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民主黨派 真·民主戰士還是政治花瓶?

最後更新日期:

「加入民主黨派是一種怎樣的體驗?」內地知名問答網站知乎上,不少人表現出對民主黨派的好奇。在中國的政治舞台上,這些長久以來缺乏存在感的政黨顯得格外神秘。

首先,民主黨派並非中共外所有黨派的統稱,而是經中共認證的8個參政小黨,包括民革、民盟、民建、民進、農工黨、致公黨、九三學社、台盟。在官方語境中,民主黨派和中共「肝膽相照」,有參政議政、民主監督的權力;而外媒卻常常直呼他們「衛星黨」、「政治花瓶」,形容其對執政黨馬首是瞻。究竟中國的民主黨派扮演着怎樣的角色?

從左至右,民盟創始人之一鮮英、毛澤東、九三學社創始人許德珩、民革創始人之一宋慶齡、民盟創始人之一黃炎培、民革初期領導人之一馮玉祥。(一蓑煙雨/ZOL論壇)

八星拱月

時間回溯,8民主黨派多在抗日戰爭期間或國共內戰前組建,內戰時向共產黨傾斜,有些黨派中甚至有雙重黨籍的中共骨幹,這種狀況延續至今。1948年,共產黨發布「五一口號」,號召各民主黨派聯合,「為着打倒蔣介石,建立新中國而共同奮鬥」,以上黨派積極響應,被看作是歸順表態,如今的黨派排序和當時響應的次序直接相關。

如今,中國共產黨與各民主黨派的合作方針是「長期共存、互相監督、肝膽相照、榮辱與共」,共同致力於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形成了「共產黨領導、多黨派合作,共產黨執政、多黨派參政」的基本特征。根據憲法,這一制度將長期存在。

僅從字面就可理解,中共是國家絕對的領導核心,也是政黨遊戲規則的書寫者,這是理解政黨關係的大前提。知乎上,有民主黨派網友將16字方針改為「长期共存,荣幸荣幸;互相监督,岂敢岂敢」,成為「中國民主黨派生存現狀」的高支持率回答,雖只是一句調侃,但也可窺見一斑。

2015年的中共統一戰線研討會上,九三學社中央主席韓啟德說,「九三學社將做好聯繫知識分子思想工作,努力把他們團結凝聚在中國共產黨周圍,為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現中國夢而共同奮斗。」事實上,這不單是九三學社的使命,也反映出各個民主黨派的現狀。

林鄭月娥將分別獲習近平、李克強、張德江接見。(人民網)

參政議政

民主黨派的首要職能是參政議政,不過,平日的中國新聞中就很難見到他們的身影,最集中的曝光期莫過於兩會,這是他們一年中最重要的時間。

民主黨派與政治協商制度關係最為密切,全國政協會議上,民主黨派會向大會提交提案,內容涉及產業經濟、社會民生、教育醫療等各個方面,今年僅民進中央就提出38件提案,九三學社中央提出42件,民革中央因提出將中山裝作為國家正式禮服得到大量關注。

全國政協常委葛劍雄曾對南方周末說,民主黨派有條件先組織調研,經過討論,再跟政府有關部門溝通,因而提案有分量,較受中共重視。值得一提的是,民主黨派的考察、調研及交流活動,多由中共提供經費支持。

除在政協會議上提案,民主黨派還可在各級政府政策制定過程中通過座談、上書等方式發聲,紐約時報表述為「提供具體的建議和分寸得當的意見」。民盟成員、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院長賈慶國曾提出,民盟都是高級知識分子,可進行專業討論,提出很好的建議,但民主黨派的作用更多體現在基層,大概是因為基層問題不太「政治」。

今年兩會上,各民主黨派及全國工商聯領導人記者會。民主黨派領袖多在中共體系內有職位,其中致公黨主席萬鋼(右二)是全國政協副主席、科技部部長,其他幾位也擔任政協副主席或人大副委員長。(共產黨網)

民主監督

監督是共產黨賦予民主黨派的權力,在政黨方針中表述為「互相監督」,中共表示,由於自己是唯一執政黨,監督主要是各民主黨派對中共的監督。

民主黨派監督的方面包括國家憲法和法律法規的實施情況,中共和政府重要政策的制定和執行情況;中共各級黨委的工作和黨員幹部的廉政狀況等等。然而實際上,人們卻很難聽到民主黨派人士提出異議。

今年7月,習近平邀請各民主黨派與8省份對接,監督政府脫貧攻堅工作,要求各黨派以問題為導向,深入一線調研,通過意見、批評、建議等方式監督。而與從前的狀況並無二至,隨後的新聞盡是「民盟中央主席充分肯定河南省省脫貧攻堅積極舉措」、「民革中央主席對貴州省脫貧攻堅成績予以肯定」……民主黨派的監督究竟是否尖銳有效,值得畫上問號。  

影星章子怡和李冰冰均為致公黨黨員,在兩會及民主黨派會議上,文娛明星代表常常是最受關注的存在。(網絡圖片)

名利場?

如果民主黨派在中國政治舞台上的作用尚難凸顯,為何又有眾多社會精英爭相加入?

目前,8個民主黨派中,規模最大的民盟有18.44萬成員,最小的台盟只有2100多人,相較8000多萬黨員的共產黨實非同一體量。各黨派門檻都很高,成員以社會中上層人士為主,包括企業家、各界專業人士等等,且有嚴格的加入機制,除要求年齡和工作等級外,還需經黨內人士推薦,因此得以一直保持小而精。

民建黨員荀子常常在知乎上幫網友答疑,他坦言,「優質的圈子就是民主黨派的優勢」,而不少人也正是看中這一點,認為入黨後便可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雖然還達不到入黨要求,很多大學生已經在網絡上積極了解,「我是xx專業,加入哪個黨派較好?」「我想考公務員,聽說民主黨派升遷比較快?」……這當然不代表民主黨派人士皆存功利心,卻可一定程度反映外界對他們的印象,因為高端的政黨形象和有限的政治作為,常被誤認為類似商會的組織。

將於本月24日召開的中共六中全會將審議《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試行)》。進一步強化黨內監督,整治黨紀,而民主黨派對政權的監督和對國家治理的參與將去向何方,能否在「好看」之外發揮更多的作用,值得得到更多的關注與反思。

中共六中全會議題專頁:深度拆解中共的危與機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