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新空間是中西部|安邦智庫

撰文:周萱
出版:更新:

本文源自安邦智庫

提出空間論已經有很多年了,運用空間思想方法去分析地緣政治形勢,也有很多年了,這裡從空間的角度來看東部美國與中西部的空間差異。按照中國的傳統認識,我們比較熟悉的是美國的東海岸,特別如華盛頓、紐約,向下還可以到佛羅里達;再就是西海岸,如加利福尼亞的洛杉磯,還有三藩市、西雅圖等地。這些地方的確雲集了資本和產業,是美國經濟最發達的地區。在一定程度上,就「代表着」經典的美國。

不過,隨着近年來資訊的互動,我們還是可以發現,即便是在這個經典的美國,自由並且講究科技和創業的加州,與美國的東海岸也大為不同。在西海岸的美國,隨着人才湧入,房價暴漲,資本雲集。人們習慣穿戴的是約伯斯的T恤,與一本正經,但卻紛爭不斷的東海岸,有着很大的差異。

實際這種差異,是空間上具有結構性特點的差異,不但改不了,而且還會愈演愈烈,表現出更大的不同。在政治上也是如此,即便是在特朗普執政時期,加州也是民主黨堅不可摧的地盤,那些加州的自由派知識份子毫不動搖地按照當地的文化傳統支持着民主黨,讓特朗普也束手無策。

美國疾控中心4月規定接種疫苗者無需在公眾場合佩戴口罩後熱鬧的加州街頭。(Getty)

空間是有趣的領域,它一旦表現出結構性的特點,被發現和定義,那麼很多問題就可看的更加清楚,美國中西部的情況也是如此。這一片內華達山脈以東,阿帕拉契脈以西的遼闊區域,實際正在表現出越來越明顯的差異性。它受到來自東西兩個方面的影響,既有壓力、危機,也有再度崛起、騰飛的機會。至少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這片遼闊的區域,正在表現出日益明顯的差異性,或者是與眾不同的相對獨立性。

值得的是,千萬不要以為這片遼闊的中西部,只是一大幫「紅脖子」農民。

真正的美國中西部,並非如此。

如果駕車行進在亞利桑那的浩瀚荒漠中,你會發現並且感覺自己仿佛進入到了一個紅色的海洋,紅色的砂岩(Red Sandstone)和峽谷,還有荒野、森林和台地,無邊無際,幾乎遍佈整個亞利桑那州。這全都是寶貴的未開發資源,整個中西部是美國最主要的銅礦產區,而亞利桑又是其中最重要的部分。銅產量占全國的50%,黃金年產量500萬克,白銀年產量3500萬克,此外還有石油和能源。亞利桑那的能源產業,遠不僅僅是供應本州的需要,它正在日益發展成為美國西部最重要的能源中心。

至於其他的產業,旅遊業不用說了,棉花的產量也獨佔美國的47%,還有重要的寶石礦藏,圖森的寶石礦物展是世界上這個行業的重要展會之一。當然還有那些美國的傳統產業,如電子資訊產業,亞利桑那也都有,近些年鳳凰城已經發展成了人工心臟製造中心、電腦和機器人製造中心,同時那裡也是美國空軍的重鎮,美國95%的戰鬥機飛行員要在亞利桑那接受培訓。

亞利桑那州礦產豐富。(亞利桑那州大學官網)

在猶他,這是美國與中國最早建立商務關係的一個州,早在1986年就與中國有往來。猶他位於摩門教的核心地帶,摩門教人口占該州總人口的60%至70%。按照摩門教的傳統規制,它是鼓勵早婚和生育的,所以該州的人口非常年輕,在老齡化嚴重的美國,簡直是獨樹一幟,人口資源上就形成優勢。

猶他州的經濟規模雖然在美國算不上大,但同樣礦產資源極為豐富,擁有礦藏200多種,大規模開採的已有38種。銅產量占全美的五分之一,但其產值占全州礦產總值一半以上,賓厄姆(Bingham Canyon Copper Mine)是世界著名銅礦區之一。猶他州還是全美最大的鈹礦產地,金、銀、鉛、鉬產量是全美四大州之一。煤蘊藏量達1150億噸,石油蘊藏量估計4.1億桶。

在高科技領域,猶他州位於美國西部光纖的交叉路口,因此大型資料中心需要的所有主要資料和資訊網路都在猶他州匯合。此外,該州還有國防工業和軍用材料的研究和開發。眾所周知,但凡房價上漲的地方,都是經濟表現趨勢非常向好的地方。在猶他的鹽湖城,居民收入與房價之比為1:5.3,也就是說那裡的居民需要用5年多的收入,才可以購買一棟或一套房子,這一比例高於全美平均水準。同樣的情況其實在科羅拉多的丹佛也是一樣的,這是一個重要的趨勢信號。

