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涉美國大選似見新招 Facebook能否抵禦「外敵」?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9月1日,Facebook發表聲明稱其取締了被指背後有俄羅斯勢力支持的影響大選網絡。被認為有關聯的俄羅斯互聯網研究所(IRA: Internet Research Agency)在2016年的美國大選中已被指曾積極展開了一場 「信息戰」來支持特朗普上台。與2016年的情況相比,干涉選舉的手段明顯變得更加的隱晦和高明,讓人不得不擔憂此次美國大選能否將社交媒體上的不正當政治宣傳活動拒之門外。難道2020年我們又得見證一場「通俄門 」?

此次被刪除的社交媒體網絡包括了平台上13個有關的賬號以及2個專頁,這些活動由IRA關聯人士操作,偽裝成名為「Peace Data」(意譯為「和平數據」)新聞網站並製造虛假的Facebook、Twitter和LinkedIn用戶推廣左翼政治思想。

干涉手段的進化

在2014至2016年間,被指有俄羅斯政府支持的IRA在聖彼得堡市(Saint Petersburg)僱用了幾百名員工,主要通過在Facebook、Twitter等社交媒體平台製造虛假賬號發布內容、視頻和廣告,偽裝成社會運動團體(activist groups)以創造傳播力極強的內容作為主要的宣傳手段,甚至在線下舉行示威遊行等活動。

今年8月,美國國會參議院情報委員會(Senate Intelligence Committee)在經過幾年的調查後宣稱,俄羅斯總理普京下令對2016年的美國大選進行了干涉。(Getty)

而Facebook、Twitter和Google等公司其後均指出,IRA在其平台上運營了上千個虛假賬戶,只Facebook一家在2015年1月至2017年8月間便有約126萬用戶可能看過相關的內容或者追蹤了這些虛假賬戶。

與此前的操作不同,此次處於事件中心的Peace Data網站被指假扮成一個正當的全球性新聞媒體,以英文及阿拉伯文發布新聞內容,其主頁上的介紹則稱:網站以「報道全球性議題,在腐敗、環境危機、權力濫用、武裝衝突和人權等問題上增強人們的意識」為目標,而網站所發布的新聞文章也的確如其所言,乍看之下與普通的新聞網站別無二致。

但事件曝光後,社交網絡分析公司Graphika經過調查指,Peace Data網站上列出的編採團隊成員有多個疑似捏造出來的人物,這些人物不僅有各自的Twitter或LinkedIn賬戶 ,他們的照片也疑為運用AI技術合成的形象。

而讓網站顯得更逼真的則是虛假之中混雜的真實的成分——網站一方面採用其他新聞機構的文章,另一方面還聘請真正的美國自由撰稿人為其供稿,而根據Graphika的報告,這些供稿的記者對網站的真相並不知情。

2018年,美國司法部起訴了涉及干預美國總統大選的13名俄羅斯公民以及3間俄羅斯商業組織。(Getty)

其中一位供稿人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稱,他在網上看到了Peace Data的招聘廣告後,便向對方發送了自己近期的一些作品連結,並馬上收到了郵件回復,讓他為網站供稿。這位過去多次撰文質疑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的記者表示,他每寫一篇文章能夠得到75美元(約合580港幣)的報酬,而每篇文章則幾乎沒有經過什麼編輯便被發表。

與2016年相比,包括此次事件在內,有關平台和監督組織所監測到的疑似干涉選舉手段發生了變化。投放廣告的費用不再像過去般以俄羅斯貨幣盧布來支付,有關網站活動的IP位址也通過虛擬私人網絡而變為美國,甚至連提供內容的人員也不再是IRA在聖彼得堡的僱員,而是真實的美國本土記者。此外,Peace Data在今年2月至8月間發布的500多篇英文文章中,只有5%與美國大選及總統候選人直接相關,且很多文章都與美國國內政治沒有直接關係。Graphika的報告指出:「這一步行動暗示着打造左翼讀者群並使其偏離拜登的競選活動,而這一招數與在2016年IRA壓制選民對希拉里的支持時如出一轍。」

來自Graphika的調查主管Ben Nimmo則認為:「俄羅斯人在更加努力的試圖隱藏(自己),不斷的添加一層又一層假象來迷惑人們。」

研究人員認為,在2016年干涉大選事件曝光後的類似行動傳播力降低,但其針對的對象卻越發精準。(Getty)

Facebook能否應對?

儘管與2016年干涉大選的表現相比,此次行動的影響力顯得不足一提——Peace Data在Facebook上的專頁的追蹤者總數僅有14,000人,Facebook的網絡安全主管Nathaniel Gleicher對此次俄羅斯疑再用社交媒體影響大選的行動也表示:「在隱藏他們的真實身份上他們做得越來越好,但是影響力卻變得小了。」然而,網絡上會否存在更多這類新聞網站或者以其他形式偽裝的影響大選的工具?這樣的可能性無法被排除。

儘管Facebook在上一屆大選的醜聞後擴大了平台的網絡安全團隊,還邀請反恐方面的專家來協助打擊這類行動,並通過要求與政治相關的廣告商以國內的地址進行登記等方式來防止外部勢力干涉選舉再次出現,但要完全實現監測這些活動依然非常困難。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發現問題的也並非Facebook公司,而是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在察覺了幕後操縱者在平台以外的異常活動後,聯邦調查局向Facebook提供線報,隨後Facebook才將相關的賬戶和專頁刪除。這不禁讓人對Facebook自身的監測能力產生質疑。在2016年的挫敗過後,Facebook等社交媒體公司強化網絡安全監測的同時,個人和組織繞過監測的偽裝手段也在不斷進化,而兩個月後的大選也幾乎無可避免的會受到這些干涉活動影響。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