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權「優等生」形象在戈恩逃亡劇中黯然失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1世紀10年代和20年代交匯的歷史節點,日本日產公司前董事長兼CEO戈恩(Carlos Ghosn)堪比好萊塢大片的逃亡,給世界帶來不小的震撼。2020年1月8日,戈恩在黎巴嫩召開記者會,公開發聲,譴責在日本遭受到的「政治迫害」。這也是日本自戰後建立資本主義民主政治體制以來,多年來未曾遭受的「譴責」。事件發生後,日本國內反應如何?戈恩在記者會上的發言在日本國內又引發何種反響?在戈恩逃亡事件中,日本自身存在哪些問題,該如何解決?

《香港01》特約記者劉海鳴就此話題在東京採訪了日本政界、知識界和法律界人士。

批判戈恩 日本上下異口同聲

對於戈恩逃亡的看法,日本各界普遍抱持負面評價,「跳樑小丑」、「很難看」,日語中可以進行貶損和諷刺的最強力的一些詞彙和表達,幾乎呈現出一邊倒的態勢被用在戈恩身上,多數日本人認為戈恩的逃亡是對法律和正義的一次踐踏。

日本柳澤國際政治智庫研究員宮下清在接受採訪時就表示,戈恩逃亡本身就是對法律和正義的一種踐踏。不論戈恩說了什麼,其在日產公司的所為是實實在在的犯罪,這一點是可以確定的,所以無論其如何指責和強調所為「政治迫害」,都無法迴避作為一個犯罪嫌疑人,實施了潛逃犯罪的做法。

針對記者提問的關於日本的政治和司法體系中,是否存在如戈恩所指,令國際輿論所擔心的「迫害」問題,宮下清認為,日本的政治和司法體系並非完美,事實上也存在着相當的問題,但這並不妨礙日本擁有公正透明的司法環境。

宮下清表示,日本實行立法、行政、司法三權分立的民主政治制度,因此,戈恩所指的司法不公正,這在日本出現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戈恩遇到的最大的問題,可能出現在日產內部通過權力鬥爭和操作,讓戈恩一個人承擔了過大的責任。而即使是這一點,在正式判決之前,戈恩主觀地認為其將受到不公正的判決,判決結果將不利於自己等想象的內容,進而進行潛逃,從任何角度來說,這都是不能被容忍的犯罪。作為法治國家的日本,必須要維護法律的正義,盡全力給予戈恩應有的制裁。

日本法政大學國際法研究員巖島豐認為,從日本法律的角度來講,這次逃亡事件是對日本法治的嚴重踐踏和蔑視,戈恩必須為此承擔相應的責任。他表示,當前,日本社會輿論希望嚴厲追究戈恩逃亡的日本相關部位的責任人,同時希望日本警方能夠與國際刑警組織合作以最有效率的方式抓捕戈恩。「不管戈恩在記者會上作出什麼樣的發言,其在日本國內犯下罪行是不容置疑的,且在保釋期間通過非法手段逃亡,更是觸犯日本法律。」

探究真相 日產戈恩各執一詞

隨着事件不斷延燒發酵,一個問題始終牽扯大眾的神經,戈恩究竟遭遇了什麼,其在黎巴嫩召開記者會中的表述有多少真實。就目前的媒體獲得的信息來看,日產方面和戈恩方面顯然各執一詞。記者電話採訪了日產公司公關部門的有關負責人,這位負責人表示,日產公司對戈恩的逃亡表示遺憾,將繼續同日本司法等相關部門合作,採取法律行動,追究戈恩的違法行為對日產公司造成的傷害。

日產公關部門也通過郵件向記者表達了其立場,「日產公司通過內部十分嚴格謹慎的管理體系和內部調查,發現了戈恩的數項不當行為,並認定其不適合繼續擔任日產高官,並解除了戈恩在日產公司內部的一切職務。戈恩個人的不當行為給日產公司造成了嚴重的後果,日產公司內部調查已經掌握了不可辨駁的證據,這些行為包括虛報薪酬和挪用公款等。

與此同時,戈恩在黎巴嫩召開的記者會上也對日產公司的說法進行了反駁,認為其遭受到了來自日本方面的「政治迫害」。

有着20多年執業經驗的日本資深律師豐田慎一郎對記者表示,日本司法體系架構是從根本上來說公正的,公平的。但並不是說這套體系不存在漏洞。日本奉行獨立的司法審判制度,就審判整個過程而言,政治等因素干預司法,誘發司法不公的情況出現的機率幾乎為零,「但審判之前,通過人為操作,製造人為干預的事實,從而影響審判結果是有可能出現的,這也是戈恩所謂的『政變』說。」

在涉嫌犯罪的問題上,戈恩和日產公司各執一詞。(AP)

