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urden︰愛上時裝的女仔

撰文:劉平
出版:更新:
Jourden 2017年秋冬系列。(Jourden)

編按:Jourden於上周接管Colette櫥窗一星期,以自動販賣機設計寓意時裝界未來的銷售模式,並以品牌2017年秋冬季系列作藍本,為Colette特別設計多款限量版。回想當初Jourden在國際時裝界漸露頭角,除了因為Liger的賞識,更因為伯樂Colette帶這匹千里馬走出香港。現趁2018春夏季巴黎時裝周前夕,回顧Jourden這品牌的歷程。

(下圖為Jourden的2017年秋冬系列,以及為Colette設計的櫥窗)

Jourden由Anais Mak(右)及Benny Woo共同創立。(龔慧攝)

這天置身Jourden位於荔枝角的辦公室,翻看着Anais從巴黎帶回來的部份作品,說是部份,卻已教人苦苦按捺住狂買的慾望,畢竟今天前來的目的並非買衫。剛從巴黎回來不久的Anais和拍檔Benny,回港後旋即投身另一波時裝cycle之中,難得坐下來聊天,Anais的語氣卻是有條不紊、好整以暇,喜歡她這種獨有的節奏,彷彿跟一整個忙亂的香港說「不」,更喜歡她說的「女仔」——這不是帶着台灣文青色彩的「女生」、也不是兒化的「女孩」,這是香港人才會說的「女仔」,女仔、女仔,感覺相當親切。「時下的女仔有很多不同面向,她們在社會上的角色愈來愈多,那麼她們想追求的,會是些什麼呢?每一季開始我都會問自己問題,不自覺我就想起Jourden,那是我小時候的英文名,也是我當年不懂得擁抱的特質,Jourden就像起點一樣,讓我從此去尋求問題的答案。」

埋首設計的Anais一臉認真,因為對她來說,fashion就是她的全部。(龔慧攝)

很喜歡Anais口中的「女仔」,那就似「細路仔」一樣,一個「仔」字令人聯想到永遠長不大、永遠年輕的Peter Pan。聽她和Benny繪影繪聲講述AW16的presentation,他們以四種不同顏色的膠帶在地上標示出四條不同的軌跡,模特兒出場時各自按着不同的軌跡行走卻互不相撞,一個接着一個,看似無序、實質秩序井然,彷彿宇宙的生成一樣,令人着迷。

「資源從來都是有限的,但去到什麼程度才令你覺得絕望呢?Model本身不是mannequin,是我們從street casting找回來的,全都有血有肉。我們的identity是小品牌,無法像大house一樣每季花費幾百萬元去做,但這些限制正好迫使我們去思考其他方法,出來的效果反而令人驚喜,當中的energy是挺有趣的。」Anais又舉例,Jourden SS17的presentation就是在羅浮宮附近一間中學舉行,她和Benny在場中央以各式各樣的椅子搭成一座「椅山」,模特兒圍着這座「山」巡行,帶動觀眾不斷思索時裝的意義。

每次做presentation,Anais和Benny都會搞搞新意思,像品牌AW16的presentation就在地上以四條不同的路軌指示模特兒的走路方向,非常有趣。(圖片由Jourden提供)
Jourden AW16系列。(圖片由Jourden提供)
SS17系列presentation移師羅浮宮附近的中學舉行,別開生面。(圖片由Jourden提供)

衣着的原始力量︰每天reinvent自己一次

回想當初向中學借用場地做presentation,Anais坦言沒什麼難度,因為巴黎人早就習慣了「時裝周」這個cycle,時裝對他們來說,彷彿血液中的養份一樣滋長着他們的生活。對Anais來說,又何嘗不是?小時候的她跟一般香港女仔一樣,喜歡看時裝雜誌、追潮流品牌,Anais對時裝的熱愛,驅使她中學畢業後遠赴巴黎留學,2012年從Studio Berçot時裝學院畢業,二話不說就投身時裝設計事業,沒有半點猶豫或遲疑,因為從一開始,她就視時裝為她的全部。

「Fashion是我的全部,小時候的我很害羞、不喜歡說話,穿衣是自我發掘或自我表達的方法,直至現在變成了我的工作,關係不同了,但感覺依舊。」多得香港一街都是商舖的成長環境,早慧的Anais不難發現時裝早已滲透不同階層,以至跟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穿衣不再只為保暖、蔽體,Anais還從中發現了時裝的另一種原始力量,她說︰「穿着能夠改變一個人,當中的transformation power是很原始的,以致我們每天起床穿衣,每天都可以reinvent自己一次。」

2015年,Anais晉身「LVMH年輕時裝設計師大獎」前26強。(圖片由Jourden提供)

