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領袖執政之終章 「卡斯特羅」下62年的古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古巴每五年舉行一次的共產黨大會於這周末舉行,89歲的勞爾‧卡斯特羅(Raul Castro)將卸下古巴共產黨第一書記職務。卡斯特羅兄弟長達62年的執政時代,至此終告落幕。世上獨特的社會主義模式走到今天,經歷過冷戰、盟友前蘇聯解體,政治經濟結構已危如累卵,搖搖欲墜。沒了卡斯特羅的名字,古巴模式還能支撐多久?

早在2018年,勞爾已經退休卸下古巴總統職務,並把權力移交給下一代領導人迪亞斯卡內爾(Miguel Diaz-Canel),卡內爾預期亦會接任黨第一書記職務。大名鼎鼎的「卡斯特羅」也正式走進歷史。

卡斯特羅兄弟1950年代帶領革命游擊隊,1959年推翻了美國支持的獨裁者巴蒂斯塔(Fulgencio Batista)政府,展開了逾半世紀的社會主義管治。在卡斯特羅的新政權廢除大莊園制,把土地分發給農民,並開始推行農業合作化、工業國有化等經濟項目,保護窮人的權利。

卡斯特羅帶領革命游擊隊,於1959年推翻獨裁者巴蒂斯塔。(Reuters)

本來古巴的經濟全由美國資本主宰,是富有美國人的「加勒比樂園」,但卻變成了一黨專政的反美基地。1961年,美國總統甘迺迪政府正式與古巴斷交,並發動「豬灣行動」(Bay of Pigs Invasion),支持僱傭兵登陸豬灣,試圖推翻卡斯特羅政權,但卻在短短三日之內被古巴軍民擊退。一年後,甘迺迪總統簽署法令,實施對古巴的貿易禁運與經濟封鎖。在美國禁運封鎖下,古巴物資短缺,經濟條件相當困難。卡斯特羅這位革命英雄便拿起砍刀,跟農民一起落田收割甘蔗,跟人民打成一片。

其中,兩大最能體現卡斯特羅時期古巴的社會主義政策,必然要數免費醫療和教育,政府用於社會民生項目的預算高達五成。在1959年前,古巴的識字率約為77%,到卡斯特羅執政之後,於1961年推動識字計劃。在短短8個月時間已幾乎完全杜絕國內文盲問題,古巴也自此處於全球識字率最高國家之列。

學術人才輩出 勞動人口須向技術轉型

這除了造就古巴極高的識字率,古巴提供免費教育堪稱是「由搖籃到墳墓」——由小孩學前班到讀博士學位皆學費全免,所有古巴人須至少讀到高中一年級。過去數十年,古巴的高等教育成功培育出大量工程師、醫生、科學家、大學教授等高學歷人才。以2017年統計,大約六成古巴學生希望走學術研究路線。

雖然社會主義經濟原則上保障了古巴人人有工開,但古巴的經濟轉型需要更多的技術型人才,正如國家開放旅遊業所需要的餐廳員工、舊建築修復人員等技術性崗位,高學歷工作崗位反而僧多粥少。因此古巴現時致力改變教育結構,希望誘導更多學生投身職業訓練或從事技術性工種。這樣才有望長遠協助國家的經濟轉型。

古巴對人民提供終身免費教育,識字人口媲美所有發達國家。(Reuters)

醫療人才濟濟 換來龐大外滙收入

此外,古巴的醫療體系更被公認是發展中國家的典範,2018年古巴人的人均預期壽命達78歲,為美洲地區數一數二,嬰兒夭折率也跟發達國家相若。雖然受到長年制裁,醫療儀器及醫物短缺,但古巴一直著重培訓醫護人員,並且建立龐大的基層醫療(primary care),每個社區都擁有足夠的社區醫生跟進人民的健康狀況,從而達至未病先防。

因此,古巴醫生對病人比例(doctor to patient ratio)優於不少發達國家,2018年比例為1:118。自2000年代,古巴醫生更被輸出全球各地,包括諸多拉美及非洲多國,為古巴帶來巨大的外滙收入,也包括跟委內瑞拉長年「醫生換石油」的合作計劃。

1989年4月,卡斯特羅與蘇聯領袖戈爾巴喬夫簽訂友好條約,可惜一年後蘇聯便解體。(Reuters)