豐田慎一郎說,從目前日產公司前高管表態和警方等強力部門取得的來看,人們依然無法判定戈恩面臨的真實情況究竟是什麼,目前日本官方並沒有就戈恩的說法開展新的調查的計劃,也不允許外部獨立機構對此進行調查,而是按照日本國內法,和戈恩出逃前所面臨的法律程序進行追責,並已向國際刑警組織發出了協助通緝的請求,這實際上是已經給戈恩的事件從根本上進行了定性,「這種做法確實符合日本國內的法律與法規,但在這一非常事件上,日本的法律和法規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置疑,獨立調查看起來似乎是有必要的,但這種做法將損害日本的司法主權,這是東京決不能接受的。

是非難「辯」 人權優等生很尷尬

1月8日的記者會上,戈恩對日本的司法進行了猛烈的批判,他指責日產內部的日方高層「勾結」日本的政治勢力合力進行的一次「政變」,讓他本人承擔了很多不應該承擔的重罪,在日產日本人高管與日本官員骯髒的勾結中,日本所謂公正的司法體系並非如外界所見那樣「潔白」,日本人比他更懂得如何利用本國的「遊戲規則」,讓公平正義失靈,從而實現自身利益。

對此種說法,日本媒體幾乎槍口一致,對戈恩進行了抨擊。即使如此,國際輿論卻並不像日本媒體那樣地將炮火集中到戈恩一方。長期以來,日本成功樹立起了民主人權自由的國際優等生的形象。日本通過高效、公正、透明的司法制度向外界彰顯了民主主義法治精神。

但戈恩逃亡事件,似乎讓外界有了重新審視日本民主自由的理由。日本法務大臣森雅子日前在推特中表示「戈恩應該證明自己的清白」的發言也受到了日本國內的批評,認為這種發言有悖於日本的法治精神,證明戈恩有罪的,恰恰應該是調查動作遲緩效率低下的日本檢察機關,而對戈恩長期的人身自由限制的「人質司法」的置疑也使得日本外界開始意識到,人權優等生的真面目也許並非之前外界所想象的那樣美好。

日本甲南大學法科大學院教授、律師園田壽認為,不論戈恩事件結論如何,都無法掩蓋日本司法通過該事件暴露出的長期未能解決的問題。這些問題包括,檢察機關發出逮捕令後,基本都能獲得法官的批准同意,在依法拘留嫌疑人之後,法官對拘留裁決的判斷過程是之後日本國民無法看到的「黑箱」,在逮捕和拘留嫌疑人後,搜查部門為獲得嫌疑人的交代,以調查取證為由長時間限制嫌疑人自由和基本權力,連嫌疑人會見律師都無法獲得允許,同時嫌疑人的居住上也不能保證其在文化和風俗上的基本權力,除了律師之外,嫌疑人與包括家屬在內的任何人的通話和信件聯繫都被限制,而這一系列做法正是在國際上被詬病的「人質司法」。

園田壽表示,「人質司法」給犯罪嫌疑人造成了身體和精神上的折磨,這種司法模式的思路往往是不斷暗示嫌疑人要想解脱就儘快認罪,這是一種「有毒」的司法。

黎巴嫩國內普遍對戈恩表達了支持。(AP)

戈恩的辯護律師之一,法國原人權大使的弗朗索瓦•齊米雷(François Zimeray)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也批評了日本司法中所存在的對人權的侵害,他表示,《世界人權宣言》發表後,無罪推定原則、對被告尊嚴的尊重以及給予為自己辯護的權利成為實現公正司法判決的重要因素。「聯合國與主要國際NGO組織都將日本司法視為『人質司法』」。

弗朗索瓦•齊米雷還藉由媒體向日本法相森雅子隔空喊話,「日本是被國際社會廣泛稱讚的現代化的發達國家,將無辜者作為人質的制度不符合時代要求,你(法相森雅子)有責任將其廢除。」

事實上,由於戈恩在記者會上的發言,日本多年未有的在人權和司法領域成為國際輿論的焦點,而日本政府官員的強硬表態,日產公司多位涉事的前高層管理人員撇清關係的表態,以及日本媒體驚人的一致對外,都讓外界隱約感受到了影響甚至扭曲這個民主國家司法和正義水面下的威權力量。

當然,也有觀察家認為沒有直接證據證明日本司法不公的情形下,首先戈恩的逃亡是違法行為這是不容置疑的,其次戈恩的所言真實性依然無法確定,此時對日本進行置疑是一種陰謀論。但記者在東京採訪多位要求匿名的日本政府人士,他們對日本司法中存在的漏洞和缺陷是持肯定態度的,並且也強調了這些缺陷和漏洞是人為故意造成,最終是為了方便被權力所利用。

無論如何,戈恩事件讓日本民主人權優等生的形象蒙上陰影,讓日本在國際人權組織面前處境尷尬。戈恩作為日本體制鮮有的異議者,其今後的動向以及日本政府將對戈恩及家屬採取哪些進一步的行動,都值得關注。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