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錦麗成換「登」首選 美國首位女副總統4年有何功績?

撰文:藺思含
出版:更新:

6月27日美國總統候選人的首場電視辯論中,拜登的糟糕表現引發了要求這位現任總統退出大選的廣泛呼聲。作為副總統的賀錦麗在辯論後發聲、堅持支持拜登競選,但考慮到她的民調和知名度,賀錦麗成為民主黨內最有力的潛在候選人。而她在副總統任內的實績也引起矚目和討論。假如拜登最終決定退選,這位曾經的黨內新星、美國歷史上的首位女性及首位非裔副總統能夠擔起重任,挽救民主黨的頹勢嗎?

儘管事隔已久,賀錦麗(Kamala Harris)過去4年的工作表現似乎都籠罩在她2021年一次失敗的採訪的陰影下。當時,美墨邊境湧入的非法移民數量激增,上任僅數月的賀錦麗接受美國全國廣播公司新聞頻道(NBC News)採訪時,多次被追問為什麼負責處理邊境偷渡問題的她遲遲未有到訪當地,她表示:「在某個時候,你知道,我們會去邊境,我們去過邊境。因此,關於邊境的這整件事......我們去過邊境。」

這段令人摸不清頭腦、混淆是非的回答,隨即遭到新聞主播萊斯特霍爾特(Lester Holt)的反駁,但也令公眾乃至華盛頓的許多官員、民主黨策略家對賀錦麗的個人能力開始產生懷疑,並留下了一段難以抹去的「黑歷史」。

2023年2月7日,美國總統拜登正在國會發表國情咨文。美國副總統賀錦麗(後排左)和眾議院議長麥卡錫(後排右)正在聆聽。(Reuters)

失敗的「邊境沙皇」?

拜登在上任之初就把解決非法移民問題的陳年難題交予賀錦麗,讓她負責督辦政府減少邊境難民的策略,要求她執行「根源戰略」(Root Cause Strategy),通過來自美國的投資來改善洪都拉斯、薩爾瓦多和危地馬拉這三個中美洲國家的經濟生活條件,從而減少為生活所迫而背井離鄉的中美洲偷渡者。

正因如此,賀錦麗上任後的首次外訪便前往危地馬拉及墨西哥,宣佈在危地馬拉協助本國的反腐小組,並始終與政府部門和私營企業代表協調,推動美國企業在當地的投資項目,其中包括互聯網巨頭微軟承諾幫助地區內300萬人接入互聯網、發展社區中心、幫助向婦女和年輕人傳授網絡數碼技能;萬事達公司(MasterCard)幫助該地區數百萬民眾獲得銀行服務,並幫助100萬家微型和小型企業接入數碼銀行系統;Meta則承諾為拉美三國的年輕人和小企業主提供培訓機會等。

今年,賀錦麗的團隊宣佈,包括政府以及私營企業的投資在內,2021年5月以來美國對上述三個國家的投資總額超過52億美元(約406億港元)。此外,她還引導拜登政府開始在邊境問題上採取更強硬的姿態,嘗試阻止非法移民跨境。

然而,這些努力也碰到不少問題,如在新冠疫情後,美墨邊境的移民問題已經超越傳統的拉美三國,印度人、中國人、菲律賓人等也加入了偷渡大軍。此外,移民專家表示,通過投資減少非正常移民需要幾十年的時間。移民政策研究所(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高級政策分析師Ariel G. Ruiz Soto說,公眾期望在一兩年內看到成績,但「從經濟角度看,即使我們有投資能力,也根本不可能做到這一點」。

烏克蘭和平峰會2024年6月15日至16日在瑞士比爾根山度假村(Burgenstock Resort)舉行。圖為美國副總統賀錦麗(左)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右)在峰會進行期間,在場邊進行雙邊會談並握手。(REUTERS)

拜登政府執政的第一年,賀錦麗成為共和黨人抨擊民主黨處理邊境問題失敗的目標,還被冠上「邊境沙皇」的稱謂。到2023年12月,美墨邊境上遭到逮捕的非法移民人數再次刷新記錄,一個月內達到近25萬人。但從拉美三國來的遭逮捕非法移民數量,則從2021年激增至9萬多的數值回落,今年5月遭到逮捕的人數僅不到3萬。這多少反映了此前的努力並沒有白費,只是變得複雜。

對於賀錦麗和其他許多民主黨政客而言,邊境問題是一個棘手的政治包袱,進步派的一貫立場是接納逃避本國困境的難民,這卻不可避免的給邊境造成混亂。而賀錦麗的團隊一直努力避開邊境問題、只談移民,並聚焦在關注非法移民源地的「根源戰略」上。

這於是有了2021年6月那次糟糕的採訪中,主播萊斯特霍爾特不斷追問她為什麼她出訪中美國家、卻不願意直接到訪邊境,而賀錦麗在遭到反覆施壓下做出磕磕絆絆的回答,給人留下揮之不去的尷尬印象,以至於她在拉丁美洲所做的所有長遠的努力彷彿也完全都被掩蓋。

拜登為她挖好失敗的陷阱 翻身成墮胎權代言人?