在美國長期禁運下,卡斯特羅治下的古巴堅持走自己的發展路,在西方自由民主模式如日方中的時代,憑着硬氣維持主權與獨立。在九十年代以前,古巴的生命線實在是由盟友蘇聯的資金來支撐。然而隨着1990年代蘇聯解體,連帶東歐劇變,古巴所獲得的援助也大大減少,店舖貨架變得空空如也,生活日常用品嚴重短缺,一度陷入飢荒,在歷史上被稱為「特殊時期」(The Special Period)。

只是起步 勞爾十年推動巿場化

古巴經濟蕭條使人民陷於飢餓與絕望之中,成千上萬的古巴人難抵生活艱苦,冒險偷渡到美國佛羅里達州。這些到了美國生活的古巴人,把錢寄回家鄉接濟家人,也成為古巴一大外滙收入來源。大量的古巴及拉丁美洲移民多年來也改變了佛州的社會面貌,尤其在南佛羅里達,西班牙語社群在政治與經濟上擁有巨大的影響力。

2003年的古巴仍未完全走出蘇聯解體所帶來的經濟衝擊,糧食仍然短缺。(Reuters)

1999年,委內瑞拉強人查韋斯(Hugo Chávez)上台後開始向古巴供應石油,幫助古巴經濟逐漸復甦,結束「特殊時期」。古巴經濟上長年依賴委內瑞拉,然而隨着油價低迷,後者近年同樣自身難保,對古巴的援助越見乏力。

美國匹茲堡大學拉美研究經濟學家Carmelo Mesa Lago研究報告指出,兩國經濟合作總值由高峰期2012年160億美元,在五年間大跌一半至2017年80億美元,委內瑞拉對於古巴國內生產總值(GDP)的貢獻也由22%下跌至只剩8%。

查韋斯與卡斯特羅象徵着委內瑞拉與古巴這對拉美左翼「難兄難弟」。(Reuters)

90年代的經濟崩潰加上難以依靠委內瑞拉,也迫使古巴不得不思考要進行經濟改革。晚年的卡斯特羅因此亦倣效中國逐步引入一些巿場經濟政策。2006年,卡斯特羅因健康原因把權力移交予弟弟勞爾,勞爾於兩年後正式接任成為古巴實際領導人,也帶領國家逐漸對外開放。勞爾開始推動經濟自由化進程,包括鼓勵外國投資、限制總統權力、削減政府開支及開放小型私營企業等。Carmelo Mesa Lago指:「勞爾由2007至2017年的結構改革,把國家推向巿場化,並嘗試『更新』在全世界都推行失敗的中央計劃模式(central-planning model)。而迪亞斯卡內爾及新憲法則矢志延續前朝政策。」

ICON|勞爾卡斯特羅:把古巴從革命領向務實

美國長年對古巴實施封鎖禁運,古巴物資短缺,人民只求三餐溫飽。(Reuters)

在2014年左右,美國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政府與古巴關係回暖,解除了部分對古巴實施的制裁,兩國關係步向正常化,也成了古巴邁入廿一世紀的一線生機。然而,特朗普上任後推翻前朝古巴政策,再次祭出新制裁,包括切斷觀光的重要收人來源,令到小營商戶生計大受打擊。2019年,古巴再次出現嚴重經濟危機,古巴人再次面臨物資短缺的惡夢,排隊數小時買食物的情況。

加上去年起,新冠病毒疫情令本已嚴重積弱的古巴雪上加霜,正面臨自1990年代以來最大的社會經濟危機。隨着美國政府換屆,在總統拜登(Joe Biden)任期下美古關係會否再度回暖,對於古巴而言固然相當關鍵。惟目前,美國以至一眾拉美近鄰所受疫情非輕,自顧不暇,旅遊等經濟活動恐怕短期內也難以復甦。然而,若經濟及物資短缺情況未見改善,恐怕再促使大量古巴人偷渡到美國。

古巴在疫情下經濟更見水深火熱,恐怕會為美國帶來新一輪難民潮,拜登政府也難漠視。(AP)

流着革命熱血的古巴,憑着硬氣在經濟困境下捱過半個世紀,進入「非革命成員」的執政時代後,未知又會走向何方?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