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百年・希望|1949-1957:大破大立中的動蕩與朝氣

撰文:林芷瑩 吳迪
出版:更新:

經過了十數年的戰爭,中國終於驅除外敵,終結內戰,得以令一個積貧積弱的國家能夠獨立自主地重建。彼時,對於這個通過暴力革命奪取政權的中共政府,既有數以百萬計的人逃往台灣、香港甚至更遠的地方,亦有大量人士選擇留下,乃至有華僑從海外回流。
對當時留下來的知識分子,以及五萬萬普通國民而言,毛澤東在天安門城門上發表的「中國人民站起來了」無疑承載着祖輩們面對百廢待興的新中國時的期待與希望。

1949年10月1日,開國大典在北京天安門舉行。(中國國防部)

以最激進的方式落實革命

1949年,新中國成立之際,整個社會及政治環境動盪,如何治理國家,如何力挫國內各種分歧,如何令人民從長期戰爭後復原,成為中共無可避免且亟需處理好的問題。有鑒於待解問題之多,中共率先着手的,便是它一再承諾、最受農民關注、而又最具爭議性、最為動蕩的土地改革。

新中國成立之初,佔農村人口總數不足一成的地主、富農,卻佔有農村七、八成的耕地,農村存在大量無地和少地的農民。為了提高農民積極性,重新均配社會財富,鞏固人民民主專政,中國共產黨在最初數年將地主的土地沒收,重新配置土地,乃至最終以土地公有化等方式,在短短數年內重新架構了社會結構。及至1953年,除了西藏、新疆等不進行土改的地區外,全國約有3億多貧農分獲約7億畝土地。

另一方面,在城市裏,新建立的秩序也迅速受到舊有規則的侵蝕——一如歷代起義軍掌權後往往與原來的利益階層相互融合,迅速腐化,「貧農」往往成為新的「黑心地主」,建國初年,官商行賄、偷稅頻頻發生,政府機關官員也被揭長期將公家資產轉到私人名下。有鑒於此,亦如中共在農村裏推動的土改,城市裏亦掀起「三反五反」整肅運動。對黨政軍數以萬計的幹部進行處分或批鬥,民間資本家更是受到嚴重打壓。直至1952年中,「三反五反」才結束。

無論是土改抑或「三反五反」運動,都對社會造成極大影響。在具體落實改革的過程中,人性的惡不再受到束縛,乃至被鼓勵,延續數千年的基層社會秩序被徹底顛覆,暴力、強姦、侮辱、污衊等慘無人道的行為,在全國範圍普遍上演,對中國社會的家族文化、倫理、道德傳承造成不可磨滅的損傷。

無論其暴力革命的初衷為何,其最終效果便是成百上千萬地主和資本家被「革了命」,大量有產者外逃至香港、台灣及海外,也對港澳台及海外華人群體對中共的看法產生了深遠而負面的影響。

可是,中國共產黨於建國初年所採取的這一系列最極端的落實方式,也確實對舊有以家族為單位、以農業為基礎的社會結構,進行了以社會為單位、以工業為基礎的現代化改革——在此基礎上,這些革命所帶來的改變,也很快被國民所見證。

「三反五反」對黨政軍數以萬計的幹部進行處分或批鬥,民間資本家亦受到嚴重打壓。(鳳凰網)

軍心民望

農業的生產,資源的統一配備,令中國在建國之初的那幾年,得以迅速推進工業化進程。政府將農業人口分批轉化成工業體系的工人,以及體制內的管理人員,同時推行第一個五年計劃,並逐漸建立基礎工業部門,包括鞍山鋼鐵公司大型軋鋼廠、長春第一汽車制造廠、沈陽「國營112廠」飛機製造廠。在交通方面,連接西藏和內陸的川藏公路於1954年全線貫通,連接長江南北交通的武漢長江大橋於1957年建成通車。從1953年至1956年,全國工業總產值平均每年遞增19.6%。第一個五年計劃於1957年完結之時,中國第二產業(工業及建築業)已在國民經濟中佔比,從1952年的20.9%增長到29.6%。

見證這些改變和成就的國民,不僅體會到生活水平的改善,更因一系列「中國製造」的大型工程令國民感到驕傲,對國家前景充滿信心。而這種信心更以軍心的方式得到體現。

新中國成立之初,國內百廢待興,西藏與新疆的收復循序推進,渡海攻克台灣更是厲兵秣馬的目標。值此時,冷戰背景下美蘇的地緣競爭於朝鮮半島爆發,中共在國內創傷累累的情況下,既為了以「投名狀」的方式博得蘇聯更進一步的技術、資金和國際政治支持,亦為了「唇亡齒寒」的地緣政治安全考量,遂冒國力之大不韙,抽調剛剛打完內戰的百萬軍隊北上。最終,朝鮮戰爭致使中共錯失了統一台灣的最佳戰略時機,數十萬子弟兵或死或傷,卻也確保了國家的地緣安全,博得了蘇聯在後續數年間的大力支持。

而在那為期數年的過程中,無論是進軍西藏的第二野戰軍,還是遠赴朝鮮的第三、第四野戰軍,這些貧苦家庭的尋常子弟兵,都跨越了大半個國家征南闖北,這些驚人武功背後,無疑是彰顯了這些年輕軍人及其背後萬千家庭對新中國的希望與信心。

中國人民志願軍走上戰場,參與韓戰。(人民畫報)

新中國成立後,中國共產黨以最為激進動蕩的方式,在短時間內恢復了國民經濟,重組了社會結構,並完成了對生產資料私有制的社會主義改造,將國家推上了工業化的進程。

建國最初的那數年,既令很多人幻滅,又令更多人相信這個國家正蒸蒸日上。對很多對中國共產黨抱有期待、相信其能海納百川的人而言,那段年月無疑是痛苦的,為了推動更重要的目標,中共展現出了堪謂無情的專制和近乎癲狂的激進。對那些未能及時離開大陸,又或是對「新中國」抱有期待的資本家和富農而言,那些年月讓其在恐慌中發現,原來新中國「站起來」的代價,是將他們踩在腳底。

可是,對以基層農工為代表的廣大國民而言,從土改以至工業發展,中國共產黨都代表了「翻身」的希望。「無產階級」在黨政機關的組織、動員和領導下實施專制,集中力量辦大事,在短短數年內取得了真真切切的成果,得掃百餘年來所受的屈辱,朝中共承諾的共產願景邁進,社會充滿朝氣與激情。

可是,或許也正是因為這些大破大立,因為這份激情,令中共乃至整個國家,在後續的數年裏,忘卻了中國傳承數千年的「允執厥中」的真理,在激情革命、激情建設的過程中,滑向了一個深淵般的極端。

注:2021年為中國共產黨建黨百年,其對中國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為理解中共對中國之意義,01中國將百年劃分為八個階段,於後續數周內,以八篇文章嘗試刻畫「中國共產黨」五個字對彼時國人的意義。此為第三篇。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