那個曾經被嫌棄的名字

一邊聽Anais娓娓道來Jourden的故事、一邊想起她說過小時候不喜歡說話,心中不禁驚嘆於時裝設計在她身上施予的改變與轉化,而這個過程,其實也是今天Jourden的故事藍本。「Jourden是小時候爸爸為我改的middle name,我覺得這個名太男仔,我不喜歡這些太男仔的特質,所以很快就擱着不用。當我開始籌備品牌的時候,Jourden卻突然出現在我的腦海裡,那一刻覺得這個名字的特質很切合時下女仔的中性個性,我希望大家想起這個名字的時候,不是想起我,而是想起一班女仔,這班女仔性格、夢想個個不同,但我們卻可以在她們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

於是還未畢業,Anais就帶着Jourden回港,趁住暑假四出尋找理想物料,又慶幸遇到幾位工藝到家的老師傅,將鱷魚皮、魔鬼魚皮、蛇皮等等轉化成一件件可以穿上身的衣服,甚至得到select shop Liger賞識,就這樣誤打誤撞開始了Jourden第一個系列。對Anais來說,跟理想中的時裝工業似乎又走近了一步。「我很喜歡時裝這個工業,讀書時又心急,很想知道在學校學到的,跟現實如何接軌呢?因為我覺得fashion是不斷跟不同的對象對話,是一個雙向的過程,不是說設計師做好了衫就是,fashion是完成之後還要穿在身上,關乎你如何為衣服賦予生命。」

Jourden曾於2015年跟法國時尚概念店Colette合作推出服飾產品及換衫手機遊戲app,相當受玩家歡迎。(圖片由Jourden提供)

自己聲音自己保護

能夠獲得Liger的青睞,很多人都好奇是否因為Anais「準巴黎時裝學院畢業生」的頭銜,Anais承認或多或少有點優勢,但所謂的「優勢」說穿了,很多時不過是如人飲水。「你問我,我不認為我所接受的教育真的將我裝備得很好,它只教了我我擅長的東西,對於如何營運一個品牌、一盤生意,我真的一竅不通,這種教育是有問題的,因為它沒有教導你如何應對自己不擅長的領域。」Anais指出,倫敦的教育制度更為健全、配合時裝業界完備的支援,不少畢業生畢業後都能順利開展個人品牌發展,而紐約的教育制度則為學生裝備了穩健的營商知識及基礎,相較之下,巴黎學生可能得到更多發揮創意的機會,但如何將知識變成可持續發展的生意或事業,這方面還是較倫敦和紐約遜色。

但退一步去想,回到Anais最初的說法,形形式式的限制卻是催生創意與解決辦法的前提。「Jourden面世了五年,慶幸第一步就想到要做什麼產品,之後再配合定位、價錢、生產等等,雖然每一步都是迫出來的,至少每一步都走得很清晰。做妥發行之後,我們現在會放更多資源和心力在建立品牌形象和市場策劃兩方面。」品牌踏入五周年,說新不新、說舊也不舊,在一襲襲華麗的衣裙設計之間,Anais更明白Jourden作為獨立品牌,她的聲音要更強。「我覺得最需要保護的是自己聲音,不是因為資源限制,而是作為獨立品牌,強而獨立的聲音是必需的。」

Jourden早前在東京宮舉行AW17 presentation,Anais和Benny善用現場環境,以minimal白簾為主要裝飾,凸出女仔的性格與色彩。(圖片由Jourden提供)
Presentation過後,Anais只帶回部份AW17作品。(龔慧攝)
Anais喜歡刺繡,AW17其中一件作品便以不同比例大小、卻是相同式樣的刺繡來凸出刺繡圖案。(龔慧攝)
Anais喜歡探索新物料及材質,例如這件smocking綠色外套,表面用了普通風褸布,做了double facing,裡面加上metallic布料,帶有幻彩效果,充滿未來感。(龔慧攝)

Fashion︰一種純粹的熱情、嘗試與好奇

眼前的Anais看樣子是柔弱女仔,偏偏她想保護的東西可多着了。「所有喜歡打扮的人都令我感動,例如追逐潮流的fashionista、喜歡穿靚衫的得體闊太,甚至是『師奶』都會為了扮靚而穿上bling bling閃粉鞋。每一個喜歡打扮自己、或希望別人看自己為美的初哀,我都覺得很感動,因為他們正在展示『我值得過更好的生活』或『我值得被人appreciate』的訊息。所以我不覺得Jourden要灌溉大家什麼,相反,我只想純粹地保護香港人這種對打扮、對fashion的熱情、嘗試和好奇。」

近日,Jourden便與法國鞋履品牌Carel在Liger展出聯乘系列,捧場客眾。回想五年來走過的路,Anais始終相信衣着的原始力量能帶來改變與進步,正如Jourden今年便得到法國高級時裝公會邀請、讓他們在東京宮舉辦品牌AW17 presentation,令Anais和Benny都興奮不已。「第一次能夠在這麼正式的場地做presentation,對我們來說是一種肯定。東京宮是很好的地方,我們善用原有環境,四周圍起白簾,將Jourden突顯出來,畢竟女仔才是這次presentation的主角與靈魂。」Anais說「女仔」,始終令人倍覺親切。

Jourden最近跟法國鞋履品牌Carel合作,在Liger展出聯乘系列。(圖片由Jourden提供)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