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Tech・三│熱錢養成千億巨「猿」 內地教育科技火熱背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近年,中國內地教育科技(EdTech)大行其道,因應疫情更加速發展,行業競爭日趨激烈。擁有猿輔導、小猿搜題、小猿口算、斑馬AI 課等教育科技程式,並為用戶提供網課、智能練習、難題解析等智能教育服務的猿輔導集團(Yuanfudao),其估值在去年10月更達155億美元(約1,206億港元),成功超越印度的Byju’s成為全球「最值錢」的教育科技企業。

正當行業的勢頭勇猛,但師資參差、無牌經營、燒錢找明星代言及冠名贊助等亂象亦逐一浮現,不少企業更因此由盈轉虧……

目前,中國教育科技可謂百花齊放,除了猿輔導,作業幫、跟誰學(GSX)、新東方在線、網易有道(DAO)也在業界佔一席之地。其中,作業幫是由中國網絡巨頭百度於2014年推出的服務,主要是為K12學生(即由幼稚園至高中共12 年基礎教育學生)提供網上課程、直播課程、教材作業。公司目前每月活躍用戶約1.7億人次,付費直播課程的學生總數於去年秋季突破1,000萬大關,創下內地網上教育的歷史紀錄。

根據中國教育部的數據,2019 年中國約有兩億K12 學生。雖然網課業務增長源於疫情,但公司仍看好未來發展。中國教育科技發展的熱潮大概始於2012年,猿輔導、作業幫、跟誰學等相繼提供服務,而且在短時間獲得數億美元的大額融資。2017 年,隨着直播、一對一授課方式興起,投資者看好網上教育發展,投資熱潮有增無減,行業的融資總額由2016年的174億元人民幣(約209.4億港元)上升至去年的1,042億元人民幣(約1,253.9億港元)。

猿輔導經已成為全球猿最值錢的教育科技企業。(猿輔導網站)

自疫情以來,教育科技也因內地「雲經濟」而迎來大爆發。整個網上教育行業的市場規模預計於2022 年將超過5,400 億元人民幣(約6,498 億港元),其中K12 網上教育作為重要分支,2022 年市場規模將逾1,500億元人民幣(約1,805億港元)。

師資流失致課程品質參差

然而,在一眾企業於融資金額不斷刷新高的同時,業界亂象頻生的情況亦引起關注。2019 年,內地教育科技發生多宗課程品質低劣、教育機構倒閉、創辦人潛逃事件,據內地企業信息查詢資料顯示,該年有多達1.2萬間教育科技在內的教育公司結業,致整個教育行業的發展陷入「冰點」,投資者紛紛望而卻步。

內地教育科技曾發生多宗課程品質低劣、教育機構倒閉、創辦人潛逃事件。(Getty)

去年以來,佔據巿場龍頭的猿輔導更風波不斷,大量教師流失,截至今年初的授課教師人數比去年同期大幅減少42 人,佔目前授課教師人數的12.6%,這與其他網上教育機構不斷壯大教師團隊形成強烈反差。另外,作業幫直播課的授課教師也大幅下滑。這或許因為疫情爆發,網上教育需求大增,各機構高薪挖角,致使行業流動性大、師資沒有保證,甚至無證教師的亂象頻生。

在廣告營銷方面,各大教育機構近年亦不斷佔據廣告站牌、春晚,以及各類型綜藝節目。據內地媒體報道,猿輔導於2019 年的營銷開支高達14.9億元人民幣(約17.9億港元)。

今年新春期間,各企業不僅爭奪跨年晚會的冠名權,在春晚開播前十分鐘的廣告中,網上教育的廣告就有猿輔導、學而思和作業幫等。各大機構也爭相贊助如《乘風破浪的姐姐2》等綜藝節目,欲爭取更多曝光率。然而,燒錢的副作用同樣十分明顯。去年暑假,網上教育獲取新客戶的成本普遍大漲逾50%,部份甚至較2019 年翻倍。

不少內地EdTech企業爭相贊助春晚等活動,成為市場營銷的沉重負擔。(網上截圖)

教學方面,不少家長指出,教師偏重傳統教學模式,學生只是被動聽書,缺乏師生互動,而且老師的教學風格差異頗大,揀選老師比揀選教育機構更重要。另外,明星教師往往能吸引大批學生報讀,獲各大機構高薪挖角;反之,其他教師卻面臨加班嚴重、幸福感低、薪資不穩等問題,造成大量教師流失。

風光背後僅是「一場虛火」?

疫情雖把業界從去年的難關拯救過來,但熱錢湧入,或許令業界無所適從。企業透過燒錢吸客的效果固然明顯,惟衍生的亂象或反映業界的發展過急,甚至走錯方向。內地老牌教育機構新東方創辦人俞敏洪質疑:「我並不認為目前的網上教育是一個可行的商業模式。」網上教育每收一元,就要花掉兩元,一旦資本停止輸血,業界將會一片哀鴻。

俞敏洪不看好目前行業的發展模式。(Getty)

的確,內地教育領域去年吸引多達150億美元(約1,166.8億港元)的投資,但整個教育科技產業的收入只有數百億元人民幣,業界估計猿輔導去年至少虧損20 億元人民幣(約24億港元)。近期,跟誰學、51talk、新東方在線、網易有道幾間上市教育科技企業相繼發布2020年財務報告,除51talk之外,幾間企業的淨利潤均為負數。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於今年1月發文,直指網上教育滋生的亂象與監管問題。文章指出,部份網上教育偏離規律,不靠課程品質、教學效果,而是追逐資本謀利,導致虛假宣傳、定價過高、退費困難、騙財結業等情況。

其後,央視暫停播放網上教育企業的廣告,猿輔導於《中國詩詞大會》的獨家冠名贊助亦於3 月初不見影蹤。從今年3 月中旬以來,跟誰學、好未來(TAL)等網上教育企業美股股價暴跌。跟誰學股價由高位的93 美元大幅下跌至約30 美元,跌幅高達68%。網易有道及好未來同期的股價跌幅分別為40% 和30%。

當局再次出手監管,或許是內地學生以至家長都渴望見到。(Getty)

其實,類似的業界整頓也曾發生於2018年,當時教育部明確提出,糾正相關教育機構違規教學、提前教學、強化應試等不良行為,並且嚴禁組織學科類等級考試、競賽及排名,禁止將培訓成果與招生入學掛鈎。這些措施一度令業界冷靜下來,重新思考理想的營運模式,同時杜絕不良營銷現象。

自去年疫情以來,教育科技企業為無數家長和學生提供極大便利,彌補無法回校上課的遺憾。不過,網上教育的發展似乎偏離了教育行業的初衷,當局再次出手監管,或許是業界重回良性發展不可或缺的一步,好讓企業將更多資源投放於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核心技術,改進科技、課程研發和教師質素,這是家長和學童真正需要的。正如俞敏洪所說:「教育不僅僅是一門生意,網上教育的發展有利於縮窄城鄉教育差距,更有利於優質教育資源的公平(分配)和普及。」

上文節錄自第260期《香港01》周報(2021年4月12日)《熱錢養成千億巨「猿」 內地教育科技火熱背後》。如欲閱讀全文請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

260期《香港01》周報精選內容:

透視國家雙循環戰略 直面香港的危與機

再陷疫苗戰場 港版「疫苗護照」如何落地?

全球學子厭倦上Zoom? 教育科技迎黃金時代

後疫情時代: 構建中的虛擬綠洲可維持多久?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