賀錦麗的另一項重點工作是推動全國投票改革。2020年,前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在大選中落敗、並開始宣揚大選舞弊論後,許多共和黨主導的州議會通過法律,限制那些被指為利於選舉舞弊的郵寄投票等措施(郵寄投票被視為對民主黨有利)。拜登希望賀錦麗能夠在國會通過改革法案,阻止各州共和黨人的立法行動破壞這些投票制度。但在共和黨的一致反對以及少數民主黨人的不合作下,這位副總統的所有努力都顯得徒勞無功。

2024年6月24日,美國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s)在鳳凰城就「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判決被推翻兩​​週年探討生育權力。(Reuters)

賀錦麗的另一項重點工作是推動全國投票改革。2020年,前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在大選中落敗、並開始宣揚大選舞弊論後,許多共和黨主導的州議會通過法律,限制那些被指為利於選舉舞弊的郵寄投票等措施(郵寄投票被視為對民主黨有利)。拜登希望賀錦麗能夠在國會通過改革法案,阻止各州共和黨人的立法行動破壞這些投票制度。但在共和黨的一致反對以及少數民主黨人的不合作下,這位副總統的所有努力都顯得徒勞無功。

美國記者兼歷史學家Kate Andersen Brower認為,拜登將非法移民和投票改革這兩項任務交給賀錦麗,實際上相當於給她挖好了失敗的陷阱,她解釋:「他給她的任務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

在上任的同年11月,賀錦麗作為副總統的支持率跌到有數據以來歷任副總統的最低值——28%,這種上任一年幾乎徒勞無功、收穫寥寥的局面,打破了她在就任時作為民主黨希望之星、拜登有望繼任者的形象和預期。直到她將工作重心轉移至墮胎權的問題上。

自美國最高法院保護墮胎權的羅訴韋德案遭廢除後,賀錦麗與來自38個州的領導人會面,其中包括來自 18 個州的立法者,在許多墮胎權受到挑戰和限制的州繼續確保女性能夠獲得這項醫療服務、推動保護墮胎藥米非司酮的使用權,將墮胎作為核心議題,在中期選舉前及最新的大選活動中高調舉辦集會、抨擊共和黨人對女性身體自主權的破壞。許多人認為,民主黨在中期選舉獲得的勝利,賀錦麗的付出功不可沒。對外與對內,她都成了拜登政府在墮胎權問題上最重要的代言人。

民主黨新星隕落? 迫宮拜登下絕地翻身

然而,即便在墮胎問題上的工作幫助賀錦麗挽回了一些聲譽,她卻遠非理想的民主黨總統大選候選人。POLITICO/Morning consult今年6月發佈的民調顯示,只有三分之一的選民認為如果賀錦麗成為候選人,則民主黨有可能贏得選舉。在支持率上,她的表現也與拜登一樣低迷。同一項民調中,拜登的支持率為43%,不支持率為54%;賀錦麗的支持率為42%,不支持率為52%。

圖為2月16日,美國副總統賀錦麗在慕尼黑安全會議上發表講話。(Reuters)

在黨內,她的能力也沒有因墮胎權工作得到正名。《華盛頓郵報》去年報道採訪了十多位主要州的民主黨領導人,當中有些人在匿名的情況下表達對賀錦麗的質疑,認為她在任期內的表現令人失望,她在溝通方面舉步維艱,有時幾乎不為人知,這讓許多普通民主黨人不相信她有能力和魅力來展開一場成功的總統競選活動。

但隨着拜登上月底的首場電視辯論中差勁的表現,對賀錦麗的看法和支持也開始有所轉變。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最近的民調顯示,選民對特朗普、拜登支持率分別為49%和43%,相差6個百分點。而特朗普對賀錦麗的支持度則分別為47%及45%,賀錦麗雖同樣落後但差距落在誤差範圍。另一項由路透社及益普索(Ipsos)進行的民調結果也相近。

聯邦眾議員柯里本(Jim Clyburn)、米克斯(Gregory Meeks)、李伊(Summer Lee)等民主黨要角均已表態拜登若退選,賀錦麗會是最好人選。一名國會幕僚透露,眾議院少數黨(民主黨)領袖傑弗里斯(Hakeem Jeffries)私下也向議員做相同表態。

此外,在民主黨認為有利勝選的墮胎議題上,賀錦麗也是拜登政府重要喉舌。部分民主黨人相信,賀錦麗較能鼓動非裔、年輕人及反對拜登以哈戰爭政策的選民。民主黨籍前眾議員萊恩(Paul Ryan)說,郊區女性選民可能比起拜登和特朗普,較願意選擇賀錦麗。

不過,領英共同創辦人兼民主黨金主霍夫曼的顧問梅爾霍恩(Dmitri Mehlhorn)說,賀錦麗最大弱點是其公開形象與民主黨極左翼連結,而該黨左翼勢力無力贏得全國性選舉;若賀錦麗獲得提名,這會是她要克服的挑戰。

無論如何,在民主黨內被認為有力參選的名單中,賀錦麗的民調及知名度依然是最高。如果她獲黨內提名成為候選人,賀錦麗將接管拜登競選團隊募得的資金。在拜登電視辯論危機後,賀錦麗或許稱不上是理想人選,但卻可能是民主黨人沒有選擇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