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reme聯乘Yohji開賣 究竟山本耀司是精神分裂還是口不對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說實話,論設計,今次Supreme × Yohji Yamamoto不過是Supreme一如既往的東西,如果閣下是Supreme Fans的話,這個系列也實在無可挑剔,然而,若是山本耀司多年支持者的話,看見他今日的所作所為,實在令人心痛。

皮褸是今次聯乘重點作品。(Supreme)

留意當中所「令人心痛」的,並非指這批Supreme聯乘Yohji Yamamoto服飾之本身,而是山本耀司的講一套,做一套的為人,昔日的黑色大師,日本Big Three,現在卻變成廢老一樣:一味批評別人,然後以雙重標準,做回同一樣的事,龍門任他擺。

簡單兩個品牌Logo交搭在一起,就貫徹了全個合作系列,或許街頭時裝一直是如此,但山本耀司不是一再聲稱自己討厭無內涵的衣服嗎?(Supreme)

+17
+17
+17

眾所周知,山本耀司過去的確是前衞時裝、創意和藝術的捍衛者,主業時裝設計外,在空手道(黑帶)、音樂(曾推出多張搖滾專輯)、繪畫、象棋以至衝浪等等領域,無一不精,可謂多才多藝。而大師亦向來以敢作敢為見稱,80年代初就不理西方傳統時裝媒體的不解和抨擊,我行我素地與川久保玲,一起以顚三倒四的黑色時裝震撼世界。

山本耀司一再為時裝藝術抱不平,接受各大時裝傳媒採訪,甚至自己推出著作,去責罵當前的時裝文化。(System)

近年,他更多次為時裝藝術抱不平,高調地接受各大時裝傳媒採訪,甚至自己推出著作,責罵當前的時裝工業和青年文化,無論是對《Surface》、《i-D》、《SYSTEM》、《The Talks》、《Nowness》的談訪,還是自身傳記作品《My Dear Bomb》或《All About Yohji Yamamoto》,他不時以「垃圾」來形容當前的Fast Fashion現象。

金句,但今日自己又在做甚麼?(AZ)

例如2011年與《The Talks》的對談,強調自己生活的城市——東京,已被Fast Fashion概念支配,一切變得「Faster, faster, cheaper, cheaper」,採訪中那句「PEOPLE HAVE STARTED WASTING FASHION」,往後更成為山本耀司的格言。到2015年接受《i-D》專訪,Tess Lochanski問他老人家,近代的時裝文化是否改變了許多,他就二話不說痛斥Fast Fashion摧毀了一切,揚言在消費主義充斥的世代下,人們每每透過連鎖店和網購,不經大腦購買過多衣服,然後沒穿過便掉進了垃圾桶,最終污染地球。

山本耀司與最敬愛的母親,象徵日本戰後辛勤的一代。(Yohji Yamamoto Fans Page)

甚至在《All About Yohji Yamamoto》一書中,以「Bitch」去形容部份現今日本社會年輕女生,批評年輕人只愛不勞而獲地買名牌,每每依靠父母的金錢甚至出賣身體,去追隨潮流,追隨千篇一律的炒作東西,每個人都變成了複製人,急不及待想要穿得和其他人一樣,卻以為自己很特別很有個性,實質完全缺乏風格和靈魂,叫人感到憤怒又可悲云云!

其實近年山本耀司的好些設計,本就出現了力不從心,無以為繼之像。(NEW ERA)

好了!聽了這麼多山本耀司振振有詞的批判,原本以大師他數十年的江湖地位,當然有足夠資格批評現代時裝文化的各種不是,何況平心而論,現在的時裝工業,無論是過度快速消費文化,還是年輕人崇尚名牌的心態,也大有值得改善之處。然而問題來了,看着Yohji Yamamoto近年設計一成不變的Y-3、只靠大Logo作招徠的New Era帽子、到今天新鮮滾熱辣的Supreme聯乘Yohji Yamamoto,再回憶起他過去發表過的各種偉論,便會發現大師的自相矛盾。

不要以為清一色黑色就很Yohji了吧?(Supreme)

Peter Saville「Game Over」印花作品,其實早在1991年就經已出現在Yohji Yamamoto自家系列之中。(Supreme)

+10
+10
+10

今次Supreme與Yohji Yamamoto聯乘系列涵蓋各種產品,但無論是焦點作的皮褸、羽絨褸,抑或是入門級別的衞衣、Tee和冷帽也好,作為Yohji Yamamoto長期支持者的你,又可否能夠從這個Collaboration之中,感受到山本耀司丁點的反叛精神和創意?簽名式的實驗性不對稱剪裁和詩意無限的禪味又在哪裡?這系列和Supreme其他與The North Face、Nike、Barbour和Stone Island等品牌的聯乘合作,又有何明顯分別?並不見得系列簡單地印上了Peter Saville、Sancheeto的平面作品,這個Supreme × Yohji Yamamoto便當真具創見和深度起來,何況Peter Saville這些「Game Over」和「This Was Tomorrow」印花作品,其實早在1991年就經已出現在Yohji Yamamoto自家系列之中,今次不過是「食老土」而已。

Yohji Yamamoto近年一大問題,就是患了老人病,一再盲目地認為甚麼都是新不如舊。(Racked SF)

反而耀司的老戰友川久保玲,卻每每能夠做到接受新事物,破舊立新,使到COMME des GARÇONS近年的聲勢業績,明顯比Yohji Yamamoto更強。(Improvised Life)

誠如文章開首一再強調,今次Supreme聯乘Yohji Yamamoto叫人斟酌的,並非服飾設計和James Jebbia本身,而是山本耀司的言行不一,明知道Supreme的經營模式就是這樣,每星期瘋狂推出一批又一批換湯不換藥的圖案衣服,再引來一大伙投機取利者的排隊,透過Supreme店內員工中飽私囊,走後門配合(或者以駭客程式網店搶貨),然後將產品轉售到世界各地水貨店,以高出原價幾倍的價錢出售,而小潮童則透過父母給予的金錢,購買這些一式一樣的衣服去追潮流,相隔3個月後,已將這聯乘系列忘記得一乾二淨……這些欠缺內涵的速銷模式,Logo至上的虛榮消費心理,山本耀司一直知道,也一直在痛斥,何解今日卻自打嘴巴地做一些自己看不起的事?是精神分裂還是口不對心?認真耐人尋味。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