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雲迪涉嫖︱「鋼琴王子」早已名不副實? 官方定性下恐難翻身

撰文:泉野
出版:更新:

在嫖娼東窗事發之前,鋼琴家李雲迪集各種光環於一身,各種破紀錄的獨奏音樂會,無數引發轟動的巡迴演出,於劍橋大學和英國皇家音樂學院等地開鋼琴大師課,上春晚錄製綜藝節目,而最為外界津津樂道的,是年僅18歲的他在參加2000年第十四屆肖邦國際鋼琴比賽中獲得金獎,成為開賽有史以來最年輕的金獎得主,也是第一個獲此殊榮的中國人。獲得該獎後,當晚的《新聞聯播》特意進行了播報。

北京警方在10月21日通報李雲迪嫖娼被行政拘留後,這位昔日的「鋼琴王子」瞬間跌落神壇,四川音樂學院第一時間將李雲迪工作室摘牌,中國音樂家協會也很快將李雲迪除名。鑑於中國官方目前對劣跡藝人零容忍的態度,從被通報嫖娼的那一刻起,李雲迪在中國「社死」的命運即已註定。

該不該將嫖娼的李雲迪一棍子打死?輿論場呈現出兩種截然相反的圖景,而這,在不久前才跌落神壇的吳亦凡、鄭爽等演藝明星身上,似乎並沒有出現過。

認為李雲迪「罪有應得」的一方認為,李雲迪是有才華的,但是才華不能凌駕於國法之上,在如今的法治社會,尤其決不允許藝術凌駕於法律和道德之上。有網友就此評論道,「不管你取得多麼輝煌的藝術成就,不管你擁有多少粉絲,你要明白一個簡單的道理『做藝先做人』!」也有人將李雲迪近些年的「翻車」事件彙總起來,用來說明人們口中的「鋼琴王子」早已名不副實,與娛樂圈的距離更近於鋼琴本身。

比如:2015年,李雲迪成為肖邦大賽最年輕的評委。但他為了參加黃曉明的婚禮,連續兩天沒有出現在比賽現場。到了月底,他在首爾演奏自己最著名的拿手曲目《肖邦第一協奏曲》時,由於記憶錯亂導致演奏被迫中斷,發生了「車禍現場」。李雲迪向樂迷表示道歉:「作為一個鋼琴家我深知無論任何理由,都必須在舞台上交出一百分的表現,任何解釋都是蒼白的。」

認為不該講李雲迪一棍子打死的一方則認為,嫖娼歸嫖娼,但讓李雲迪就此告別中國的音樂舞台,就此「社死」,無疑是一大損失和遺憾。82歲「鋼琴大師」劉詩昆10月28日即公開表示,「我感到痛心,不希望這樣的事情發生在他身上。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我覺得我們社會應該給他一個機會,讓他振作起來,好好地彈琴,為社會及公眾服務。他畢竟很年輕,他還有很多路要走,不要把他一棍子打死。這件事令我覺得好遺憾。」

2016年3月31日,在俄羅斯莫斯科,中國鋼琴家李雲迪在巴爾維哈音樂廳演奏。(新華社)

對於「劣跡藝人」,從2014年這一概念第一次出現至今的七年時間裏,官方的態度趨於嚴厲和明確。2014年9月29日,廣電總局下發「封殺劣跡藝人」的通知,其中「吸毒」、「嫖娼」行為被明確點名,出軌等道德問題則未提及,而由「劣跡藝人」參與制作的電影、電視節目、網絡劇、微電影等被要求暫停播出。

2018年1月19日,在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的宣傳例會上,時任宣傳司司長高長力提出廣播電視邀請嘉賓應堅持「四個絕對不用」的標準——「對黨離心離德、品德不高尚的演員堅決不用;低俗、惡俗、媚俗的演員堅決不用;思想境界、格調不高的演員堅決不用;有污點有緋聞、有道德問題的演員堅決不用。」另外,總局明確要求節目中紋身藝人、嘻哈文化、亞文化(非主流文化)、喪文化(頹廢文化)不用。

2020年11月,廣電總局發布了《關於加強網絡秀場直播和電商直播管理的通知》,為之前的政策打上了補丁,並表示「要切實採取有力措施不為違法失德藝人提供公開出鏡發聲機會。」

2016年10月10日,在習近平主持召開文藝工作座談會並發表重要講話兩周年之際,中宣部在北京召開繁榮文藝創作經驗交流會。(新華社)

基於這樣的頂層設計,就不難想象2014年至今的諸多整頓與規範。而隨着進一步規範化,曾經盛極一時的流量至上、資本為王的造夢遊戲,也終於告一段落。作為馳名中外的鋼琴家李雲迪,從向娛樂圈靠攏的那一刻開始,已經註定其難逃時代洪流的裹挾,雖然盛名之下,但終究不過是這一時代浪潮裏的滄海一粟。

就像北京警方在公布李雲迪嫖娼的消息後,「平安北京」官方微博貼出一張鋼琴鍵的照片所配的文字一樣,「這個世界的確不止黑白兩色,但一定要分清和劃清黑與白。這個,絕對不可以錯……」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