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指揮官死於美軍空襲 特朗普的「戰功」不改中東局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當地時間1月3日凌晨時分,伊拉克巴格達國際機場一帶突然遭遇空襲,至少三枚火箭彈擊中建築設施,並造成多人傷亡。

在眾多死傷人員中,一名來自伊朗的死者就令外界大為震驚。此人就是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聖城軍」的指揮官蘇萊曼尼(Qassim Soleimani)將軍。由於蘇雷曼尼是伊朗在伊拉克、敘利亞地區軍事、情報活動的實際最高指揮官和軍事首腦,他的意外死亡就使這場風波陡然升級。這場由美、伊軍事人員交火導致死傷,並引發美國使館被搗毀的風波出現了激烈的轉折。

被炸死的蘇萊曼尼將軍是近十幾年來活躍在伊拉克、敘利亞內戰戰場上的傳奇人物。西方情報部門對其能力大為欽佩,伊拉克政界也都感激他的救國之恩。(路透社)

發動襲擊的美國一方也迅速意識到了死者的身價,並以此作為向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邀功的依據。在空襲之後,五角大樓即發布新聞稿,稱此次空襲是「在總統領導下」的「果斷的防禦行動」。美方為「旨在預防由伊朗發動的襲擊計劃」,才殺死了「美國指定」的「恐怖組織首腦」,即蘇萊曼尼。

的確,殺死蘇萊曼尼也許可以讓華盛頓的軍政要人們長出一口惡氣。這不僅僅與前不久美國駐伊拉克大使館被「支持伊朗的伊拉克民眾」搗毀有關。蘇萊曼尼本人也是美國多年的難纏對手。

美國中情局(CIA)早在2013年就將其視為「中東最強特工」,CIA前駐伊拉克高官馬奎爾(Joseph Maguire)曾抱怨此人情報難以蒐集。他的名聲在中東情報界也如雷貫耳,以色列「摩薩德」前局長達甘(Meir Dagan)還在接受《紐約客》專訪時強調過自己對他的欽佩。

當然,蘇萊曼尼的行動也不僅僅在情報領域,他在伊拉克、敘利亞等地還親自負責軍事行動。他本人曾在2008年親自向美軍駐伊拉克司令彼得雷烏斯(David Petraeus)發短信,強調伊朗在伊拉克的控制力強於美國人。

美國駐伊拉克大使館在12月31日被搗毀後,外界正矚目於美軍調動4,000名82空降師士兵入伊拉克的動向,不想美方在1月2日就突然空襲伊朗重要人物。(美聯社)

在敘利亞內戰期間,蘇雷曼尼不僅建立了敘利亞「國防軍」(NDF)等民兵機構,他還親自前往莫斯科面見普京(Vladimir Putin),痛陳2015年時敘利亞戰場的困局,加速了俄羅斯出兵敘利亞的過程。蘇萊曼尼還在2017年對時任CIA首腦的蓬佩奧(Mike Pompeo)表示過輕蔑,拒絕接受他在戰場上由線人遞交的口信。

不過,外界也可以發現,炸死一個伊朗司令,並不能改變美國在伊拉克、敘利亞一線的局勢。2014年至今,伊朗已在敘利亞、伊拉克等地有效投射了其政治、軍事影響力。

在伊拉克、敘利亞一線經受過考驗過的伊朗軍隊已經在「什葉派之弧」中逐漸展現了自己的真實能力。(法新社)

面對中東亂局,在俄羅斯已經成功維持了伊朗的穩定後,伊朗也充分扮演了其中出力的關鍵角色:它通過出兵、援助等手段,聯絡了伊拉克的什葉派政治勢力,確保了敘利亞的什葉派政治力量不被顛覆,支援了黎巴嫩真主黨武裝,又為也門胡塞武裝提供支援。這使俄羅斯已經在中東取得主動權。也讓美國逐漸在「什葉派之弧」(Shia-Belt)形成之後趨於被動。

這樣一來,美國防部固然可以在炸死蘇雷曼尼後強調「美國將繼續採取一切必要行動」,美國防長埃斯珀(Mark Esper)也可以在空襲當日「敦促伊朗政權停止其惡意活動」。但外界也同樣可以發現,美國對什葉派之弧的這一突然襲擊,正在促成美伊緊張關係的新高點,這對特朗普及五角大樓來說,或許將是新的難關。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