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去年圓十年咖啡夢 粉嶺小店疫情蝕40萬 老闆娘拒裁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本港上月爆發第三波疫情,政府收緊「限聚令」,禁止食肆晚市堂食,早午市同枱限兩人,令飲食業生意雪上加霜。昨日(17日)政府宣布措施再延長一周本月25日,放寬禁令之日遙遙無期。

粉嶺一間去年新開張的咖啡店,是老闆娘十多年夢想的實踐及心血,冀它能成為年老的依靠,活到老做到老。然而自第三波疫情以來,生意大跌九成,每日虧損達3,000元,大半年來勁蝕約40萬元,這個夢想搖搖欲墜,「可能最差我都係諗住唔做,根本捱唔到。」目前咖啡店仍每日苦苦營業,「𠵱家唯有一樣嘢(做到)係出到糧畀佢哋(員工)頂住」。

「Arabica Cafe & Flower」老闆娘Shadow自十多年前迷上咖啡,醉心虹吸壺,希望年老可在咖啡店工作。(黃廸雯攝)

日本工作遇老夫婦舊式咖啡店 去年粉嶺圓咖啡夢

咖啡店「Arabica Cafe & Flower」(下稱:Arabica)座落聯和墟和豐街一屋苑商場轉角地舖,去年7月開張,為舊區帶來一處歇腳之地,兩面落地玻璃,室外的光透進店內顯得明亮,店內擺放鮮花,被顧客讚為綠洲。這片「綠洲」是老闆娘之一Shadow一手一腳打造,開設咖啡店是多年夢想。

遙想十多年前,Shadow經營時裝生意,奔馳港日兩地,居於東京目黑八年,住處附近有一間舊式咖啡店,由一對八旬老夫婦經營,沒有其他店員,虹吸式咖啡壺帶出純咖啡豆的濃郁香味,令她喜歡上咖啡,「然後我諗,好似老夫婦沖咖啡沖到老,其實係一件好開心嘅事!」

她自始開始認識咖啡、學習手沖咖啡,並成為咖啡師,直至去年3月將夢想實踐。店舖招租、裝修設計、一杯一碟,事事親力親為,與夥伴投入百萬裝修費,以美麗的咖啡豆為名,同年七月Arabica終於誕生。初時經營順利,第三個月初見收支平衡,後來社會運動打破平衡,生意受折,但店外仍常見人龍。

限聚令重挫生意 疫情期間虧損約40萬元

多年夢想逐步實現,詎料遇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凌遲,岌岌可危。新年伊始,疫情爆發,政府3月底推行「限聚令」,食肆同枱不得多於四人及入座率不多於五成等,早前曾因疫情緩和一度放寬,及至7月初第三波疫情大爆發,「限聚令」加辣,推行晚上6時後禁止堂食,更曾全面禁堂食,但為期僅兩天,改為同枱不多於兩人。

訪問當天下午晚3時許,店內有3、4名顧客,Shadow直言是難得的情況,平日同一時間已空無一人。隨着疫情及「限聚令」,Arabica營業額於3、4月劇跌八成,上月跌入底谷,限坐兩人,更令周末家庭客消失無蹤。「呢幾個月真係蝕得好重,佢收緊限聚令,我生意跌咗九成。我試過最差1,000蚊都過唔到,每一日嘅運作最少都要四千蚊。」Shadow粗略計算,疫情期間虧損高達40萬元。當中最大的開支每月逾4萬元的租金,「𠵱家第三波咁嚴重,我哋真係直情冇錢交租咁濟」,惟即使數度要求,但近月未獲業主減免。

「Arabica Cafe & Flower」去年開張,自上月生意下跌九成,估計疫情期間虧損約40萬元。(黃廸雯攝)

做生意比「沙士」更艱難 Shadow:今次拖得好耐

Shadow慨歎生意比17年前「沙士」更難經營。當年Shadow開服飾店,在中小企一片哀號下無放棄,「但今次係連生意都冇得做!」一波接一波的疫情,令她感到前景茫茫,「今次拖得好耐,沙士都好似有完嘅一日,但呢個睇唔倒有完,不停第幾波第幾波,唔只香港,幾個國家都不停又復發,個情況我覺得恐怖過沙士。」

Shadow指,商場另外兩間食肆一間正暫停營業,另一間佔三間舖位的酒吧餐廳經營則更艱鉅,酒吧業務被禁後,原靠晚市苦撐,在晚市禁令下無以為繼,最終大減人手,「一開就蝕住錢」。看到鄰店情況,令Shadow更為憂心,「其實都好驚!我其實好想慢慢做好間舖,唯有不停咁諗方法。」

窮則變,但疫情之下,變卻未必通。Shadow苦思解決方法,甚至萌生24小時營業的想法,目前如大多數食肆投入外賣,但暫未見成效。「第三波嚟得好急,我哋都參加咗啲apps外賣,但其實要影相宣傳,根本趕唔切。」不過她坦言,外賣與咖啡店本意背道而馳。「老實講你嚟飲一杯咖啡嘅定義係咩呢?同喺連鎖咖啡店買一杯嘢係有分別,你會慢慢座喺度舒適去飲,同享受咖啡嘅過程,我覺得係唔同,所以外賣係好難,對我嚟講係好難」。

防疫基金出糧拒裁員

經營的困難,令爽直果斷的Shadow強顏歡笑。「望住間(舖)冇人坐嗰時,嗰種情緒真係會好低落,點解會一個人都冇?究竟啲人去晒邊?都會不停咁問自己問題,係咪自己錯?」一籌莫展的Shadow出現失眠情況。

政府先後推出兩輪針對食肆的防疫抗疫基金,第二輪於上周四(13日)開始接受申請。Arabica現時有六名員工輪班,第一期資助用於出糧,料第二期亦然,她不希望裁員,但每人需減鐘一至兩小時,「開住舖頭都蝕,都叫啲員工開住工,keep住啲員工嘅收入」、「你諗下我蝕緊嘅錢,𠵱家唯有一樣嘢(做到)係出到糧畀佢哋頂住,出唔到你叫我可以點?」

根據統計處資料,4至6月失業率再創新高,達6.2%,餐飲業更為重災區,高達14.7%。 Shadow早前曾在勞工處刊登招聘全職員工訊息,接獲數十來電,「問親佢哋都話冇工開、畀人炒咗、停薪留職、酒樓唔開,位就得一個,低層(基層)都冇工開,其實佢哋生活得更加困難。」

在疫情下,Shadow現在只能見步行步,最壞的情況是倒閉,「根本捱唔到,但呢樣嘢我梗係唔想發生,因為呢度心血嚟架, 我連揀一隻杯都係親力親為去揀,因為我真係好鍾意!其實我好想老咗都有個依靠,有啲工作或者世藝,我真係諗住做到六十、七十、八十……」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