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愛在瘟疫蔓延時:封城分隔情人 夫婦朝夕相對變危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場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徹底改寫全球數十億人的戀愛生活。因為隔離或封城措施,戀人被迫分開只能透過屏幕一解相思之苦,單身人士投向交友手機應用程式尋覓愛侶。同居伴侶朝夕相對,好的話便趁機「造人」炮製「冠狀寶寶」(coronababy),不好的話便認清現實加入「冠狀離婚」(coronadivorce)的行列。瘟疫蔓延時,情愛到底變成怎麼的一回事?

口罩變情人節禮物 偷情變染病途徑

在疫情下的情人節,香港街頭依然是愛人一對對,但互送的未必再是鮮花,而是口罩和消毒用品。要決定是否與對方繼續約會,或者會問自己:「我能夠想像與他一起隔離嗎?他有沒有廁紙?」

要「偷食」也變得毫不容易。阿根廷聖地亞哥德爾埃斯特羅省(Santiago del Estero Province)一個小鎮有一名男子向朋友吹噓,與從西班牙回國的前度幽會,結果被「篤灰」。小鎮隨即被封鎖,該名男子也成為省內首名確診患者。

3月12日,一對情侶在西班牙巴塞羅那的機場除下口罩親吻。(美聯社)

分開簡單維繫感情難 誰禁不住「過界」?

隨疫情變得嚴峻,多地政府紛紛建議市民採取社交疏遠措施,甚至強制規定封城等。很多單身人士或者熱戀中的情侶只能透過網絡尋覓愛侶或維繫感情。交友手機應用程式Tinder指,每日發出短訊的數目和對話長度均有上升趨勢。用FaceTime進行「視像約會」,隔着屏幕聊天、看電影、分享美食等也成為常態。

來自加拿大的克萊門特加尼翁(Morgane Clément-Gagnon)透過交友手機應用程式認識一位新西蘭男子。志趣相投的他們選擇外出約會,二人分別坐在公園的長椅,聽着喜愛的音樂唱歌跳舞,想要保持距離,但克萊門特加尼翁最終仍然禁不住送上一吻。

克萊門特加尼翁想再與對方見面。不過她有親人從澳洲返國,與她同住接受隔離。男方也希望想在封關前趕回新西蘭與家人團聚。掙扎過後,他們決定在朋友丟空的公寓約會,抱着對方一起看電影。疫情下,一分一秒也愛得心驚膽顫。

疫情會帶來「冠狀寶寶」嬰兒潮?

要克制慾望絕非容易。古有紐約大停電引起的「停電寶寶」嬰兒潮,今有因為隔離無所事事而誕生的「冠狀寶寶」。即使有衛生部門建議將性事掌握自己手中,指「你是你最安全的性伴侶」,但不少人已經預計將迎來嬰兒潮。

霍士新聞(Fox News)引述新生兒科醫生Kevin Kathrotia稱,疫情有可能帶來「嬰兒潮」,他稱「每一個人都在家...... 那些已有子女的人的機會較低,但結婚而未生育的人更有可能在9個月後誕下子女。」他又稱過去在受到颶風威脅的時期,也會看到輕微的類似跡象。

3月20日,意大利那不勒斯一對新婚夫婦隔着口罩親吻對方。由於政府禁止公眾集會,他們的婚禮沒有賓客,只有證婚人。(路透社)

生離死別每日上演,讓我們反思生命中應該珍視的事物。有人認清所愛,決意要與愛人共度餘生。不過由於部份政府禁止公眾集會,新人步進的教堂除了證婚人之外幾乎空空如也。

相見好同住難? 朝夕相對變婚姻危機

覓得能夠付托終生的人當然難得,不過婚後同居,以至封城期間的朝夕相對卻不是每對夫婦也能經得起的考驗。中國傳媒報道,四川和山西上月申請離婚的宗數大增。四川省達川市不足三周內便錄得近百宗離婚個案。

來自土耳其的博茲塔什(Zeynap Boztas)於封城前兩周決定與結婚12年的丈夫分道揚鑣,不過如今卻被迫繼續同眠共枕。博茲塔什早前發現丈夫背着自己結識異性,決定離婚,對方也同意搬走。但當丈夫工幹回來,卻說要待疫情過後才離開。她為了兩個子女而無奈答應。

博茲塔什形容,繼續與丈夫同住為她帶來極大的精神壓力。為了避免於子女面前吵架,他們即使只是相隔幾呎,也要用電郵對罵。丈夫甚至表現得一切如常,「前一天晚上,他走上床上,似是一切如常,嘗試滾到我身上開始性行為。」她表示,感覺就如牆壁正在壓碎自己,天花板倒塌在頭上。

心理學家艾奇遜(Lucy Atcheson)指出,封城猶如將情侶間所有問題放到平底鍋,然後將真的開始加熱。她說:「這樣的事情也使你意識到人生的短暫。所以如果你身處一段不好的關係,你會在可以的時候離開,因為你會發現生命太短暫,無法承受這樣的痛苦。」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