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藥風波後鴻茅藥酒獲獎引質疑 中國中藥協會:評選標準不能公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中國中藥協會12月21日主辦的一場發佈會上,鴻茅藥業和鴻茅藥業副總裁鮑東奇,分別榮獲「2018年度履行社會責任明星企業」和「2018年度履行社會責任年度人物獎」榮譽稱號。

獎項一出,網民譁然。這兩個獎項的頒出,讓鴻茅藥酒重回輿論焦點。

有媒體發起了「你能接受鴻茅藥業獲獎嗎?」的投票,絕大多數網友都表示不能接受。

鴻茅藥酒的保健作用被過分誇大。(VCG)

2018年,麻醉學專業碩士畢業的廣州居民譚秦東在網絡上撰文《中國神酒「鴻毛藥酒」,來自天堂的毒藥》,被內蒙古涼城縣警方跨省抓捕,並以涉嫌損害商品聲譽罪刑拘,引發社會廣泛關注。

2018年4月17日,根據最高人民檢察院指示,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檢察院聽取了涼城縣人民檢察院案件承辦人的匯報,查閲了案卷材料,認為目前案件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指令涼城縣人民檢察院將該案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並變更強制措施。

譚秦東走出看守所後,曾向鴻茅藥酒致歉。

譚秦東當時獲釋後曾表示,對自己所做並不後悔,自己不應該被這樣對待,「這是一個職業醫生應該說的真話」。(澎湃新聞)

當時,媒體調查發現鴻茅藥酒存在多項違法違規記錄。在2017年8月,媒體統計鴻茅藥酒10年內曾被25個省市級食藥監部門通報違法,違法次數達2,630次,被暫停銷售數十次。浙江省食品藥品監管局連續多年都將鴻茅藥酒廣告列為違法藥品廣告予以通告,認為鴻茅藥酒廣告「誇大產品適應症、功能主治或含有不科學地表示功效的斷言、保證;含有其它嚴重欺騙和誤導消費者的內容」,「利用醫藥科研單位、學術機構、專家、學者、醫生、患者等名義和形象作證明」。

對於此次獲獎,中國中藥協會相關負責人回應稱,「鴻茅藥酒的過去是過去,過去的鴻茅藥酒通過法律、媒體(的規治)已經翻篇了,也就承擔起了社會責任,我們鼓勵有社會責任感的企業,看的是它的現在和將來,這事有錯嗎?」

有記者問該獎項的「評選標準」,對方稱「我們有我們的標準,不能公開。」

中國中藥協會辦公室一位工作人員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翻篇以後,它是按照法律程序,現在是規範的,也是按照社會責任辦的。(我們)鼓勵它往好的方向發展。」

針對獲獎一事,鴻茅藥業品牌傳播部相關人士25日否認此次獲獎是付費贊助,表示評選標準是中藥協會定的,鴻茅藥業並不清楚有哪些考核指標。

2019年5月17日,在中國中藥協會媒體專業委員會成立大會上,鴻茅藥業副總裁鮑東奇表示,近些年來,網絡自媒體上充斥着大量對中醫藥文化、對中藥企業的惡意抹黑和攻擊,為此他也呼籲行業協會,國家主流媒體,能給中藥企業更多的關注和支持。

官網資料顯示,這次發佈會的主辦方中國中藥協會,是中國國內代表中藥行業的權威社團法人組織,於2000年12月18日經中國民政部批准成立。

協會的主要任務包括反映行業訴求,維護會員的合法權益;舉辦交易會、展覽會,幫助企業開拓市場;組織開展企業及產品評價、優秀企業及企業家表彰活動等。

鴻茅藥業副總裁鮑東奇榮獲「2018年度履行社會責任年度人物獎」榮譽稱號。(網上圖片)

內蒙古鴻茅藥業有限責任公司是中國中藥協會的一般會員。按照該協會2019年的會費收費標準,會員單位5,000元人民幣每年,理事單位10,000元人民幣每年,副會長單位30,000元人民幣每年。

截至12月24日,中藥協會共有385家企業會員,其中副會長單位65家、理事單位55家和會員單位265家,若按此計算,2019年中藥協會最多可獲得會員費382.5萬元人民幣。

中國中藥協會官網曾發布過一份《關於編纂出版的通知》,有媒體在另一家醫藥行業協會網站找到了通知詳情。

據通知所寫,支付費用8萬元人民幣可擔任《報告》特邀編委委員,獲得優先推薦參加中國中藥企業社會責任評選。

通知同時列明《報告》各版類從32,000元人民幣到60,000元人民幣不等的費用,不過,在申報「明星企業」和「年度人物」那一欄,都註明了不收費。

12月25日,中共黨媒《人民日報》旗下證券時報刊登署名報道《中藥協要珍惜公信力》。

官方媒體半月談雜誌也發表評論《中國中藥協會評選「社會責任獎」的標準和底線在哪裏?》,表示「中國中藥協會作為國字頭的行業協會,評選獎項理應做到公開透明、嚴格謹慎,而不是用什麼『不方便透露』來搪塞。」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