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政催生首都治理盲區 同心鄉血案給河內的慘痛教訓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時間邁入10月,發生在越南首都河內下轄美德縣同心鄉(也作「同心社」)的風波仍持續吸引着各界人士目光。

這場導致3名軍警被燒死,一人被射殺,後續有兩人被判死刑,25人被指控謀殺罪,29人涉案的事件,是越南近10年來最嚴重的一場群體性事件。它徹底揭開了越共當局治理能力的短板,也迫使越共開始從這一血案中吸取教訓。

同心鄉一案的過程是簡單的:1980年時,越南防空軍28旅在同心鄉劃去36公頃地塊用於建設總面積208公頃的機場,但機場項目最終並未落實。其後,同心鄉將其作為農業與住宅用地,一直使用到2014年。

河內同心案的主腦黎廷鯨(白衣持話筒者)身為抗法、抗美老戰士,又長期擔任書記,在村民中頗有人望,他在2017年曾組織抓扣前往強制執行的當地幹部和警員,併名噪一時。(越南《越民報》截圖)

2014年,越南國防部從防空軍處收回1980年時原計劃修建機場的地塊,並將同心鄉地區總面積約46公頃的地塊交給越軍電信公司,用於「修築國防工程」。

同心鄉反對國防部與河內政府收回地塊產權,從2013年開始就地塊產權問題,一面強調同心鄉擁有包括「59公頃農業用地」的機場地塊,一面接連上訪,並在2017年引發第一次同心鄉拆遷事件:同心鄉農民在老書記黎廷鯨指揮下抓扣了前來強制執行的38名警察和各級黨政幹部。並由此為2020年的悲劇打下了基礎:黎廷鯨組織的小團體最終在2020年1月與軍警激戰後覆滅。

同心鄉血案給越共的教訓,歸結起來有四點。

首先,同心鄉一案發生在越南首都河內這樣的大城市,導致此案自帶聚光燈,就在越共核心的「腳邊」發生此類風波必然會招致各方批評,越方在處置過程中也容易變得束手束腳。

黎廷鯨被擊斃後,警察從其住所翻檢出了部分武器,其中包括在越南各地騷亂常見的手工爆炸物。黎廷鯨被警察打死時手中發現一枚手榴彈,但警方並沒有搜出更多類似武器。(越南《城市與經濟報》截圖)

對外界來說,河內對類似案件的處理方式和力度是判斷其當局政治光譜的重要線索。

河內的同心鄉一案從2017年到2019年已逐漸驚動了越南各級首腦,從河內市人民委員會主席阮德鍾,到總理阮春福,基本上河內各層首腦均捲入其中,到2019年11月下旬,河內還因為此案處理了三十多名幹部。但越方從2017年到2020年間對同心鄉一案未採取明顯監控等措施也是事實。這種放任的局面也最終導致2020年1月9日的血案變得難以避免。

其次,不同於越南其他地方的「維權」、「拆遷」等案件,同心鄉一案從一開始就與境外勢力高度綁定。

資料顯示,從同心鄉一案從2017年爆發以來,就有攝影師、記者緊跟黎廷鯨前後。黎廷鯨的長子黎廷功與英國廣播公司(BBC)越南頻道、自由亞洲之聲、法國國際廣播電台等越南境內「敵台」有過接觸,同心鄉鄉民亦在黎家組織下,湊出一千多個簽名,稱將送往「美國,瑞士,瑞典等國的大使館」,希望「國際社會給予干預」。

同心案在海外越文媒體中已經變成了平民與官僚資本對峙的典型,同心鄉鄉民稱「國防部把地交給越軍電信」的說辭也被外界廣泛引用。(越南語版「美國之音」截圖)

越南公安部曾指出,黎廷鯨在同心鄉的小團體遭遇瓦解之後,他仍能得到來自越新黨、南越「流亡政府」乃至「大越朝廷」(即阮朝覆滅後的阮福氏家族)的捐贈,越方在事後查獲了海外匯款的明細。阮文海等越南知名海外異見人士甚至直接呼籲「把同心案國際化」。在1月9日的風波發生後,越南的海外異見人士與南越流亡人士通過Facebook等越共鞭長莫及的境外社交媒體平台,展開了一場針對河內的圍剿。

再者,越方對於同心案的介紹與後續語焉不詳,信息問題相對不透明,令外界無法準確判斷事件性質。

對外界來說,同心案的核心在於機場地塊的產權領屬。越方需要做的事情,不過是設法讓黎廷鯨等人出面對質,確認同心鄉擁有的地塊並非其一直宣稱的59公頃,更不用說同心鄉涉事的14戶家庭中只有5戶是具備在國防用地上耕種的資格的,其餘人等從1980年以來屬於非法侵佔國防用地。

同心案剛傳出死人的消息,越南的海外活動家們就立刻動作起來。不僅在歐洲等地拍照聲援,更建議歐盟應留意河內的人權狀況。(BBC越南語版截圖)

但遺憾的是,越方僅在2017年7月25日發佈了一次官方通吿,其宣傳力度也相對有限。此後,越方直到2019年8月才再次發佈了有關同心案的處理意見,並在2019年11月25日宣稱已經完成對涉事14戶人家的補償、搬遷方案。這種做法背後也顯出了河內希圖息事寧人的一面,而同心案的解決也由此將變得不可收拾。

最後,根本上而言,越方各級官僚在同心案上應對不力,最終導致了此案的惡化。

同心案發生前,越軍已經開始修築國防設施。(《越民報》截圖)

自越共十二大後進入轉型期以來,其基層管制一直出現鞭長莫及的局面,阮富仲當局一面需要處置此前「四架馬車」體制餘波下中央機構的宂員,另一方面也要面對市、鄉一級公務員干預能力的有限。

從同心案2017年爆發前,到2020年1月的最終解決,越方的相關人員一直都在以按部就班的方式應對現狀。即便在2020年1月前,越南公安部發現黎廷鯨一夥準備了爆炸物,似乎要「襲擊相關設施,殺害幹部」,這才開始攻堅。攻堅前,越方也只是「切斷網線」,並未斷水斷電,偵查相關信息,導致帶隊幹部強攻之後就落入陷阱陣亡。

分析認為,越南近年來並非不能成事,但越南的成績大多需要在壓力之下才能產生。譬如近期的新冠疫情:在來自越南內外的層層壓力尤其是國際影響之下,越方終於化壓力為動力,採取激進手段,快速解決積壓問題。

因此,像同心案這樣相對不那麼嚴峻的問題,就極有可能在越南社會的大環境下繼續沉積並惡化,直到不可收拾,才能得到來自高層的「極限施壓」,進而在新冠疫情加速越南社會轉型期之際得以解決。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