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暖化威脅咖啡產業  一種咖啡或能力挽狂瀾?

撰文:藺思含
出版:更新:

隨着今年一份份科學研究顯示全球暖化對咖啡種植帶來的災難性打擊,農場主、大型咖啡連鎖品牌、以及世界各地的咖啡愛好者為此憂心已久。但最近的一項研究發現一個一度滅絕的咖啡品種,或許能夠拯救瀕危的咖啡產業。

出口咖啡豆為非洲不少國家帶來重要收入來源。津巴布韋一名農民在處理乾豆。(Reuters)

英國皇家植物園(Kew Royal Botanic Gardens)2019年發表報告指,氣候變化和植被遭破壞等因素將造成至少60%的野生咖啡物種面臨滅絕威脅。兩個主要咖啡品種阿拉比卡(Arabica)以及卡尼弗拉咖啡(Canephora,通常稱為Robusta)的產量將會大幅下跌。當中較為優質的阿拉比卡咖啡豆需要年均18攝氏度的生長環境,因其優良的品質被廣泛用於Starbucks、McDonald’s等全球連鎖品牌,佔據左約56%的全球咖啡生產量。

佔據餘下43%左右的卡尼弗拉咖啡則要年均23攝氏度的環境。儘管現實中咖啡豆的品種多達100以上,但是產量和品質都遠不及這兩種,且現實中被飲用的也只有當中的極少數品種。

科學家還警告,全球暖化可能造成作物患咖啡葉銹病(coffee rust,又稱la roya)的概率提高,該病會使咖啡葉表出現黃褐色斑塊、落葉嚴重及果實難產,並一度導致整個中美洲的咖啡豆產量於2012至2013年間降低15%。一位來自哥斯達黎加(Costa Rica)咖啡農場主William Corrales Cruz表示:「氣候變化沒什麼不好的——如果你賣的是鏽(菌)的話。」

2015年3月,一位工人在哥斯達黎加(Costa Rica)的咖啡種植園內噴灑農藥來對抗咖啡葉銹病。(Getty)

「死而復生」的狹葉咖啡

到了2050年,約一半出產優質咖啡豆的土地將無法再用於種植,中美洲、非洲「咖啡帶」各地的農場主所面臨的前景是慘澹的。但植物學家的一項最新發現或許能徹底拯救瀕危的咖啡產業。

*全球大部份的咖啡生產國皆位在南、北回歸線所包夾的熱帶、副熱帶地區。如以阿拉比卡精品豆來說,主要產地包括中南美洲的哥斯達黎加、哥倫比亞、巴西、危地馬拉、薩爾瓦多等;非洲的埃塞俄比亞、肯尼亞、坦桑尼亞;亞洲則主要為印尼、緬甸。

2018年底,英國皇家植物園(Kew Royal Botanic Gardens)的植物學家Aaron Davis等專家學者在西非國家獅子山(Sierra Leone)中部發現了僅僅一株「狹葉咖啡」(Coffea stenophylla)樹——在過去大規模的森林退化下,這個曾生長於塞拉利昂(Sierra Leone)、幾內亞(Guinea)以及科特迪瓦(Ivory Coast)等西非國家的品種被認為已經滅絕,1954年在塞拉利昂絕跡,80年代後在科特迪瓦也滅絕。此後,研究者一行更在該國東南部發現了一叢健康的狹葉咖啡樹。

2015年哥斯達黎加一座生產優質咖啡豆的種植園,園內產出的咖啡豆將被出口至美國。(Getty)

Davis等研究人員於本月在《自然植物》(Nature Plants,暫譯)期刊上發表研究結果,指出「狹葉咖啡」生長的溫度條件為年均24.9攝氏度,比阿拉比卡和卡尼弗拉這兩個品種都更加耐熱。

更重要的是,其咖啡豆品質亦與阿拉比卡咖啡非常接近。據這份研究,科學家們從這些樹上採集的少量咖啡豆樣本被製成咖啡後,請來一個咖啡品鑑專家組進行品評,當中有超過80%無法分辨出狹葉咖啡與阿拉比卡咖啡的區別。

受到熱帶氣旋和疫情的雙重打擊,尼加拉瓜 (Nicaragua)的年咖啡收穫量大跌。圖為農場工人手持裝有果實的麻袋,準備將其進行脫水和其他處理。(Getty)

破局:力挽狂瀾的狹葉咖啡

這項新發現對於整個咖啡產業鏈有着重大的影響。

咖啡零售巨頭Starbucks近十年來在咖啡種植國建立了完整的產業鏈,2018年已在9個國家建立中心,從技術投資到咖啡豆種植,僅在可持續發展項目上就投入了5億美元。但全球暖化威脅着這一供應鏈。對於主要種植國之一哥倫比亞(Columbia),咖啡種植佔國家年生產總值7%-8%。

許多農場主嘗試種下枝葉面積大的樹木來為咖啡樹創造陰翳;拉丁美洲國家政府則對培植對氣候變化耐受性更強的品種;Starbucks等企業試圖幫助各地農場主適應變化中的氣候條件...... 但專家仍對前景感到堪憂。

印尼巴厘島出產世界最貴的咖啡品種之一——麝香貓咖啡,但也因此引來了嚴重的偷獵問題。(Getty)

來自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環境學院的副教授Elizabeth Shapiro-Garza曾在2019年表示:「產業上下有許多不同的企劃正在取得進展,比如幫助種植咖啡的農民改變種植方法以適應、或探索有哪些其他地區可以生產咖啡等。但由於各種各樣的原因,這依然是難以解決的問題。」

但狹葉咖啡的發現可能可以力挽狂瀾。在東倫敦,參與品鑑的精品咖啡品牌Union Hand-Roasted Coffee創始人Jeremy Torz表示:「我們對狹葉咖啡可能帶來的前景感到非常樂觀。」

植物學家Aaron Davis亦表示,從長遠來看,狹葉咖啡還可能為培植新一代抗氣候變化咖啡品種提供珍貴的資源,尤其考慮到其優良的口味和耐熱性。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