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土納群島大軍壓境 解析湧入南海的印尼政治暗流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進入1月中旬後,印度尼西亞軍隊(TNI)於納土納群島一線部署了包括600名陸戰隊士兵和至少9艘各型軍艦的編隊。到1月13日,印尼海軍還派出一艘巡防艦、兩艘護衛艦前去與三艘中國海警船對峙。當外界正津津樂道於印尼在南海的角色變化時,卻很少有人注意到推動這場風潮的政治潛流,以及它可能會掀起的反華風潮。

有分析認為,這場風波的幕後黑手應是自1998年8月建立以來,一直在印度尼西亞勢力不小的「伊斯蘭捍衛者陣線」(FPI)。該組織與印尼總統佐科維多多(Joko Widodo,下簡稱「佐科」)之間的長期敵對關係更值得注意。而FPI在2019年5月聲稱要重演「黑色五月」的口號同樣令人不安。

幕後黑手已經浮現

環顧2019年下半年以來的印尼內部動向,外界不難發現,納土納海域的風波實際上是印尼內部反華示威風潮逐步升級的結果。

資料顯示,這一風波源自FPI對中國新疆等問題的利用。脱胎自FPI組織、自2016年起為反對佐科旗下干將兼華人省長鍾萬學而建立的激進組織「212校友兄弟會」(PA212)繼2019年5月的雅加達騷亂後也再次浮出水面,開始在以雅加達為中心的印尼各地散佈有關中國在新疆、民族問題上的各種負面消息。

對佐科當局來說,他的敵人一直站在明處,FPI及其組織的PA212一直希望顛覆其政權。(視覺中國)

到2019年12月下旬,PA212和FPI組織的活動越發突出,12月20日後,PA212開始組織小規模示威。到12月26日,又串聯各組織,展開萬人規模的遊行,包圍中國使館,甚至要威脅當局在新疆問題上發聲。

一時間,社交網絡已經風傳雅加達等地的華人開始加強戒備。這個時候,發生在納土納諸島的「專屬經濟區」問題,就轉移了這場反華風潮的視線,這股政治暗流也由此從印尼國內湧入南海。中國外交部在1月6日發佈的旅遊警告,也證明了這場風波仍在激化。

當雅加達的極端組織開始串聯示威,包圍中國使館時,同樣的威脅也降臨到了佐科當局的頭上。(美聯社)

事實上,PA212在納土納諸島引發風波之後也開始變本加厲,甚至一度有些得意忘形。

該組織在得悉印尼防長普拉博沃(Prabowo Subianto)將軍稱「中國與印尼友好,印尼軍方應冷靜應對局勢」後,其發言人及高層骨幹之一達馬伊(Damai Hari Lubis)當即在接受採訪時指出,佐科應該撤了普拉博沃的職。

在多次引發十萬人規模的大遊行之後,佐科當局也注意到了FPI的威脅。(視覺中國)

但是,但隨着佐科當局開始在全印尼範圍內調動機動武裝,該國各地的示威風潮也在逐漸減弱。到1月8日前後,PA212也發表聲明,聲稱達馬伊已經被趕出管理層,其發言不代表PA212這一黨派的想法。

佐科的鬥爭還在繼續

必須承認,PA212在1月8日的發言已展示了印尼極端勢力的根基已被佐科當局有效破壞的現狀。FPI和PA212雖然在2016年11月到2017年5月間組織了7次10萬人規模的大遊行,並最終迫使佐科當局以「褻瀆宗教」為名把鍾萬學送入監獄,但該組織也在2017年後因其軍事化管理被印尼軍方和佐科當局牢牢鎖定,印尼軍方強令不得向FPI相關組織提供任何軍事訓練。

印尼當局曾在半年前經歷過一場輿論戰升級為騷亂的風波。在2020年1月的今天,印尼民間在中國新疆問題上的謠言正使其繼續升温。(美聯社)

到2017年5月後,印尼當局開始對FPI採取行動,這使得FPI首腦希哈卜(Rizieq Shihab)逃亡沙特阿拉伯至今,並從2018年8月開始策動「Ganti Presiden」(印度尼西亞語「換總統」)運動。

FPI和PA212曾經寄希望於普拉博沃為代表的軍方勢力,並藉此形成對佐科的反擊。但普拉博沃不僅沒有選擇PA212推選的宗教人士作為競選夥伴,在2019年總統大選失敗後,還第一時間與支持他的FPI和PA212形成了切割。隨着他在7月中旬直接宣布與佐科「握手言和」、「站到同一條戰線」,至此,寄希望于軍方勢力的FPI和PA212就很難繼續煽風點火。

佐科(左)與印尼海洋與漁業部長艾迪·普拉博沃(Edhy Prabowo,右)於1月8日一同登上納土納島展開視察,艾迪是普拉博沃將軍的門生,他在被印尼軍方開除後,經人引薦攀附了當時還是中校的普拉博沃,並在其羽翼下飛黃騰達。(路透社)

不過,FPI和PA212在2019年5月介入騷亂期間,還是喊出了一些令人心驚膽戰的口號。流亡沙特的希哈卜直接喊出了要在2019年重演1998年「黑色五月暴動」,並藉此像推翻蘇哈托(Suharto)當局一樣推翻佐科政府。

雖然該組織最終因為缺少武裝力量,又只能依靠域外Facebook、Twitter、Instagram等社交媒體傳播信息,這使得雅加達當局在調動軍警和斷網之後,就在短時間內收拾了亂局。

2016年以來的多起10萬人規模的反政府示威讓佐科當局逐漸警覺起來,而FPI威脅重演「黑色五月」的口號更讓印尼華人膽戰心驚。(視覺中國)

不過,2019年12月至今以來的形勢就已經不太一樣。當佐科所率領的「鬥爭民主黨」(PDI)的議員也紛紛支持印尼在納土納問題上的「強硬態度」,甚至開始要求當局「審議一帶一路項目」時,外界似乎就能發現這場輿論戰較之半年前似乎更為靈活,雅加達當局更在農曆新年將近之際,也不得不迎接來自其國家內外各種敵對勢力的挑戰。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