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限電與能耗雙控 輿論怨言下經濟轉型如何走鋼絲?

撰文:王新
出版:更新:

近日,東北多地限電引發關注,相關話題登上微博熱搜,其不僅影響手機信號,甚至城市主幹道紅綠燈亦無法正常運行,民眾怨聲載道。

不少遼寧和吉林居民貼文披露,當地從上周四(23日)開始連日停電,一些地區停電時間甚至長達12個小時,「一早醒來就沒電了,吃不上飯、洗不了衣服、不敢上廁所……在2021年活出了原始人的感覺。」

周日(26日),遼寧省工信廳、中國國家電網遼寧電力有限公司召開全省電力保障工作會議。會議披露,7月份以來,由於發電能力大幅下降,造成遼寧電力短缺,各地方各單位採取調整峰谷分時電價時段引導電熔鎂企業錯避晚尖峰生產,調減聯絡線外送電和優化省內機組開機方式等措施,在7月至8月用電高峰期保障全省電力供應。

遼寧省的這場全省電力保障工作會議還透露,東北在執行工業限電後,仍存在電力缺口,「目前整個電網有崩潰的危險」。為此,根據《電網調度管理條例》,東北電網調度部門依照有關預案,直接下達指令執行「電網事故拉閘限電」。拉閘限電不同於有序用電,是保電網安全的最終手段,用電影響範圍擴大到居民和非實施有序用電措施企業。

吉林市一家水務公司甚至通知用户,「不定期、不定時、無計劃、無通知」的停電情況將持續到2022年3月份,泵站因斷電無法正常供水,停電停水將成為常態。據報道,上周四以來,東北多地發布限電通知,通知稱,若電力緊張情況沒有緩解,限電工作可能會持續。

振興東北一直是中共高層的經濟佈局目標,可惜東北三省經濟一直陷於低谷。圖為2019年6月6日,國務院總理、國務院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領導小組組長李克強在北京主持召開領導小組會議,研究部署進一步推動東北振興工作。(新華社)

事實上,在整個中國,限電的不止東北三省。上周三(22日)晚上起,多家A股上市公司先後發出公告稱,由於供電緊張,為響應當地「能耗雙控」的要求,上市公司本身或旗下子公司的生產線臨時停產。從具體行業來看,受到「雙限」政策影響較大的行業包括但不限於鋼鐵、電解鋁、水泥、化工化纖四大行業,這些行業的主要特徵是高耗電+高碳排,採取的措施包括直接停產、削減產能(20%至90%不等)、錯峰生產、分時段限電、削減用電優惠等。

從9月開始,珠三角的眾多企業陷入停工停產的艱難境地。廣東省內多地工業企業被要求「開三停四」甚至「開二停五」、「開一停六」錯峰用電。截至上周四,廣東省統調最高負荷需求達1.41億千瓦,比2020年最高負荷增長11%,負荷已七創歷史新高。而包括江蘇、浙江、山東、廣西、雲南等在內的至少10餘個大陸省份部分地區正在限電、停產。

受供給減少影響,中國多種工業品價格不同程度上漲,有的甚至周內漲幅超40%。輿論疑惑,在中國經濟發展已經承壓的情況下,各地在生產旺季紛紛拉閘限電,豈不是給經濟發展造成更多障礙?還有觀點將停產限電歸咎於「能耗雙控」,認為是中央政策突然加碼導致地方突擊式停產限電。

「十四五」時期,中國生態文明建設進入以降碳為重點戰略方向、推動減污降碳協同增效、促進經濟社會發展全面綠色轉型、實現生態環境質量改善由量變到質變的關鍵時期。圖為2018年8月3日攝的國能神華寧煤集團400萬噸煤制油項目夜景。(新華社)

事實並非如此。2015年,中共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能耗雙控」,即指能源消費強度和總量雙控,旨在行政區域設定能源消費總量和強度控制目標,對各級地方政府進行監督考核;並把節能指標納入生態文明、綠色發展等績效評價指標體系。

在碳達峰、碳中和背景下,能源雙控被認為與控制二氧化碳排放存在高度正相關。「十四五」規劃綱要提出,完善能源消費總量和強度雙控制度,重點控制化、石能源消費。實施以碳強度控制為主、碳排放總量控制為輔的制度。能耗雙控作為一個有力的抓手,需要分階段進行任務拆解。在「十一五」、「十二五」、「十三五」期間,中國單位GDP能源消耗分別下降19.1%、18.2%和13.7%。

官媒《人民日報》旗下微信公號「俠客島」周日發文指出,「能耗雙控」執行已有近6年,目標要求一直穩定,不存在臨時加碼。一些地區在評估結果出爐後拉閘限電,不惜關停生產甚至影響居民生活用電的「一刀切」做法,「跟開學前狂補作業一個道理」。

中國有效控制疫情後,很快實現復工復產,境外訂單大量增加,企業擴張行為加劇。這導致部分地區在2030年碳達峰預期下,將「碳達峰」前的近10年理解為「攀高峰」的時間窗口,搶着上高耗能、高排放的「兩高」項目,違規給「兩高」項目開綠燈,一些地方未批先建項目屢現。

數據顯示,今年1月至8月,中國全社會用電量累計54,704億千瓦時,按年增長13.8%。分產業看,第一產業用電量660億千瓦時,按年增長19.3%;第二產業用電量36,529億千瓦時,按年增長13.1%;第三產業用電量9,533億千瓦時,按年增長21.9%;城鄉居民生活用電量7,982億千瓦時,按年增長7.5%。

8月17日的中國國家發改委例行新聞發布會上,相關官員直接點名,指出青海、寧夏、廣西、廣東、福建、新疆、雲南、陝西、江蘇9地2021年上半年能耗強度按年不降反升,被歸為一級預警;浙江、河南、甘肅、四川、安徽、貴州、山西、黑龍江、遼寧、江西10個省份能耗強度降低率未達到進度要求,被歸為二級預警。9月16日,《完善能源消費強度和總量雙控制度方案》出爐。

隨後,一些地區開始「命令式」停產,要求高耗能產業停限產甚至拉閘限電。

實際上,中共中央政治局早在7月30日的會議上就要求:統籌有序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工作,儘快出台2030年前碳達峰行動方案,堅持全國一盤棋,糾正運動式「減碳」,先立後破,堅決遏制「兩高」項目盲目發展。

能耗雙控實際上是與產業轉型升級相配合的,其初衷也是為了促進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在遏制「一刀切」要求企業停產、限產,甚至影響民生的同時,不能因為經濟指標增速出現回落的情況下,為了保增長就不碰觸能耗雙控的工作,因為從長遠看,中國產業結構的確存在需要調整的「硬傷」,「只賺吆喝不賺錢」的高耗能低產值企業,並不是中國經濟發展的保留項,眼下正是中國經濟繼續出清和調整落後產能的重要窗口期。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