道地面。(nike)

Considered Design球鞋是十多年前Nike以再生物料造鞋的先鋒之作。(nike)

隨住後來研究愈來愈深,Nike Grind物料亦終於回歸本源地用來製鞋,製作人造皮革、氣墊、泡沬中底和紗線等模樣。2005年開始拓荒者名為「Considered Design」球鞋系列,物料不但是循環再造物料,縫製過程也避免使用水溶性粘著劑(因為膠水本身是化學物料,對環境有害),而改用繩織方式處理,不過當時仍然受Nike Grind技術所限,每對「Considered Design」球鞋平均只有行走200公里的壽命。

2012年Flyknit技術誕生為再生物料造鞋技術寫下重要里程碑。(Sneaker News)

不過來到2012年倫敦奧運會前夕,Nike以再生材料製鞋的技術,終於達到里程碑的一頁,事關當時震驚全球的Flyknit技術,不但將鞋子與襪子合一,開發出史無前例的舒服觸感;更重要是鞋面上標誌性Flyknit紗線,當中的物料構成有一定程度乃是以再生物料構造。

而為致力改變世界氣候問題,Nike於2019年更簽署《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和《時尚業氣候行動憲章》,目標是希望在2030年減少30%溫室氣體總排放量,到2050年更達到零碳排,所以更多創新的再生物料,將會陸續有來。(nike)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nike)

Nike最新最環保最頂尖的古着再造: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由此可見,較之其他品牌明目張膽地進行Vintage Remake,Nike所行之道,則是以抽絲剝繭的形式進行。將一整舊鞋粉碎,化成絲狀粉狀,再一點一滴地重新建構成一對全新球鞋,這才是最徹底的解主義和古着再造。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概念圖。(nike)

例如剛剛面世的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就是Nike在環保和舊物再造方面的最新結晶,它可是Nike史上用上最多再生物料,並仍然維持極高性能的跑鞋,基本上每個部件,都欣賞到設計團隊匠心獨運之處。

2017初版Air VaporMax Air氣墊分呈前後兩部份。(nike)

Air VaporMax 2020的Air氣墊則是一體式。(nike)

首先Air VaporMax 2020可是首款全掌式Air氣墊跑鞋,從前的Air VaporMax大底都是分開前後兩部份的,新牌2020的Air氣墊則是一體式由腳跟到腳趾逐漸變窄,也告別過往Waffle格花紋設定,從而代之使用幾何花紋,以促進力量從腳跟到腳趾的移動舒暢順滑,同時增強鞋底的多向摩擦力。

更特別是今次Air VaporMax 2020的Air氣墊,其運用到的Nike Grind再生物料也是史上最多。自 2008 年以來,所有Air氣墊的再生材料使用比例,最多都不過佔50%,但2020卻提升至最少75%再生材料製造。

Flyknit鞋面,其紗線成份採用約按重量計至少67%的後工業再生材料製造。(nike)

鞋面Flyknit織物方面,其紗線成份採用約按重量計至少67%的後工業再生材料,包括回收塑膠瓶做製造,人家Maison Martin Margiela用舊汽水樽蓋造衫,Nike則有塑膠瓶造鞋,更刻以於針織鞋面上,加入特殊配色花紋和左右腳不對稱配色設計,流露出隨性時裝味。

鞋跟夾和鞋頭的TPU材料中,也有按重量計約50%是來自於再生的TPU材料,並結合獨特的漩渦紋效果。(nike)

(nike)

尚有其他顏色可供選擇。(nike)

除了各式各樣再生材料外,User-friendly也是全新VaporMax 2020一再重視的地方,據Nike人員透露,在搜集各方殘奧選手及其他運動員的意見後,Nike設計團隊理解到能夠快捷及容易穿上、脫下的簡易性能,是今次VaporMax 2020另一至關重要地方。用家可以透過抽拉鞋舌上的纜繩來調整鞋子的鬆緊貼合度,以達至快速穿脫的機能性,可見一雙鞋子,卻竟然可以匯集如斯多種精密機能在其中,實在不得不佩服Nike的高瞻遠矚。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