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請您和您的女婿真心為以色列著想

最後更新日期:

「世紀協議」,Deal of the Century,這是特朗普為他的以色列-巴勒斯坦問題方案所想的名字。

與朝鮮問題一樣,以巴問題是特朗普嘗試攻下的一個里程碑。不過相較於他在朝鮮問題上的「親力親為」,以巴問題則更多由他的女婿、資深總統顧問庫什納(Jared Kushner)主導。

就在5月29日,美國方面公布了庫什納本周對摩洛哥、約旦、以色列的訪問計劃,這位38歲的金龜婿需要為「世紀協議」的頒布做一些最後的遊說工作:美國將於6月25日至26日在巴林召開投資者大會,並於會議期間公布白宮對以巴問題的「世紀協議」之第一階段,協議的全文則將於今年夏天公布。

「世紀協議」未發布已遭猛批

目前,「世紀協議」的內容受到嚴格保密,不過庫什納和其他美國官員的言辭,卻似乎昭示着「兩國方案」原則可能被拋棄。

按照已知的資訊,該「世紀協議」的第一階段可被概括為「向巴勒斯坦人提供經濟好處,至於成立正式國家等政治訴求則暫時免談」。

對此,巴勒斯坦官方已經於5月24日明確拒絕出席該巴林會議,巴勒斯坦總統顧問阿士拉維(Hanan Ashrawi)直言「這不是和平協議」,而是「美國再次鼓勵以色列侵佔我們的領土」;約旦方面則有一批顯赫輿論領袖直言中東需要「第三次巴勒斯坦大起義」;埃及方面,曾統領該國三十餘年的前總統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表示白宮的這個方案只會是一個暫時方案,隨時都可能崩盤;

然而,除了巴勒斯坦官方嚴厲的措辭之外,眾阿拉伯國家政府雖然對「世紀協議」都有保留,卻皆未高調抨擊。除了摩洛哥和約旦尚未對「世紀協議」和巴林會議做任何公開表態以外,巴林、沙特、阿聯酋和卡塔爾都已經流露出參會意愿——事實上,各阿拉伯國家近來與美國及以色列的關係正顯現出改善的趨勢。

1974年,聯合國通過《巴勒斯坦問題的和平處置》方案,主張以聯合國第194號決議為基礎,參照1967年六日戰爭之前的領土範圍,將以色列與巴勒斯坦建立為兩個政府,和平共存。該方案在1980年代開始逐漸獲得巴勒斯坦社會的支持,巴勒斯坦政府亦於1988年發表立國宣言,接受此原則;而以色列如今基本支持兩國方案,卻反對以1967年領土範圍劃界,且普遍支持擴建殖民區。
「兩國方案」

庫什納作為特朗普的女婿任職白宮,一直遭到非議,其在白宮的安全許可權限曾於去年被從「最高機密/敏感隔離信息」級別被下調至機密級別。(GettyImages)

檯面下的往來

據「獨立阿拉伯」(Independent Arabia)5月26日報道,黎巴嫩和以色列官員近期在希臘和塞浦路斯會面,該媒體同時報道,黎巴嫩高級官員經過第三方向以色列保證,如果美國與伊朗當下的緊張對峙氣氛惡化,黎巴嫩國土不會為伊朗或親伊朗的武裝組織「真主黨」提供中轉基地。「獨立阿拉伯」是沙特媒體集團SRMG設立的新聞通訊社,總編輯部設在倫敦,SRMG與沙特王室關係密切。

另一邊廂,除了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已經於去年10月訪問阿曼以外,以色列與阿聯酋、沙特等國間的部長級會議也密切舉行。至於埃及,塞西總統(Abdel Fattah el-Sisi)與內塔尼亞胡一直在推動兩國在安全問題上的合作,而塞西同時也被以巴兩國視為誠懇的調停者。

