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阿拉伯之春】十年內戰人間地獄 盤算利比亞和敘利亞的經濟賬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20年1月下旬,在土耳其宣布派兵,並在利比亞前線部署先進地對空導彈等裝備後,利比亞東部「國民軍」(LNA)的攻勢似乎有所減弱。但這較之利比亞自2011年以後內戰不斷的現狀,終究只算是其中一個波折。

目前,LNA軍與西部「民族團結政府」(GNA)的「大戰」已大為縮水,交戰雙方總共只有12,000名利比亞人,即7,000名GNA軍和5,000名LNA軍。剩下的是近20,000名俄羅斯、蘇丹、阿聯酋、蘇丹、土耳其的「僱傭兵」。

至此,外界總算可以發現,被這場大戰摧殘了10年的利比亞,再也組織不出,也不會有勢力投入更多兵力了。而這差不多也算是「阿拉伯之春」後中東戰場的一大縮影,也門、敘利亞等國的局面亦然。

包括德國、俄羅斯、中國在內的多國首腦舉行了在柏林的利比亞峰會,但這場大會的結局僅以外界約定不干涉利比亞內政告終,這對於利比亞戰場的直接影響是極為有限的。(美聯社)

比起尚能維持基本社會秩序的埃及、突尼斯等國來說,利比亞可算是「阿拉伯之春」的一大悲劇,自2011年利比亞爆發武裝衝突以來,近20萬人在該國國內流離失所。其經濟狀況更為不堪。

在2010年衝突爆發前,利比亞可因其石油取得每年320億美元收入。但「革命」之後,2011年的內戰就使其當年的經濟增長率降為負61%。油氣收入佔利比亞國民生產總值超過80%,佔出口收入多至97%,這種現狀使該國的發展立刻被內戰打亂了節奏。

在2014年到2016年間,以哈夫塔爾(Khalifa Haftar)將軍為首的軍事強人取得了利比亞東部油氣田產區,隨後,俄羅斯石油公司又在2017年2月與利比亞石油公司簽訂投資和原油採購協議,法國也在利比亞東部確保了自身利益。這使得利比亞實際上已經因油氣資源的爭奪而陷入分裂。而這種戰亂頻仍的局面,也使得其經濟指標難以被統計。

延續到2019年的也門內戰雖然讓外界感受到了包括無人機在內的各種新型戰法的運用,但它也同樣留下了一個千瘡百孔的也門國家。(視覺中國)

同理,另一個進入戰爭狀態的「革命」國家也門也幾乎走到盡頭。因武裝衝突持續,也門財政資源流失嚴重,其經濟一直依賴沙特阿拉伯等國家支援「輸血」,處在崩潰邊緣,其貨幣里亞爾(Yemeni rial)也持續貶值。

就目前也門的現狀來說,自從胡塞武裝組建「救國政府」,並在2014年9月奪取其首都薩那之後,流亡的也門哈迪(Abdu Rabbih Mansour Hady)當局就一直難以扭轉頹勢:目前,也門國家85%財政資源流失,石油和天然氣出口近乎停頓,其他外匯供應也因喪失領土而減少。

雖然自2015年3月後,以沙特為首的多國聯軍展開了針對胡塞武裝的「反恐行動」,但雙方直到2019年仍維持拉鋸戰狀態,這讓處於流亡狀態的哈迪政府頗為苦惱。雖然沙特當局已向流亡中的也門中央銀行注資30億美元,但這並不能阻礙也門里亞爾一路暴跌的頹勢:2014年時,1美元可兑215也門里亞爾,到2018年,1美元就可兑800也門里亞爾。

在2019年跟隨土耳其衝進敘利亞北部拉斯艾因等地的「自由軍」已經有至少數百人被運往利比亞作戰,這不能不說是一個殘酷的玩笑。(視覺中國)

類似的局面也發生在了敘利亞,據「敘利亞政策研究中心」2015年時估計,戰爭給敘利亞造成的整體經濟損失約為2,550億美元。聯合國也在2015年時指出,如果敘利亞危機延續到2020年,戰爭造成的經濟損失將高達約1.3萬億美元,接近西班牙2014年國內生產總值。而敘利亞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要恢復至動亂前水平,將需要10到15年時間,其經濟水平也已至少倒退30年。

中東地區內戰頻仍的現狀與歷史基礎有關。100多年的歷史充分顯示,英法等歐洲強權在中東地區劃分領土和勢力範圍時,完全無視中東的自然地理、民族、宗教和歷史傳統,這是導致阿拉伯地區無法臻至穩定,長期處於紛爭和碎片化狀態的一大主因。隨着美、俄在二戰後取代英、法於該地區取得主導權,當地的政治派系又在冷戰對峙的大環境下連續遭遇拉鋸爭奪。

這種爭奪的結局,無疑讓阿拉伯世界在20世紀到21世紀的百年間多次因外力走上歧路,其發展與改革的路線也容易被政變或武裝衝突輕易打斷。而戰亂又繼而令失業和貧困的情況惡化,為極端思緒乃至恐怖主義提供了富饒的土壤——當旁觀者們回顧這種歷程時,或許就可以對「阿拉伯之春」及其現況表現出悲憫與釋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