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在日華女:民間普遍反對舉辦 日民眾對華印象轉差

撰文:陳進安
出版:更新:

東京奧運會於本月23日開幕,可是在新冠肺炎疫情反覆的因素下,這場四年一度的盛事已注定在今屆失去觀眾和掌聲,日本想借舉辦奧運振興經濟,甚至從長遠而言提振國力的如意算盤,現在看來似乎難以打響。

對於這次特殊的奧運,在日本居住多年的華僑Kana(化名)接受《香港01》採訪時表示,其本人雖然對奧運繼續舉辦持中立態度,但她身邊的華人圈子皆因懼怕疫情繼續擴散而持反對態度。她又認為,現時日本人對防疫普遍有一種疲勞感,而一旦疫情在東奧後更嚴重,日本政府要負首要責任。

早在小學六年級時,Kana就隨家人移居日本,結果白駒過隙,一晃就是十多年。今年4月,雖然百年一遇的全球大流行疫情仍然肆虐,但好學的她還是自新西蘭學成後回到東京,開始於早稻田大學就讀自己第二個碩士學位課程。

談起疫情,她認為其對自己目前的生活未構成太大影響,不過就缺少了和朋友還有老師同學見面和交流的機會,令人慨嘆。而最近東京疫情又有些少反彈,日本政府也在積極宣傳接種疫苗,希望今年能夠讓全民都能打上。

東京奧運在疫情陰霾下舉辦。圖為7月21日,遊客眺望東京奧林匹克體育場。(新華社)

Kana表示就她觀察,日本民眾也很積極地接種疫苗,老年人大部分都已經打上,現在這一階段是給64歲以下民眾接種疫苗,她身邊的人,包括日本人都有打。但她同時強調,對於防範來說,現時大家都有一種疲勞感,而且已經習慣了,尤其對年輕人來說,防範意識並沒有去年那麼高。至於她本人目前還沒有接種疫苗,暫時還沒有接種的打算,仍在觀察中,但如果日後有需要出國或者回中國的話就會考慮打。

去年,由於疫情在全球嚴重擴散,2020東京奧運被迫延期一年,成為史上首屆延期舉行的奧運會。可是一年後,大流行未止,東奧更加數度傳出取消舉辦,似乎搖搖欲墜,民意調查亦顯示有將近70%的國民不希望奧運如期舉行,令日本政府備受壓力。

雖然奧運最後如期舉辦,但東京都近期每日新增的確診個案仍在數百宗上落,國際奧委會、國際帕運會、東京奧組委、日本政府、東京都政府本月8日召開五方會談後,終於共同宣布在東京都及鄰近三縣比賽場地採取無觀眾比賽,戶外舉行的項目如馬拉松、競走、自由車、鐵人三項等,也禁止民眾在沿途觀賽。

東京疫情近日些少反彈。圖為7月21日,東奧主新聞中心內,一名女子在COVID-19檢測點外消毒。(AP)

華人圈與日本大眾就東奧普遍想法一致

作為在日本定居的華僑,東京奧運的舉辦也與其切身利益有關。對於東京奧運在疫情未平下堅持舉辦,Kana的態度是中立,既不支持也不反對,因爲她覺得無論民眾怎麼想,日本政府無論如何都會舉辦的,「沒辦法啊,不開日本政府更損失」,而且誰也沒辦法預測開了奧運日本會怎樣,疫情會不會更嚴重,因此她是持中立態度。

據日本野村綜合研究所(NRI)統計,若東奧取消,日本將承受高達1.81兆日圓(約1273億港元)的經濟損失,相當於日本去年GDP的三分一;《日經中文網》亦曾報道,不少經濟學家認為如東奧只是延期,日本的經濟損失約在6000億至7000億日圓(約416億至499億港元),反之若直接取消,損失會躍升10倍,整體GDP會被拉低1.4%。

民調顯示只有34%的日本民眾表示支持奧運會舉辦。圖為反對東京奧運會的抗議者。(AP)

雖然本人中立,但Kana坦言,她身邊認識的幾名當地華人對於奧運會舉辦,都不約而同地是持反對態度的,最主要原因就是怕疫情繼續擴散,怕奧運會之後疫情更嚴重,而民調顯示只有34%的日本民眾表示支持奧運會舉辦,因此普遍而言,她認為在有關問題上,當地華人圈和日本民眾的想法是一致的,並沒有因為民族性不同而有顯著差異,而如果東京奧運會舉辦之後疫情果然更嚴重的話,她想日本政府是要負首要責任的。

日人對華觀感惡化惟未減留日意願 Kana:兩個國家對我來說都很重要

另一方面,雖然平時與其接觸的日本人都挺友善,不過Kana也坦言她覺得疫情爆發後,日本人對中國的印象普遍有變差,當中會有人因為覺得疫情責任在中國而對華觀感惡化,加上疫情導致經濟不好,很多人失業,有的甚至沒了家庭,肯定會有人有怨言,尤其在一些新聞網站的留言板,對華不友好是普遍的現象。

Kana指疫情爆發後,日本人對中國的印象普遍有變差。(Reuters)

2008年奧運會由中國北京舉辦,作為同時經歷過中日兩國奧運的華僑,Kana表示兩屆奧運會是在不同的情況下舉辦的,在疫情陰霾下,東京奧運當然就對日本政府而言很吃虧,而當年北京奧運她也有關注,並觀賞開幕式,相比之下,她對今次東京奧運其實並沒有什麼特別大的感覺,可能正是受在疫情這種狀況下舉辦的因素影響。

Kana續表示雖然日本政府想借舉辦奧運會來重振經濟,但是這願景在疫情情況下無奈只能泡湯,然而她覺得還是有積極的一面,因為通過成功舉辦,還是可以向外宣傳國家的能力。

既然經濟不景又遇上中日關係低迷,那會否影響繼續留日的意願?Kana稱,對於她而言,並不會因爲這一次的奧運會而打消留在日本生活的這種想法,因爲家人都在這邊,而且畢業後她也會在這邊繼續找工作。最後,談及北京及東京兩次奧運的感受中,華人的身份,或者說本人的身份認同所帶來的影響時,Kana坦言並沒有什麼特別大的差別,「兩個國家對我來說都很重要,都是我需要感恩的地方」。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