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滿Twitter內容審查 特朗普「粉絲」能轉換陣地嗎?

撰文:藺思含
出版:更新:

因不滿Twitter和Facebook在大選期間對選舉資訊的審查,美國數百萬保守派社交媒體用戶轉移陣地至其他社交平台。大選日過後的第一個周末(11月7日至8日),類似於Twitter的微部落格平台Parler登上Apple和Google的應用程式下載排行的榜首,此外,效仿YouTube的保守派視頻平台Rumble及右翼新聞應用程式Newsmax亦收穫了大量新增用戶,其視頻和程式瀏覽量都有爆發式增長。

由於這些平台只對用戶發布的內容做最低限度的限制——如不允許色情內容、威脅人身傷害的言論等,不對任何用戶發布的內容進行事實核查,在大選期間吸引了許多對頻繁審查感到不滿的保守派用戶。

事實核查引保守派不滿

11月7日晚,正當拜登在幾個關鍵搖擺州的票數開始趕超特朗普時,特朗普連發四則Twiiter推文,宣稱大選日當晚,上萬選票在投票截止後才被投出,稱這些選票為「非法選票」,且正是因為這部分選票,自己開始落後於拜登。這四則推文均被Twitter以存在誤導性信息為由隱藏了起來。

本次大選期間,Twitter、Facebook和YouTube三大網絡平台都對選舉相關信息實施了嚴格的事實核查措施,僅在7、8日兩天,特朗普發布的15條與選舉有關推文中,有12條被Twitter以各種形式「審查」——被隱藏、或附上內容存在爭議性的標籤、又或是澄清推文中不實信息等。除特朗普外,亦有不少共和黨議員指責選舉腐敗或宣布勝選等貼文也遭到了審查。政治喜劇演員科里(Corey Adam)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表示,以往他在Facebook上接收到的所有保守派政治貼文,現在要麼被刪帖、要麼被附上各種標籤。

這些審查遭到了保守派的回擊。一位有着數百萬聽眾的極右翼廣播節目主持萊文(Mark Levin)上周在自己的節目中抱怨科技和媒體公司未能呈現保守派的觀點,霍士新聞台(Fox News)主持人巴蒂羅姆(Maria Bartiromo)亦對Twitter屏蔽保守派的主張感到不滿。

#逃離Twitter/Facebook

不少保守派KOL(Key Opinion Leader/網紅)如霍士新聞台主播漢尼蒂(Sean Hannity)、巴蒂羅姆、南達科他州的共和黨州長諾姆(Kristi Noem) 都在自己的原來的社交媒體賬號上宣布要轉移陣地至Parler或WeMe——也就是「去審查版」的Twitter和Facebook,還呼籲自己的關注者也一起行動。

Parler、Rumble和WeMe這些平台高舉言論自由的旗幟,允許包括陰謀論在內的各種不實信息、散播仇恨的言論、就種族、性別或性取向所做出的攻擊性言論。Parler的創始人John Matze認為,凡是人們能在紐約的大街上說的話,就可以在Parler上自由表達,至於有關信息是否屬實,則交給用戶自己判斷。這就為憤憤不滿的保守派用戶提供了另一種選擇。在11月9日Parler推送給用戶的郵件中,排行首位的貼文便是一則關於近期選票點算中出現的「統計異常」的報道。

Parler平台界面

根據Parler公司的數據,大選日後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裏,Parler的用戶數量就增長到了800萬,幾乎是一周前的兩倍。視頻平台Rumble上的播放量也從上個月的6,050萬增長到了7,500至9,000萬。

不過,這並不是保守派社交媒體用戶的第一次大規模遷移。今年5月至6月間,隨着有關疫情的不實信息和與「黑人的命也是命」社會運動引發的煽動暴力等內容在多個主要社交平台被禁,陰謀論組織QAnon也於10月在各大平台被屏蔽,Parler公司藉機在社交媒體上發起了#Twexit(#逃離Twitter)的倡議活動,受到了保守派的熱烈回應,共和黨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也在此期間加入了Parler。

反政府組織「布加洛男孩」(Boogaloo Bois)和白人至上組織「驕傲男孩」(Proud Boys)等右翼團體也在Parler上重振旗鼓。

像Parler一樣的社交平台的興起,可以說是同溫層、回音壁現象的進一步拓展。雖然目前發展的勢頭正猛,但其用戶數量與有着億萬以上使用者的主流社交平台相比,規模依然微不足道。更重要的是,沒有主流媒體的進駐、 沒有自由派觀點可以去辯論,這類平台似乎終究只是有着相同意見的人聚集在一起的論壇,難成氣候。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