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區塊鏈、反壟斷社群反彈 FB元宇宙伸展壟斷長臂?

撰文:伍振中
出版:更新:

為了配合元宇宙(metaverse)發展計劃,Facebook行政總裁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於10月28日的Facebook Connect大會上宣布將公司改名為「Meta」。不過,隨之而來的網絡爭議亦風起雲湧,更多人擔心的是,朱克伯格進軍元宇宙的野心,會令其對未來虛擬世界的「控制權」更加無遠弗屆。

改名為Meta後,原本的Facebook、Instagram、Messenger、WhatsApp和Oculus將歸屬Meta旗下。

朱克伯格指出,新公司名稱取自希臘文Meta,帶有超越的意思。他認為,元宇宙就像當年一開始發展社交網絡時一樣,成為另一個帶領人類進入虛擬社交領域的里程碑。

不過,網絡世界對朱克伯格這次重大業務改動和重組,有着不同看法。很多人擔心,朱克伯格將其科網媒體王國擴展至元宇宙領域,將進一步增加其對網絡生態及未來虛擬世界的「控制權」。

區塊鏈社群大反擊

朱克伯格進軍元宇宙,受關注和衝擊最大的肯定是全球各地的區塊鏈社群參與者。因為在於他們來說,元宇宙將是區塊鏈產業普及化的主要渠道。各種與區塊鏈相關的概念,如以公共帳本記錄所有權證明的非同質化代幣NFT、利用智能合約(smart contract)實現各種金融交易活動的去中心化金融(DeFi)工具,都冀能在以元宇宙的生態框架下進行。

在區塊鏈社群的角度來看,元宇宙的本質,理應是去中心化,虛擬空間裏的架構、社會秩序與財政規範應該由社群共同治理原則所達成。

朱克伯格這次以Meta之名進軍元宇宙,並提出要建立諸如「Horizon Marketplace」讓用家買賣3D虛擬物品的類NFT交易平台等等,這些設想顯然與區塊鏈社群的原意南轅北轍──當然,朱克伯格總會堅持向外界強調:「未來的元宇宙世界,是屬於大家的」。

延伸閱讀:

Facebook改名Meta 「元宇宙」能帶來新生命力嗎

Facebook宣布改名為「Meta」 朱克伯格:料未來十年吸引10億人

Meta打響地盤爭奪戰?元宇宙是什麼 為何科企紛紛插旗|新聞教室

Meta|FB改名轉運?行內有前科 蘋果搣甩「電腦」主攻智能手機

Meta|Facebook終極押注「元宇宙」:虛實結合社交將成真?

Meta|Facebook預告Project Cambria 新款VR眼鏡感應用家表情

Facebook改名Meta 股民齊買錯?加拿大Meta材料公司無端狂升26%

NFT將是定義未來元宇宙領域資產擁有權的重要工具。(Meta)

公共區塊鏈平台以太坊(Ethereum)共同創辦人布特林(Vitalik Buterin)認為,朱克伯格的元宇宙佈局注定會失敗,因為他試圖將社交媒體時代的成功做法,即平台單一化,嘗試放諸於下個階段的網絡世界,認為是走錯了捷徑。

更加致命的,是Facebook的聲望問題。「Facebook的問題是,現已沒有太多人信任他們了。」布特林說道。

過去幾年,Facebook聲名劣跡斑斑,要外界再次投朱克伯格信任一票,也許還需要一點時間。

布特林不看好Facebook的元宇宙計劃,認為Facebook過去所作所為已令外界失去對它的信任。(Getty)

網絡帝國「全像化」

除了區塊鏈社群以外,其實更多人是擔憂,Facebook的元宇宙計劃,會否令其網絡壟斷長臂加以延伸。

朱克伯格在Connect大會上只展示了其元宇宙設想的部分示範內容,如通過全AR/VR通訊工具與家人朋友溝通、遙距卻「近身」的辦公會議空間Horizon Workrooms、虛實結合的家居Horizon Home、配合全像投影(Hologram)的虛擬演唱會等,這些都可說是搭建了元宇宙的雛形。但內裏的實際操作內容,以及各種元宇宙項目衍生的問題,還有待新誕生的Meta予以解答。

譬如,日後在元宇宙世界裏,各種錢財消費、虛擬資產轉讓等,究竟能否使用在現實世界流通的法定貨幣?在元宇宙的框架下,只要資產擁有權、轉讓權等都是「虛擬化」的,以虛擬單位計價,的確不太需要用上法定貨幣──這樣,Facebook會在元宇宙創建自己的元宇宙的*基礎貨幣嗎?

* 2019年,Facebook早就昭示了發行自主數碼貨幣的野心:Libra,惟甫展開就被各國政府狙擊,比特幣社群更對其窮追猛打。

又譬如,元宇宙內的身份認證如何進行?用家需具備「實名」嗎?這些爭議其實早在社交媒體時代已經出現,但當元宇宙到來,人們將更加沉浸於網絡虛擬世界。這些爭議,將會來得更加切身緊迫,而且更加全面圍繞着未來人類的生活圈子。

元宇宙內的身份認證如何進行?究竟能否使用在現實世界流通的法定貨幣?元宇宙衍生的很大疑竇,仍然有待Meta解答。(Meta)

「當最近發布的『Facebook文件』證實了(Facebook)那些令人討厭的行為。元宇宙的到來將會逐漸稀釋這些關注,而且在媒體和監管機構真正能夠了解它(元宇宙)之前,朱克伯格可能早就得以享受比社交媒體年代更豐碩的利潤。」《彭博社》評論記者Leonid Bershidsky如此寫道。

對於朱克伯格來說,實現元宇宙夢想的最重大難關,也許不是在於技術,而是在於人心。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