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害了非洲】塞內加爾未來城市 宏大構思還是「堅離地城」?

撰文:羅保熙
出版:更新:

非洲這片幅員遼闊的大陸,除卻被納入阿拉伯世界的北非國家,撒哈拉以南(Sub-Saharan Africa)的經濟發展滯礙難行,西方殖民統治、內戰,熱帶地區疾病等因素,使其一直落後其他地區,然而近十年的發展加快,到底非洲國家怎樣擺脫貧困,如何突破地緣政治及經濟上的限制?能否變成「不再絕望的大陸」?本專題針對幾個非洲國家的發展概況進行探討。
【塞內加爾篇】

達卡已有4G信訊網絡覆蓋。(VCG)

由塞內加爾新建的國際機場 (Blaise Diagne International Airport) 出發,駛往首都達卡(Dakar)的途中會看到一個大型的建築地盤。這個預計於2035年落成的項目是建築一個未來化城市 Diamniadio,為舒緩首都110多萬人口所造成的交通擠塞、高樓價和人口過多等問題的長遠規劃。此一宏大構思是否能令這一西非最重要的轉運城市解決長久以來積存的問題,以至應對未來的挑戰?

未來化城市 Diamniadio的規劃模型。(CBL-ACP)

耗資20億美元,佔地1644公頃的未來城市,將平均分成四個部份,包括一個是政府行政區、一個附有娛樂設施和能容納三萬名學生的大學的知識城區、一個國際工業園區和一個智慧城區。市內將興建供應35萬人口的房屋,包括有豪華住房、中產居所和較經濟的樓房。塞內加爾政府讚賞未來城市的構思,是為解決首都擠迫和促進國家經濟發展的方法。

未來城市的現址目前主要還是工地,但已有一些建築物相繼建成。對比古舊的達卡城,未來城市的建築充滿現代化,不少建築物都是高樓大廈、加上玻璃幕牆,連帶工業園區的寬敞廣闊的廠房,都讓人感覺塞內加爾未來的發展前途一片光明。

未來城市其中一部份是工業園區,中資也有份投資。(路透社)

舊首都屬區內重要樞紐

塞內加爾首都達卡(Dakar)位於非洲大陸最西端,一直以來便憑著其地理優勢,成為跨大西洋貿易中具有關鍵地位的轉運城市。達卡北部的國際機場,更是當代西非最重要的航空中心,為南美飛經非洲、再轉飛南歐的必經之地。

該國亦擁有西非地區上佳的公路網,連接首都達卡和馬里首都巴馬科的鐵路是重要的鐵路幹線;航運方面,達卡港為西非主要港口之一,每年吞吐量超過1100 萬噸。2017年,因應日益增加的旅客數字,還興建了新的國際機場。

塞內加爾首都達卡

雖然,塞內加爾在非洲屬不發達的國家之一,但產業結構發展較為平均。國家的主要依靠天然資源,如天然氣、石油、鋯石,其它尚有磷酸鹽、鐵、銅、鑽石、鈦、黃金、鑽石也豐富。尤其在2003年實施礦業法後,減免了勘探期間的稅收,大大刺激了礦業領域的投資和相關發展。

其他重要的產業還有農業、漁業和工業,其中工業更主要集中在首都達卡,包括有食品加工、化肥與磷酸鹽、汽車裝配等。此外,旅遊業也是該國重要的經濟支柱,每年接待來自西歐、 美國和其它非洲國家的旅客。以上種種,說明了在非洲較為貧窮的西部地區,達卡的樞紐地位看來牢不可破。

塞內加爾九成七人口屬貧窮人口,月入只有144美元,難以負擔未來城市的生活開支。(VCG)

人均月薪144美元 中產階層只有3%

其實,這個構思絕非新穎,早在19世紀法國殖民地年代經已有人提出過。擁有110多萬人口的首都達卡,過去一直存在交通擠塞、高樓價和人口過多等問題,令生活在當地的市民日子變得越來越艱難;而且,這個古舊的城市在面對急速的城市化,發展明顯追不上,基本的供電和供水設施不足。故國家自1960年獨立後,四任總統先後曾希望透過此一計劃舒緩首都的人口壓力,惟最終皆被迫擱置。

這個計劃被視為現任總統Macky Sall的宏大工程,同時是他2019年大選能否連任的最大關鍵。贊成計劃的人指方案可以解決首都一眾問題,而且將為國家帶來巨大的財富和創造更多就業機會;反對一方則擔心債務危機會波及國家脆弱的經濟,而且這個為國內少數中產精英而設的城市根本和普羅民眾沾不上邊,更似一項選舉工程。

達卡作為西非重要樞紐,惟國家部份基礎的建設如供電、供水的設施還未有。(VCG)

當地城市規劃研究員Cheikh Cissé指出:「塞內加爾大多數人口屬窮人,即使是所謂的『經濟房屋』都超出他們的負擔。」他批評政府建構一個中產城市是放錯重點,因為全國中產人口只有3%,而全國的人均月薪只有144美元,根本無法負擔未來城市摩天大樓的住屋的開支。他認為Diamniadio未來城市的規劃,完全沒有把居民放在心裏。

有待解決的問題還不少…

未來城市雖然目前還在興建中,但不少問題經已浮現。例如國內首條收費公路被批評收費過高 (約4.5美元),而出資9億美元興建、連接達卡至未來城市的高速鐵路面臨嚴重的延誤。再加上近期只見少部份項目正在施工中,包括一間酒店、一個政府部門、會展中心和一個豪華體育場館。還有原定於2017年落成的大學和住宅大廈的進度仍然落後。

首都經常發生學生上街抗議,因為每月的獎學金津貼沒有準時發放,大學教師同樣經常無法準時出糧。類似問題同樣發生在未來城市,部分工人也常被拖糧。

根據世界銀行的數字,塞內加爾的公共債務和外債佔全國GDP的六成。首都的一些基礎設施經過多年還沒有建成,居民投訴和政府代表欠缺溝通,而對讓出土地的補償也不足。

國內學生經常未能準時收到獎學金津貼引起示威,類似的情況在未來城市的建設中也時有發生。(路透社)

說到底,發展一個城市舒緩首都的壓力的確是塞內加爾全國上下的多年共識;惟目前的方案是否對正下藥則有待商榷,畢竟未來城市的建設有些偏離了國家的現況,未有「急國民之所急」,成效難免受人質疑。而且,該國作為區內樞紐,卻因立法鬆散、貪污舞弊等問題,讓首都成為跨國販毒網絡活躍的地點,未來城市的建設會否加劇問題需要正視。

幸而,該國的經濟達7%增長和未來幾年的經濟增長備受看好,加上吸引外資的資金用作基建的能力,也令外界對未來城市的建設帶來期待。

【厲害了非洲】專題其他文章: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