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滬寧陪同習近平接見中國大使們的兩重深意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中國2019年度駐外使節工作會議7月17日在北京召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見了中國的駐外使節們,並同他們合影留念。據瞭解,參加會見的人有王滬寧、丁薛祥、楊潔篪、王毅。由於王毅是國務委員兼外長,在會議上講話,他嚴格意義上來説並不算是參加會見的人。丁薛祥是中辦主任,陪同習近平出席活動是常態。因此陪同習近平參加會見的人員中王滬寧、楊潔篪更具有陪同意義。

駐外使節工作會議在中國歷史悠久。最早可查的駐外使節會議是1952年中共建政後的第一次使節會議。當時在會議上,周恩來提出「另起爐灶」、「一邊倒」、「打掃乾淨屋子再請客」等外交政策。在中共十八大以前,中國的駐外使節會議通常是每5年召開一次。1998年的第九次駐外使節會議上,中國時任國家主席江澤民曾經就蘇聯解體後的國際形勢做出重要判斷。2004年的第十次駐外使節會議上以及2009年的第十一次駐外使節會議上,中國時任國家主席胡錦濤也曾就當時的外交工作目標和重點進行詳細闡述。

王滬寧(前排右二)陪同習近平接見中國的駐外使節們。(新華社)

中共十八大之後駐外使節工作會議進行了調整,並不遵守五年一次的先例。2016年十八大後的首次駐外使節會議距離第十一次會議有7年之久。此後駐外使節會議的召集和開會不再是中央層級的重磅會議,更像是部門會議。駐外使節的工作會議不再冠以第幾次,而稱為年度會議。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的駐外使節會議上,中國外長都發表了講話。其中2017年的年度會議上,習近平到會並發表了講話。當時陪同習近平出席會議的是丁薛祥、楊潔篪(時任國務委員),並未有其他常委級別的中共領導人陪同參加會議。

可以看出,中共十八大後,中國駐外使節工作會議的召開發生了變化。駐外使節的會議更加傾向於年度化。這一方面説明國際形勢和外交工作越來越重要,在中國的發展中越來越有影響,中國需要每年都對外交工作和駐外大使們的工作進行總結、檢視和指導。

王滬寧2019年5月會見新加坡總統哈莉瑪。(新華社)

另一方面這從本質上釐清了駐外使節會議的任務和目的。這個會議是外長給大使們開的,不再是外長大使們向中央彙報工作的場合,也不再是中央領導人每五年向駐外大使發佈任務指示的場合。

駐外大使工作會議和中央外事委員會的作用和工作機制並不同。中央外事委員會進行的是中央層面的決策和部署。駐外大使工作會議是外長向駐外大使傳達中央指示、部署中央指示的會議。涉及重要的指示和部署,常委級別的領導人才會參加駐外使節會議,親自解釋新的政策。

王滬寧陪同習近平接見回到北京參加會議的大使們,之所以特殊是比照2017年的先例而來的。人們驚訝於2017年習近平參加駐外使節會議發表了重要講話,但當時並未有常委級別的人員陪同,而此次只是接見大使們為什麼有常委級別的高層陪同?

2018年5月的第一次中央外事委員會會議信息顯示,習近平是中央外事委員會主任,李克強是副主任,王岐山是委員,楊潔篪是辦公室主任。楊潔篪是中央外事委員會專職辦公室主任,中央委員級別,習近平的涉外活動,楊潔篪陪同出訪、參加接見是慣例。此次陪同習近平接見大使算是工作性質決定的。

王滬寧2018年5月作為常委參加了第一次中央外事委員會會議。不過中國官方當時並未點名王滬寧在外事委員會中是否有職位和作用,也並未公佈中央外事委員會是否還包括其他人。他此次現身駐外使節的接見,是否意味着他在中央外事委員會中有重要角色?

習近平2017年曾參加駐外使節年度工作會議並講話,當時並沒有常委級別的人員陪同。(新華社)

十九大中共高層人事變動後,長期擔任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的王滬寧在七常委中分管意識形態和黨務工作,接替了十八屆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分管意識形態和黨務工作的劉雲山。

從中共黨際交往的層面看,王滬寧在諸多的中共對外場合,比如中朝外交場合、中共與世界政黨高層對話會等場合擔任重要的角色。中國外交向來有國家外交和黨際外交兩條線,中國的駐外大使們交叉出自中國外交部和中聯部等多個涉外結構。王滬寧參加接見大使們或許也是分內職責。

且在中共涉外方面不只有外交還有涉外宣傳,王滬寧的作用不容忽視。中國外長王毅在2019年度駐外使節會議上提出要「全面貫徹黨中央對外工作重要部署」,「以優異成績迎接新中國成立70週年華誕」。不排除中共為了營造建國70週年的盛大聲勢,在對外宣傳等各個方面做了充分的動員、部署和準備。這或許也是王滬寧現身參加接見駐外使節的題中之義。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