可以說,雖然各阿拉伯國家只有埃及和約旦與以色列正式建交,且各國領導人在明面上仍對以色列保持著「政治正確」的冷淡態度,但檯面下卻已經有頗多往來。而這與美國政府近兩年來試圖利用「伊朗威脅」來打造「中東版北約(NATO)」等斡旋是分不開的。

金錢無法化解的家仇国恨

對巴勒斯坦及各阿拉伯國家的民眾而言,如今白宮主導的「世紀協議」與內塔尼亞胡及以色列極右翼所主張的「經濟和平」方案並無區別,無外乎就是以金錢收買巴勒斯坦人,誘其放棄立國的夙願。

可是,各阿拉伯國家領袖與以色列的眉來眼去並不能代表各國民眾。自1948年開始,「解放巴勒斯坦」就一直是阿拉伯世界共同的目標,甚至在不少政府領袖上位的過程中也被當成一種集結民心的口號。

據一份2017年在11個阿拉伯國家進行的調研結果顯示,77%的受訪者表示巴勒斯坦的命運關乎所有阿拉伯人。有趣的是,愈是在政府層面與以色列親近的國家,其民間對巴勒斯坦的支持就愈強烈:在約旦,90%的民眾認為巴勒斯坦命運關乎自己;在埃及,85%;在沙特,80%。與此同時,在11個調研國家中,90%的人都認為以色列是他們國家最大的安全威脅。

2019年3月25日,特朗普在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後左二)訪美期間簽署政令,代表美國政府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的主權(GettyImages)

1916年,英法兩國趁著奧斯曼帝國的崩潰,以「賽克斯-皮科協定」(Sykes-Picot Agreement)自行劃分阿拉伯國家疆域,為該地區近百年的沉淪埋下了動亂的禍源。直到今日,這段歷史依舊能勾起每一個阿拉伯人清晰而沉重的心情。

正因如此,當他們正看着美國與以色列試圖趁著「阿拉伯之春」後的動亂,重新為該地區規劃有利於美以兩國的前景時,這份夾雜著民族主義、泛伊斯蘭主義和百年來家仇國恨的憤怒情緒,是決不可被低估的。

偏袒以色列究竟是為了什麼?

在庫什納、特朗普及不少人看來,「世紀協議」應該是可行的。畢竟人類歷史發展到今天,近萬年來的國際關係一直就是強權政治主導,百年前的威爾遜總統(Woodrow Wilson)和他的國際聯盟(League of Nations)早已入土,而今日之聯合國也有逐步形同虛設的趨勢。按照「世紀協議」的安排,只要各阿拉伯國家政府能被成功遊說,假以時日,人們總會接受現實。

賽克斯-皮科協定(英語:Sykes-Picot Agreement)是英國與法國(以及後來加入的俄羅斯帝國)於1916年5月16日簽署的瓜分鄂圖曼帝國的秘密協定,以英國的中東專家賽克斯(Mark Sykes)和法國外交官皮科(Francois Georges-Picot)命名,內容包括:

敘利亞、安那托利亞南部、伊拉克的摩蘇爾地區劃為法國的勢力範圍。

敘利亞南部和美索不達米亞南部(現伊拉克大部份地區)為英國勢力範圍。

黑海東南沿岸、博斯普魯斯海峽、達達尼爾海峽兩岸地區為俄羅斯勢力範圍。

可是近兩年來從未停止的街頭抗議,頻發的暴力衝突,都一次又一次說明了偏袒以色列右翼一邊的做法,並不能解決以巴問題。

且不說巴勒斯坦人,便是單提以色列猶太人,當特朗普和他的女婿試圖力推「世紀協議」,為自己創下有一個可供誇讚的「政治遺產」時,或許也需反思,這麼做真的是為以色列好嗎?抑或是僅滿足了內塔尼亞胡等極右翼的訴求?當該地區再冒出數個「哈馬斯」武裝組織時,其所會帶來的後果,最終難道不是居住在那地區的人承擔嗎?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