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教室】馬努斯島:澳洲海外的拘留中心 難民異鄉的痛苦監獄

撰文:凌俊賢
出版:更新:

伊朗庫爾德族難民作者布沙尼(Behrouz Boochani)周四(31日)獲頒澳洲「維多利亞總督獎」(Victorian Prize for Literature),他的著作揭示澳洲當局在處理難民事宜上不公義的情況,引起外界關注。
澳洲政府自2013年起實施「離岸政策」,拒絕經水路前往澳洲的難民和尋求庇護者入境,並將他們關押在鄰國巴布亞新畿內亞的馬努斯島(Manus Island)拘留中心。
拘留中心自2017年關閉,這些難民自此落難島上,生活並無因此改善,只能盼求有奇蹟出現。

伊朗難民WhatsApp寫書:澳洲自2013年起對準備通過渡船前往澳洲的難民和尋求庇護者實施「離岸政策」,將難民遞解至鄰國巴布亞新畿內亞的馬努斯島拘留中心暫時安置。圖為馬努斯島拘留中心。(Getty Images)

澳洲自2013年起對以偷渡船前往當地的難民及尋求庇護者(asylum seeker)實施「離岸政策」,不容許他們入境,並將約3000名難民和尋求庇護者遣送至鄰國巴布亞新畿內亞和瑙魯(Nauru)拘留中心進行暫時安置。流落馬努斯島的伊朗難民作者布沙尼布形容,這個拘留中心有如監獄,難民經常受不公平對待。

巴布亞新畿內亞最高法院2017年4月裁定,馬努斯島拘留中心侵犯人權,要求關閉。最後巴布亞新畿與澳洲在2017年10月31日關閉拘留中心,並將這些難民分別移送到瑙魯拘留中心,或原島安置在洛倫高(Lorengau)鎮上,等待第三國將他們接走。

伊朗難民WhatsApp寫書:布沙尼的No Friend But the Mountains: Writing from Manus Prison一書,記述他在這個「監獄」的生活。(布沙尼Facebook)

等待是無盡的,難民離開這座監獄後,實際上只是活在一座更大的獄,生活並無因此改善。

洛倫高鎮非常貧窮,難民們亦被當地人敵視,他們在島上有如被遺棄的一群,亦如同過街老鼠。更甚的是,這些困境導致不少難民身心受創,有自殘或自殺傾向。2018年11月有報道引述當地難民稱,島上的診所拒絕為難民治療,亦拒絕將病人轉送到首都莫爾茲比港(Port Moresby)。外界擔心關閉拘留中心馬演變成人道災難。

島上難民目前只得兩個希望:第一是布沙尼的著作能引起外界更多關注;另一個希望則落在美國政府身上,華府至今已收容馬努斯島及瑙魯拘留中心約500名難民。

你沒看錯,聲言打擊難民的特朗普政府竟會收容這些難民。這是由於奧巴馬政府2016年與澳洲簽訂承諾,會接收島上1200名難民,有關承諾在特朗普上台後繼續執行。

華府2018年11月18日表示,願意接納當地更多難民,以換取澳洲政府做得更多。不過目前看來,雙方仍是無更多舉措,恐怕難民們仍是要盼求奇蹟出現。

(綜合報道)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