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劾特朗普可能終結佩洛西政治生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9月24日,就在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在紐約出席一系列聯大會議及活動之際,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宣布眾議院對他展開正式的彈劾調查。這一彈劾的時機是特朗普連日來被指向烏克蘭尋求幫助,調查民主黨總統參選人拜登(Joe Biden)及其兒子亨特(Hunter Biden)。特朗普延續之前的回擊措詞稱,這是政治迫害,是對總統的騷擾。

自此,佩洛西成為美國歷史上第四位啟動總統彈劾調查的美國議長。

佩洛西醖釀近1年後宣布啟動對特朗普的彈劾調查。(VCG)

在當前嚴重分裂的政治氛圍下,佩洛西借民主程序啟動彈劾,很大程度上也是出於黨派利益,存在一定的政治目的。如果彈劾案未獲通過,佩洛西自然也要承擔與這種權力相匹配的政治責任。也就是說,佩洛西利用憲法職權推動特定政治目的同時,也要承擔得起這種權力運用所導致的不良後果。

佩洛西本打算在2016年民主黨奪得白宮後退休,但特朗普的上台,又讓佩洛西堅持了下來,按照她的話就是為了制衡特朗普。兩年前特朗普指控奧巴馬(Barack Obama)竊聽、一年前私密顧問被判有罪,民主黨都曾有過彈劾的討論。2018年中期選舉民主黨贏得眾議院後,借通俄門調查和競選違規指控,黨內彈劾特朗普的聲音再次出現,但被佩洛西壓制。尤其是通俄門調查的無果而終,讓一些激進的民主黨非常失望。

今年3月特朗普否決一項國會兩院通過的關於叫停南部邊境緊急狀態的決議後,民主黨黨內就曾考慮啟動彈劾。佩洛西依然表現了克制。當時佩洛西認為,扳倒特朗普、使其遠離華府的唯一有效方式依然是選票,也就是2020年大選。她當時說,民主黨展現團結更為重要,啟動彈劾也只會讓選民分心,無暇顧及民主黨提出的各種政策理念。

拜登第一時間對民主黨推動對特朗普的彈劾表達支持。(VCG)

這次啟動彈劾調查,佩洛西口頭上的理由是特朗普要為施壓烏克蘭調查拜登父子「擔負責任」,稱沒有人可以凌駕於法律之上。但是,就在大選初選前,佩洛西藉助尚未被證實的指控,啟動彈劾調查,或多或少有些倉促。從黨爭、彈劾複雜過程及2020年大選等角度來看,佩洛西啟動彈劾與其說是為了讓特朗普付出代價,還不如說是她也壓上了自己的政治生涯。

首先,佩洛西屈從於黨內激進勢力。

多數民主黨希望特朗普被彈劾,但彈劾的時機、勝算以及對2020年大選的影響,尤其是美國主流民意,民主黨領導層並沒有充分的準備和風險評估。佩洛西屈從於黨內勢力施壓,啟動彈劾程序,實際上就是被這種勢力捆綁。這種勢力大多抱有一些不切實際的幻想,也不看重事實,更不顧及美國主流民意,屬於那些在特朗普上台第一天就想着如何把他拉下台的激進勢力。

其次,眾議院若無法通過這一彈劾案,佩洛西領導力必然受挫。

從眾議院司法委員會開啟彈劾調查,到眾議院全院表決彈劾條款(Article of Impeachment),佩洛西需要團隊黨內,甚至也要爭取共和黨眾議員的支持,爭取彈劾案的通過。當然,通過的可能性相對比較大,畢竟民主黨佔領導優勢。否則佩洛西就會面臨很大的黨內政治壓力,影響其在年輕議員心目中的威信。

不過,佩洛西既然能夠啟動調查,說明她有信息能讓眾議院藉助民主黨席位優勢通過彈劾條款。到那個時候,特朗普才算被正式彈劾。

佩洛西和特朗普在政治和領導風格上一直勢不兩立。(VCG)

另外,調查是否真的能夠做到公允?眾議院民主黨人力推對特朗普彈劾案的同時,也應該調查拜登父子究竟是否在烏克蘭存在不正當的商業聯繫。

再者,即便彈劾案獲得眾議院通過,參議院在審訊過程中認定特朗普違憲或有罪的可能性也不大。除非滿足兩個條件,第一,共和黨拋棄特朗普,導致參議院多數共和黨人倒戈,達到彈劾通過所需的絕大多數票數(69票);第二,特朗普被證實違憲以及確實存在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或者其在總統任期內出現商業利益衝突等。

最後,對於什麼樣的「罪行」或「過失」才能被成功彈劾,美國憲法沒有明確說明,這就為黨爭留下了足夠的空間。按照美國憲法第二條第4款規定,總統或其他文武官員被彈劾的條件是「因叛國、賄賂或其他重罪和小罪」。這裏對叛國、重罪和小最的判斷標準,或者國家安全威脅的判斷,都是不確定的,有一定的政治操作空間。

佩洛西之前曾經說過,如果彈劾得不到兩黨支持,就得不到公眾的支持。現如今,佩洛西卻違背當初諾言,完全從政治或政黨利益出發啟動彈劾。《華爾街日報》24日期中一篇社論說,拜登在佩洛西啟動彈劾調查後支持彈劾的表態,也證明了此次彈劾完全出於黨派利益。

總之,即便針對特朗普的彈劾案獲得眾議院通過,更多僅會加大同共和黨及白宮的政治鬥爭。如果彈劾案最終在參議院遇阻而作罷,佩洛西就會面臨很大政治壓力。

最壞的結果就是特朗普平安渡過被彈劾的危機,而且利用民主黨的彈劾開展競選,將一切執政不力的矛頭都指向民主黨,促使民主黨在2020年國會選舉和白宮角逐中失利,到那個時候,第一個引咎辭職的就是佩洛西,民主黨領導層也不得不更新換代。畢竟一些激進或新生代議員早就盯上了議長或黨內領袖的寶座。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