睹大耳窿用陽具磨母親臉 警到場不執法 22歲子斬死債主判囚終身

撰文:鄭子健
出版:更新:

據《南方週末》3月23日報道,2017年2月17日,山東省聊城市中級法院一審以故意傷害罪成,判處冠縣青年于歡無期徒刑。據該報調查所得,案情涉及高利貸追債,于歡疑因不堪對方百般逼害,凌辱其母,包括塞她頭部入馬桶、掏出陽具磨蹭她臉部等等。于歡情急下揮舞水果刀刺人,造成1死3傷。辯方曾以正當防衛為理由,請求法院以防衛過當量刑,但不獲受理;法院認為于歡不能正確處理衝突,現場「不存在防衛的緊迫性」。

于歡。(網上圖片)
+4

「陽具辱母殺人案」 內地輿論沸騰 三大爭議質疑內地法制不公

內地經濟下行,地方企業缺乏正規借錢渠道,惟有冒險借高利貸。(路透社)

貴利王:借135萬元,要還高達271萬元

高利貸集團首腦涉黑被捕

于歡之母蘇銀霞為山東源大工貿創辦人,公司主要生產汽車刹車片。由於資金週轉困難,她分別於2014年7月和2015年11月,兩度向吳學占借款100萬元(人民幣.下同)和35萬元,約定月利息10%。《南方週末》查得吳學占於2012年成立一間房地產開發公司,注冊資本1000萬元;又網上流傳一封舉報信,指控吳學占以房地產生意為名,行集資放高利貸之實。

于歡的代表律師即指出,中國法律規定貸款利息以36%為上限,吳學占所定10%月息屬違法高利貸;據知,截至2016年4月,蘇銀霞已還款184萬元,並以價值70萬元物業抵債,但還剩最後17萬欠款無法償還。至2016年8月,當地警方公布搗破「吳學占惡黑勢力團夥」,查清其涉黑罪行,案情包括源大工貿逼債案。

用卡車堵門,不讓員工進出,蘇銀霞雖報警求助無效
吳學占將她按進馬桶,又讓手下在房間大便,威逼還錢

卡車堵門不讓員工進出

源大工貿員工透露,於2016年4月中,討債人一行約10人,拉來燒烤架、木炭、肉串、零食和啤酒,在公司門前燒烤飲酒,「堵門」催債;此前他們曾拉來磚頭、木柴和大鍋,砌爐灶燒水喝,該員工解釋:「在當地只有出殯才這樣燒水。」《南方週末》引述多名源大工貿員工,證實工廠多次被卡車堵門,不讓員工進出,蘇銀霞雖報警求助,仍無法阻止對方騷擾,最終於4月14日釀成傷亡慘劇。

其實事發該月,蘇銀霞已抵押自住物業,回去收拾時卻遇上高利貸在場,據其自述,吳學占將她按進馬桶,又讓手下在房間大便,威逼還錢;事後蘇銀霞曾4次撥打報警熱線和市長熱線,並向員工哭訴慘況。原來近幾年經濟下行,地方企業難從銀行借取貸款,部份企業惟有鋌而走險,互相擔保向吳學占借高利貸,逼債情況屢見不鮮。

在母子倆面前用手機播放色情影片,粗言辱罵
將煙灰彈在蘇銀霞胸口,還脫下于歡的鞋子,塞進蘇銀霞的嘴
脫下褲子,一隻腳踩在梳化,掏出陽具蹭磨蘇銀霞的臉
到場民警只說了一句:「要賬可以,但是不能動手打人。」

民警只勸籲別動手打人

2016年4月14日,11名討債人闖入公司財務室,禁錮蘇銀霞及于歡,在母子倆面前用手機播放色情影片,粗言辱罵,目擊員工透露:「什麼話難聽他罵什麼,沒有錢你去賣,一次一百,我給你八十。學著喚狗的樣子喊小孩,讓孩子喊他爹。」之後其中一名討債人故意將煙灰彈在蘇銀霞胸口,還脫下于歡的鞋子,塞進蘇銀霞的嘴,于歡反抗不果,反遭抽耳光教訓。

目擊者更稱,討債人脫下褲子,一隻腳踩在梳化,掏出陽具蹭磨蘇銀霞的臉,身旁的于歡則咬牙切齒,幾近崩潰。現場員工見狀後,通知兩人親屬報警,到場民警只說了一句:「要賬可以,但是不能動手打人。」看到警員離開,于歡情緒激動往外衝,討債人出手阻止,混亂間于歡從桌子上抓起一把水果刀亂捅,4名討債人中刀受傷,自行駕車赴醫院求救,其中1人失血過多死亡。

不久,警方派員折返現場,于歡交出水果刀,隨同民警到派出所。至去年12月,法院裁定其故意傷害罪名成立,認為討債人只是侮辱和辱罵,未有使用工具,再者警方已抵步處理,被告兩母子遇襲風險較小,故此沒有迫切自衛需要,惟因受害人犯錯在先,于歡亦如實作供,所以法院未按死者家屬要求,判處死刑。不過,于歡不服無期徒刑判決,目前已提出上訴。

「陽具辱母殺人案」 內地輿論沸騰 三大爭議質疑內地法制不公

內地了另一大案:雷洋案

北京一名年輕新任爸爸雷洋,於赴機場接親戚當日(5月7日),涉嫌嫖妓被捕,期間離奇死亡。家屬於機場苦候不果,打電話又無人接聽,報警後才獲公安通知,雷洋因「心臟病發」,送院後不幸搶救無效死亡。據悉,雷洋現年29歲,2012年考獲中國人民大學環境學院碩士,事發時其新生小孩才出生兩星期。

媒體和網民紛紛追究事故真相, 多名異見者稱追究到底後疑遭軟禁。其後,「雷洋案」賠償金創紀錄 家屬收四千萬人民幣棄訴訟。

+14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