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擁抱代替子彈」墨西哥總統懷柔政策 等於向毒梟投降?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墨西哥北部的索羅拉州(Sonora)和奇瓦瓦州(Chihuahua)交界,有家庭遭當地黑幫伏擊,導致三名女子和六名兒童死亡,全部均是美國公民。有指被殺者不意闖入當地黑幫爭奪的地盤,惹來槍手伏擊。

事件進一步引起北美對於墨西哥毒梟黑幫的猖獗問題。自2006年墨西哥毒品戰爭(War on Drugs)政策開始以來,墨西哥毒梟勢力卻逆勢擴張,一直威脅地方治安。到了去年底左翼總統洛佩斯(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上任之後,聲言終結毒品戰爭,不期望以武力打擊毒梟。

以懷柔政策「打擊」毒梟,想換來天下太平,到底是怎樣的一回事?

慘劇發生之後,由於受害者全是美國公民,事件立刻引起美國廣泛關注。特朗普在Twitter上說道,墨西哥是時候接受美國的幫助,向大毒梟宣戰,並且暗示美國可以出兵,協助打擊被特朗普形容為「軍隊」的墨西哥毒梟勢力。墨西哥總統洛佩斯馬上斷言拒絕接受美國的軍事援助,稱「不需要外國的干預」。

被殺家庭所乘的汽車殘骸。(美聯社)

洛佩斯這個說法其實有少許自打嘴巴。因為在持續已久的墨西哥毒品戰爭,一直有美國緝毒局人員來到墨西哥搜集情報,參與打擊毒梟勢力。

墨西哥大毒梟的武裝從何而來?

根據美國煙酒槍炮及爆破物管理局(Bureau of Alcohol, Tobacco, Firearms and Explosives,ATF)的報告顯示,2009年至2014年期間,在墨西哥捕獲的70%軍火來源地是美國。報告分析,大部分槍支是由買家從美國西南部州分的槍店合法購入,然後再非法偷運至墨西哥。為降低過關風險,偷運者有時會把槍支拆散成各個零部件,運到墨西哥後再行組裝。

10月17日,墨西哥一隊約30人的國民警衛隊在西北部的庫利亞坎(Culiacan)「意外遇上」已被判囚的大毒梟「矮子」(El Chapo)古斯曼(Joaquin Guzman)的兒子奧維迪奧(Ovidio Guzmán Lopez),並「乘機拘捕」。豈料奧維迪奧所屬的錫那羅亞集團(Cártel de Sinaloa)黑幫份子馬上趕來搶犯,與國民警衛隊爆發鎗戰。黑幫武裝的火力強大,除了直接與警衛隊硬碰硬開火,更放火燒車,堵塞入城通道,變相與警衛隊來個困獸之鬥。最終,國民警衛隊被迫放回奧維迪奧,鎩羽而歸。

黑幫劫犯,放火燒車堵塞進城通道。(路透社)

這單黑幫與軍警對決一役引起的爭議很大。國內外不少人抨擊政府選擇放生奧維迪奧,是向惡勢力低頭。不過總統洛佩斯解釋,軍警是避免與黑幫持續開火,傷及無辜市民,因此撤退,並向對方交還奧維迪奧。

「這已不再是戰爭。在此關鍵風頭上,這不再是關乎暴力、對立、滅絕、屠殺。」「這是關乎思考如何去拯救生命,以及使用其他方法去達致國家的安寧。」洛佩斯如此說。

洛佩斯口中所說的「其他方法」,背後的意義是指,墨西哥政府將停止再花大量資源去以暴制暴,以圖消滅販毒集團。

久成大患的國內黑幫,是洛佩斯的燙手山芋。(Getty Images)

過份武力反招致平 惟有妥協

早在去年12月,洛佩斯就任總統後,宣布終結前兩任政府對販毒集團實行的高壓政策。他稱自己這項政策是「擁抱,而不是子彈」(hugs, not bullets,西班牙語: abrazos no balazos),明確表明不希望直接以武力打擊販毒集團,寧願把資源放在滅貧、福利、打擊貪污、資助農業等工作上,避免低下階層民眾因貧窮而被迫加入販毒集團黑幫勢力,或從事種植毒品原材料的工作,從市場供應鏈的根源杜絕毒品種植、運輸及買賣。

洛佩斯提出要與犯罪集團展開「和平進程」,並指過去多年的毒品戰爭是一場「失敗」。自2006年墨西哥時任總統卡爾德龍(Felipe Calderon)開啟掃蕩毒梟的「毒品戰爭」以來,有指包括平民的死亡人數超過10萬人。洛佩斯提出終結戰爭,其中一個目標就是終結沒完沒了的平民傷亡。

墨西哥毒販:墨西哥軍警與毒販爆發激烈槍戰,一名男子在染血的街說上拾起一枚彈殼。(美聯社)

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代表着政府向大毒梟「投降」。《華爾街日報》發表的評論觀點認為,這是「無意義的投降」,而販毒集團只是「接收到這個訊息」,而繼續「進攻」。文章指出,雖然打擊毒品的戰爭正呈敗勢,但政府的基本職責正是保障平民免於生活在無法之地。

可是,洛佩斯不再重鎚追擊黑幫,樂見的情況卻沒有出現。單在今年上半年,墨西哥已有超過17,000人被謀殺,相當於每天有約90人被殺害,日均數目為歷來最高。在墨西哥北部、鄰近美國邊境的毒梟重地索羅拉州,今年有20名地方警察被殺,已是去年的兩倍。

兩星期前的墨西哥政府遭遇毒品戰爭中「最侮辱一役」,更加令到洛佩斯不知所措。

墨西哥毒販:販毒集團的武裝份子與軍警爆發激烈槍戰,有屍體倒在汽車旁邊。(路透社)

哥倫比亞大學法律學院(Columbia University)專研組織犯罪的研究員Edgardo Buscaglia認為,洛佩斯對於前任總統以高壓政策打擊毒梟的批評,某程度是合理的。不過,他卻不認同洛佩斯所說,單靠消滅貧窮便可終結毒梟的犯罪行為。有很多國家遠比墨西哥貧窮,但當地的組織犯罪卻沒有墨西哥般那麼猖獗。所以,他不認為兩者存在必然的關係。Buscaglia認為,墨西哥政府需要瓦解這些犯罪活動背後的利益集團,包括牽涉到的政、商圈子,需要的是對付黑幫的政策,而非安保政策。

至於這單涉及美國人的墨西哥謀殺慘劇,會否改變洛佩斯的綏靖態度?特朗普在Twitter上暗示可以隨時派軍隊到墨西哥消滅毒梟,這種直接繞過墨西哥國防安全的態度,更加令到洛佩斯感到不是味兒。

中南美洲偷運至美國的毒品源源不絕,毒販的利潤極豐。(Getty Images)

但換個角度來看,毒梟之所以生產毒品,並且不惜一切保護走私途徑,搶佔地盤,是因為有需求。生產自中美洲及南美洲的毒品,主要供應地便是美國。毒品源源不絕地流向美國,財富也就源源不絕流入毒梟口袋。所以,美國在這方面絕對也有它的責任。

當然,這不能用作美化毒梟為求謀取最大利益而犯下各種惡行,但除了在供應鏈源頭下手之餘,也應該在需求者一端下手,這顯然不能單靠任何一方便可成事,美墨兩國應該在此處通力合作。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