猶他州鹽湖市的中心地帶。(美聯社)

實際上,訪問科羅拉多的丹佛市,一定會令人印象深刻。開始的時候,丹佛也是向東部看齊,追求的是大丹佛(Great Ganver),但後來發現成為區域性中心城市可能更好,於是城市的發展口號變成了「英里高城市」(Mile High City),突出區域性特點。實際上,丹佛還是美國中西部的文化藝術中心。

從亞利桑那的荒漠一路翻越似無止境的丘陵(Hill),接近洛磯山的時候,可以突然看到樹木開始出現,隨着科羅拉多州的標誌出現,森林已經環布四周,而且從接壤地帶的第一個小鎮開始,年輕人的歡聲笑語以及城鎮設計就開始表現出截然不同的品味特點。很多人到了丹佛,都是到「16街」等所謂的商業區去看,實際最值得看的地方是丹佛歷史博物館及其附近的街區,那裡才是表現丹佛和西部文化的重要領地。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丹佛的免費公車,這是全美國唯一的特例,反映了丹佛這座城市的雄心壯志。

丹佛市的經濟和產業資料在網上有很多,這裡就不再贅述了,但在丹佛的產業門類中,特別重要的是宇航火箭製造產業。科羅拉多州的航空航天業市場就業率,在全美排名第二。由於擁有四個軍事指揮基地(美國空軍太空司令部,陸軍空軍司令部,北美防空聯合司令部以及美國北方司令部)以及若干與航空航天聯繫緊密的空軍基地,科羅拉多州是美國最重要的航空航太業戰略發展基地。

佛羅里達實際只是一個發射的地方,美國真正的火箭生產中心是科羅拉多和丹佛。此外,丹佛對於資本和高科技公司的吸引力也在迅速增長,谷歌除了總部之外,規模最大的區域中心就是在丹佛。還有特斯拉的開發部門,也在丹佛。實際上,美國聯邦政府很多有關中西部的管理中心,都設立在丹佛,這本身就意味着丹佛的特殊地位。

科羅拉多州公開的太空業相關數據,有逾千家公司在該州落地。(科羅拉多州經濟發展和國際貿易辦公室官網)

中西部的美國,實際是一個相對獨立的空間。西部各州的GDP排名雖然不高,但GDP的統計並不能代表整體,因為美國管錢的地方是在東西海岸的主要城市,成本高的地方也是美國的東西海岸城市,所以用金錢多少來計算的GDP,一定是那些地方為高。如果放開單純的GDP資料而進行綜合考慮,那麼《今日美國》公佈的2020年的排行榜就比較有價值了。

在綜合考慮GDP增速,失業率、貧困率等資料之後,美國經濟狀況最佳前5名的州,分別是猶他、愛達荷、華盛頓州、科羅拉多州、馬里蘭州,而在這種中間,有3個半的州(華盛頓州算半個)就是在中西部。在2011年至2016年人口淨增長的州前10名排行榜中,科羅拉多州和亞利桑那州也都位列其中。

所以,資源多、市場大、人口年輕、敢想敢幹,這四條標準實際劃分並且定義了美國未來的新空間。東部城市往往會面臨很多發展上的棘手制度性問題,在某種程度上,這是先發導致的劣勢。別的不說,僅僅是東部地區強大的工會組織,還有各種來自四面八方的「政治正確」,就會消耗掉很多的時間、資源和成本。

而中西部的城市真的敢於大拆大建,還頗受推崇,在丹佛實際主導大拆大建的潘納(Federico Peña)市長,後來還成為了美國的交通部長和能源部長。丹佛有一條路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而當年同樣主導紐約「大拆大建」的領導人,早已成為批判對象,煙消雲散,無人知曉了,如摩西(Robert Moses)。在政治層面,對比斷然發動兩場戰爭的小布殊總統,明朗的德州風格也與東岸政治圈的隱晦之氣形成了對照,他一度被評為美國歷史上排第6位的最優秀總統。

丹佛市中心的天際線。(Getty)

恐怕一個不得不承認的客觀現實是,真正的後發優勢在美國!

這是一個很大的國家,幅員遼闊,中西部未開發的資源和空間非常多、非常大,而且區域性的城市化和產業轉型正在順利進行,至少比底特律和芝加哥那樣深受東部痼疾影響的城市,要更加順當。

如果不出所料,美國今後中西部的影響還會大為增加。未來的美國,從空間論的角度來看,實際會有三個「首都」,它們分別位於美國空間上的三個主要空間地帶。一個是美國東部的首都,也是現在聯邦政府的首都——華盛頓;還有一個事實上的「首都」,是在太平洋沿岸的加州,它是洛杉磯;而美國中西部的「首都」,實際可能是在丹佛,這是一個真正的、代表和反映美國精神的潛在首都。

本文為安邦智庫7月15日「每日經濟」研究簡報之分析專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